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要么去你家抢地,要么去你家抢人!(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十章 ???要么去你家抢地,要么去你家抢人!(求收藏,求推荐)

        “大王,万万不可啊......相州东部的那些荒地都是有主的,若要强取,就怕激起民变。到时候贼攻于外,民变于内,相州就危险了......”

        韩肖胄虽然说着反对的言语,但是这声音却越来越轻,听着就有点要怂啊!

        虽然要怂了,但韩肖胄还是要表示反对。他可是读书人,而且是孝子,当然不愿意帮着赵楷去抢自家祖宗巧取豪夺来的土地了——那是祖产,都是祖宗基业!自己抢自己的祖宗基业是不孝!

        因为韩家的土地是祖宗传下来的,韩琦的斗也是祖宗传下来的。

        如果韩肖胄帮着外姓抢自家的土地,那和去倒韩琦的斗能有什么两样?韩琦在下面知道了,说不定会从棺材里面爬出来找他算账的!

        看见韩肖胄为保祖业,据理力争,蔡懋、吕颐浩、陈记这三个大地主都不说话了。他们在一旁就等着看好戏啦,韩家如果扛得住,那么他们仨就不用担心了......如果这个韩肖胄惹毛了疯王,他们当然还得帮着韩肖胄说两句好话,怎么都要为韩肖胄求一个去天涯海角以观沧海的待遇。

        “有主?”赵楷瞪着眼珠子,冷冷的看着韩肖胄,“既然有主,那么金贼走卒韩常驻兵临漳的时候,那些地主都在哪里?为何不见他们挺身而出与之战斗?”

        什么?挺身而出和金贼战斗?凭什么呀?韩肖胄差一点就给赵楷斗乐了,天下还是你家的呢,金贼都打到你家门口了,你家也就你一个发了疯魔挺身而出,别人不都躲在开封府城内不出来?凭什么我家的人就得挺身而出去和金贼打生打死?

        当然了,这些话不能和赵楷明说,要不让这个疯魔大王说不定会拔刀砍人的!

        “大王,”韩肖胄斟酌了一下,又道,“金贼强悍,官兵尚且不敢敌,何况义民?非相州之民不敢战,实是为保有用之身,以待将来。”

        将来?赵楷心道:等朱元璋吗?那得等二百几十年......看来你们相州的地主们都得去修仙了。

        “也不必等什么将来了!”赵楷哼了一声,脸色忽地沉了下来,“就现在吧!孤王已经亲至相州抗金,相州男儿还不挺身相从,更待何时?”

        他的语气又放沉一些,“韩知州,你倒说说,你们相州的义民在等谁啊?是等孤王吗?还是在等孤王兵败,大宋亡国之后,他们好另候明主?”

        说着话,赵楷又意味深长的看了韩肖胄一眼,心说:如果你们错过了孤王,就只有慢慢等待朱元璋了!你都那么老了,估计是等不着了。

        赵楷心中相州人民等待的明主是朱元璋,可是韩肖胄却误会了他的意思......他不知道有朱元璋啊,还以为赵楷在怀疑自己有贰心!

        相州这边可是官家老大,韩家老二。如果官家老大完蛋了,那么韩家老二是不是就能登高一呼,万夫景从了?而韩家的族长好像就是自己!

        想到这里,韩肖胄已经吓得心惊肉跳了......大宋朝礼待士大夫不假,但是相州韩家不仅是士大夫,还是一方豪强!

        韩家世守相州啊!

        如果宋失其鹿,韩家也是有那么一丁点资格去逐鹿中原的!谁知道什么时候眯一觉起来身上突然就多一件黄色的衣服了?

        韩肖胄已经怂了......上怂下效中也有他一个啊!而且他还是大宋众怂当中“怂列前茅”的一人。

        看看相州韩氏下面的佃户是怎么交租的就知道韩家人多怂了......别人家佃户赖租欠息,地主豪强都能派家丁去教做人,但是韩家不敢养家丁啊!世守相州,还养家丁,想干什么?所以就只能少剥削一点算了,反正韩家人当官的机会多,多贪一点不就行了。

        总之,造反的嫌疑是一定不能有的!这种事情,想想就可怕啊!

