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你韩禄山还是韩思明?(求收藏,求推荐)

第七十九章 ??你韩禄山还是韩思明?(求收藏,求推荐)

        在相州永和镇内,郓王赵楷临时落脚的一处废弃的寺庙之内,几盏点茶,正飘散着袅娜变幻的清香。

        赵楷难得换了一身月白色的宽大儒服,悠然自得的坐在一张圈椅之上,正和吕颐浩、蔡懋、陈记,还有一位五十来岁,却生了一张娃娃脸和一对大眼眸,并蓄着长髯的男子一起喝茶说话,寒暄谈笑,好不悠哉。

        这个长得有点“可爱”的五十来岁男子,就是相州这边的地头蛇,相州韩氏这一辈的一族之长,同时也是现任知相州事的韩肖胄。

        赵楷和韩肖胄很熟,在这一世的记忆中,他从小就认识这个“娃娃脸叔叔”。不过给现在的赵楷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并不是“韩叔叔的娃娃脸”。而是原先的那个赵楷在接管提举皇城司一职后,就会每隔一段时间收到王晓德提交的关于相州韩氏的密报!

        几乎世守相州韩家一门,当然在皇城司的严密监控之下了!

        而且监控相州韩家的行动并不是在赵佶的命令下展开的,而是赵佶的父亲,宋神宗赵顼让韩琦第二次出任“判相州”时就开始了......这倒不是宋神宗的内心深处有多厌恶这个支持旧党的“两朝顾命定策元勋”,而是他当时已经决定要让相州韩氏“世守相州”。

        韩氏本就是相州豪族,又得到了世守相州的礼遇,以大宋官家的心眼,当然要小心提防,以免产生“韩禄山”、“韩思明”了。

        不过相州韩氏一向是比较规矩的,除了巧取豪夺占有了相州境内的大片土地,还在安阳城内修建了位列大宋四大园林之一的昼锦堂之外,就是办了一些水平不大高的儒家书院,其他好像就没干过什么了......

        在早先那个“真赵楷”看来,相州韩家简直就是个让人放心的模范豪强。但是在如今这位“有种赵楷”看来,韩家在相州根本没干过什么有利于抗金的事儿,所以把相州“封”给韩家的意义接近于零。

        看着韩肖胄的那张娃娃脸,赵楷心说:如果这次韩家不能帮着本王把相州检地的事情办妥了......那么你家的“相州百万石”也就该到头了。

        想到这里,赵楷嗯咳了一声,结束了寒暄的场面话儿,开始说起了正事儿。就看见赵楷一脸严肃:“韩相州,如今天下的局势,大家都明白。太平盛世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战国乱世!”

        什么?这就战国乱世了?

        在这间屋子里陪着赵楷喝茶的人都皱起了眉头——怎么可能?不过就是一群想要勒索个几百万岁币,也许还想割占一点大宋土地的金贼入寇,根本不是心腹之患,怎么可能有战国乱世呢?

        “大王,”韩肖胄拈着胡须,低声道,“现在金贼顿兵于开封府及太原府城下已经有点时日了......久攻不下,看来是强弩之末了。而且各地的勤王大军已经向开封府周围聚集。如果大王能及时率领河北义勇之士开封黄河以南,会同诸军一起进攻开封外围之金贼,也许旬月之内,天下就可以重归太平了。”

        赵楷淡淡一笑,又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长史吕颐浩和司马陈记,“吕长史,陈司马,你们觉得旬月之内会有天下太平吗?”

        “不会!”吕颐浩的回答非常干脆,“大王,臣在燕山府时曾陷于敌手,尔后在金营多日,亲眼所见金贼兵势之强悍,实远胜本朝禁军,遑论义师。如今深入开封府之金贼人数在五万至十万间,而围攻太原之金贼也不少于此数,燕山府路一带还有金贼大兵。这三路金贼相加,人数当在二十万上下。而河北、河东、京畿、京西、京东等处禁军又有多少?恐怕还不足二十万吧?昔日童太师率精兵二十万伐燕时,尚且被数万辽国疲敝之师杀得大败。如今的二十万金贼胜过数万辽师数十倍,怎么可能被不足二十万的本朝禁军所破?”