        现在韩肖胄被赵楷随便一吓唬,额头上就全都是汗珠子,脸色白得跟宣纸似的,人也在发抖。

        一旁的赵楷见他这模样,也有点担心了,这个韩肖胄怎么了?怎么和前世的奶奶心脏病发作时差不多?不会就这样死了吧?你要死了,谁去替孤王抢地,不,是检地啊?

        “大,大王,”就在赵楷琢磨着韩肖胄的后事的时候,这位“相州百万石”的当家人已经缓过来了,正色道,“臣想起来了,相州这边的确有许多荒地无人耕种,实在太可惜了。臣立即派人去清点丈量,然后将它们全部登记在大元帅府营田司名下,一亩都不漏掉。”

        什么?

        蔡懋、吕颐浩、陈记全都愣住了,你个韩肖胄这就样怂了?

        那些可都是你相州韩家的土地啊,你都交出去了,还是韩琦的好曾孙吗?看了杜充那个酷吏没看错你家啊!

        “哦,”赵楷点了点头,眉头还是皱着,“不知道相州这边可以检出多少土地?”

        “一万......”韩肖胄想说“一万亩”,但是看看赵楷的脸色,一咬牙就道,“至少有十万......”

        “唔!”赵楷已经吹胡子瞪眼了,怎么才十万?他从大名府过来的时候看到的荒地可不止这个数目。

        韩肖胄也没办法了,只好对不起祖宗了,咬咬牙道:“有一百万亩!”

        “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清出这一百万亩?”赵楷又逼问了一句。

        “一个月......”

        赵楷道:“给你二十天!”他的语气又放沉了一些,“到时候如果没有一百万亩荒地,那孤王就要照着田册拉丁当兵了!孤王可不管这地是谁家的,孤只管按地征兵!”

        韩肖胄真是欲哭无泪了,这位郓王殿下还真是个强盗王啊,他要么到我家抢地,要么到我家抢人!

        算了,算了,还破财免灾吧!韩肖胄已经彻底怂了,可别让这疯王逮一群韩家子弟去充了军......韩家可没恁等能战的壮士啊!

        ......

        “秦招抚,咱们现在已经过了娘子关了,再走上十里,就能到平定军的治所平定城了......咱们再加把劲儿,争取天黑以前走完这一段,这样咱们就不怕遇上太行山贼了。”

        “刘机宜,你说甚?这太行山上还有贼?”

        “有啊,太行山这里天高皇帝远的,怎么可能没有贼?不过招抚不用太害怕,自打平定军这里驻了一部骑兵,山贼们就不大敢在娘子关以西活动了......”

        “不大敢......也就是说尚未绝迹?”

        “招抚玩笑了,太行山上的山贼怎么可能绝迹?天下太平的时候这里都是贼窝,何况现在这等兵荒马乱?再说了,这里真的没了贼,您招抚谁去?”

        正一边走在井陉道中段的山路上,一边说着山贼出没之事的,是两个穿着官员时服的男子。其中一个体态微胖,面相儒雅,正是被赵楷打发来平定军招抚义军,同时顺带着寻找岳飞的秦桧。

        另一个则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高高瘦瘦,皮肤黝黑,目光炯炯,看着就精明强干,正是河北西路安抚使兼知真定府事刘韐的长子,安抚使司参议军事刘子羽。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狭窄的山路前方忽然传来了一声呼喝:“尔等何人?来平定军作甚?”

        喊声刚落,大群持着刀弓的汉子已经出现在前方的高坡上面,拦住了秦桧、刘子羽等人的去路。因为距离不近,而且此时天色已经有点昏暗,所以秦桧、刘子羽都看不大清对方的装扮,也没瞧见什么旗号。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