        “可否议和?”韩肖胄道,“金贼许是为了财货银钱而来,听说金贼也有议和之意......我大宋有的是钱,给他们一些不行吗?”

        陈记摇摇头道:“近日元帅府得河东军报,金贼西路军虽然没有打破太原府城,但却攻破了太原周遭许多州县,显然是想鲸吞河东之地!若金贼真有议和的诚意,又怎会费时费力,不惜伤亡去强攻河东州县?可见金贼的议和完全是假的,是在欺骗咱们!”

        怎么是金贼欺骗咱们?韩肖胄心说:明明是郓王用议和骗了金贼,趁他们不备发动偷袭,杀死了金贼的枢密相公,打跑了那个三姓家奴郭药师,还吓走了临漳的金贼兵马......被他这么一闹腾,金贼恐怕都不肯和咱大宋议和了!

        赵楷又瞄了转运使蔡懋一眼,蔡懋马上开口道:“似夫(肖胄字),其实我朝的财入有限,而且支出浩大,立国以来,国用一直都很紧张,根本拿不出多少钱财给金贼上贡啊!金贼开出的价码是一次给3000万财货,每年再给300万,朝廷恐怕是拿不出那么多钱财的。”

        那还不是官家太能花了......韩肖胄又开始腹诽赵楷他爹了!这位官家丰亨豫大,花钱如洪水,把国库都挥霍得差不多了,现在恐怕连向金贼求饶的岁币都拿不出来,真是误国误民啊!

        看来章敦那个奸臣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端王轻佻,不可君天下!

        而这位官家的轻佻和他的儿子郓王相比,那简直不在一个层面上啊!官家再怎么轻佻,也不至于亲临战阵去和金贼厮杀......把大有希望的和局都给破坏掉!

        韩肖胄想到这里,也不得不长叹一声,点点头道:“看起来这和局是一时难成了......可是真要和金贼打到底,花钱只怕更多吧?现在朝廷一年能收入多少?又有多少固定的开销?即便再减省一些,又能富余多少?靠这点钱财,能养多少禁军?便是金贼布置在河东、燕山、河北、京畿等地的二十万大军,也能顶得上咱们大宋的百万禁军吧?可咱们大宋又怎么养得起百万禁军?”

        “怎么会养不起?”赵楷冷冷一笑,“养一个西军弓箭手需要多少土地?”

        “需要200——250亩,”蔡懋回答道,“河东的弓箭手给田较少,只有100亩上下。”

        “便是以西军为准,养兵100万,需要多少土地?”

        陈记道:“以200亩计,需要2亿亩土地。”

        赵楷扭头看着韩肖胄,“韩太守,你可知普天之下,有多少亩土地?”

        韩肖胄想了想,道:“约有五六亿之多吧。”

        赵楷笑道:“好啊,足可以养300万战士!有此数目,何愁金贼不灭?”

        “大王,”韩肖胄知道赵楷说的不对,连忙提醒道,“天下的五六亿亩土地大多都是有主的,官田占比可不多,怎么可能尽与战士?”

        “韩知州差矣!”赵楷大声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为王臣者,当然有持戈以矛死行列之责!”

        韩肖胄张着大嘴,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愣愣的看着赵楷。

        “况且天下间抛荒之地何其之多!”赵楷又道,“孤在相州东部,就看见了许多荒芜之田......其主既然不能守土,孤将之分配给愿意守土的战士,又有何不可?”

        什么?韩肖胄大吃一惊,相州东边的那些土地有许多是我家的!你想干什么?

        赵楷看着韩肖胄,“韩太守,孤王现在命你检临漳、汤阴、安阳、林虑四县之地,凡是荒芜无主之土,一律收归大元帅府营田司所有!”

        韩肖胄脸色铁青,心说:好你个郓王,你就是个强盗大王......才来相州几天啊,就要抢我家的田,而且还要我帮你去抢!

        真是岂有此理!

        赵楷则目光凶狠的看着韩肖胄,仿佛再说:你不如反了吧!你可以试试看当韩禄山和韩思明啊!这样孤王就能把你的家产统统抄没了!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