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大王,这是抢劫啊!(求收藏,求推荐)

第七十八章 ??大王,这是抢劫啊!(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一阵踢踢踏踏的马蹄踏过洹水上新架起的一座浮桥,当先一骑骏马已经先踏足南岸。紧接着就是数十名骑士跟着涌了过来。马上人物,乌帽长衣,腰带上挂着长剑箭囊,正是大宋第一有种男儿赵楷。

        道路两旁,是大片荒草丛生的土地。现在虽然已经过了春耕的时候,但是在安阳县东部,却到处都是抛荒的土地。一支四五千骑的队伍,排列着长长的纵队,正行进在由临漳县南下安阳县的官道上面。

        因为这支骑兵的背后还跟着二三百辆大车,还有大批扶老携幼的百姓,稀稀拉拉的好像条长尾巴似的,所以行军的速度并不快。几天行军下来,才刚刚通过临漳县的地盘,进入安阳县境内。

        那些跟随在大军背后的大车和百姓,大多都是临漳县的农人。在金兵过境的时候,相州下辖的安阳、林虑、临漳、汤阴等四县之中,有临漳和汤阴两县的县城被打破。其中临漳县因为被韩常率领的辽东汉儿军占领了一段时间,所以受害尤甚!

        虽然韩常后来被赵楷的大军吓跑了,但是临漳的百姓还是心有余悸。所以这回赵楷带兵过境的时候稍一号召,就有几千户农人跟着队伍走了。至于临漳县城早就空了,先叫金人洗了一遍,然后又被韩常祸害了一些日子,等赵楷带人进驻的时候已经是个空城了(也不完全空,城内存了许多粮草)。

        因为这座又小又破的城池就在金人南进北撤的要道上,如果布下重兵去守,金人最多绕着走。如果守军不多,就等于给金人送补给了......所以赵楷干脆下令放弃了临漳县城,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只剩下一圈光秃秃的土墙。

        在临漳县城南边的洹水以南,有一座隶属于安阳县的大镇,名叫永和镇,因为永和镇以东的洹水水深且宽,可以行船,又通永济渠。在金兵南下前是非常繁华的,但是现在也只剩下了残垣断壁,一派破败景色。

        赵楷和他的几个随员们现在就立马在这座破败的永和镇外的洹水码头旁边,看着水面上排出长长队伍的漕船。

        这些漕船虽然比赵楷晚一天离开大名,但却因为顺流顺风,结果就早到了永和镇,现在正在卸船。

        元帅府长史吕颐浩已经知道赵楷的人马到了,于是就骑着匹毛驴摇摇晃晃的赶来参见了,和他一块儿的还有个二十多岁的黑脸壮汉,穿着一身窄袖圆领的青色袍子,挎着宝剑。

        这黑脸壮汉到了近前,看见立马在“郓王赵楷”认旗下的赵楷,也不管身边的吕颐浩,只是纳头便拜:“俺宛亭李宝参见大(念代)王殿下!”

        “宛亭李宝?”赵楷努力想了想,宛亭他知道,是个地名,就在开封府边上的兴仁府境内。不过他却想不起李宝是谁?

        吕颐浩已经开口了:“臣吕颐浩参见大王......大王,这位李宝乃是河北运司下的一位纲首,颇为干练,为蔡学士(蔡懋)看重,因此推荐给臣。臣和他行了一路,发现他懂水战,通武艺,也愿意投军,所以就带他来拜见大王了。”

        所谓纲首,就是漕运承包商。北宋开封府、应天府、西京洛阳等地的供应依赖漕运,每年需要从东南输入几百万石粮食。而漕运这事儿在宋朝初期是个徭役,摊给沿漕州府负责,到了后来则成了个买卖——漕船可以携带一部分商品免税过关,因此有利可图,也就产生了一批身价不菲的纲首。又因为行船千里难免遇上水贼水寇,所以能当上纲首的纲商都有些勇力,而且善于在水上和船上搏杀。

        兴仁府临着黄河故道,五丈河(通往开封府的重要运河)又从其境内流过,所以就产生了许多纲商,宛亭李家就是其中之一。这位李宝则是李家的公子,不过他并不在五丈河上营生,而是在永济渠上跑运输。不久之前被蔡懋招揽,现在又通过吕颐浩的路子投到了赵楷的麾下。

        赵楷看着这黑脸壮汉,倒是威风凛凛的!于是就笑吟吟地点点头,“好啊......本王正欲建立水师,可惜麾下并无懂水战之将。李宝,你来的正好,你手下有多少善于操船水战的战士?”

        “回大王的话,小的手下有600儿郎,20只大船!”

        赵楷想了想,“那就先当个水师部将,封承信郎!你的那些兄弟,都算效用士吧!”

        这就当官啦!

        李宝听了赵楷的言语,笑得都合不拢嘴了,又给赵楷揖拜一礼:“小的......末将谢大王恩德!”

        赵楷冲着身边的司马陈记道:“陈司马,他就交给你了。”

        陈记应了一声,就领着李宝去办理官照和点数造册了......看着陈记、李宝走了,吕颐浩就往赵楷身边凑了凑,然后低声道:“大王,您看相州这边到处都荒着,可是苦了百姓。您看这试行营田的事儿,是不是.......”

        “唔......”赵楷点点头,四下看了看,“相州这里荒地的确很多,回头让韩肖胄好好点验则个(一下),怎么都能有几十万亩荒地吧?都可以归入帅府营田司。

        回头就照着陕西、河东弓箭手的分田办法,分给愿意拿土地军将们吧!”

        啥?吕颐浩被赵楷的话惊了一下,你这位大王也太黑了吧?我本来想劝您缓一缓的。您倒好,一张嘴就想把半个相州的土地都收了去?你真当相州,不,是河北这里的名门望族都是纸糊的不成?这里可是相州,是韩家的相州!

        韩家在汤阴、临漳、安阳等县拥有许多土地。那些所谓的荒地中,至少四分之一是韩家的产业!

        赵楷虽然率兵两万七八千而来,但终究是客。而韩氏在相州扎根经营了不知多少年,自韩琦以来,更是代代都有人主政相州,俨然是相州的封君了。

        “大王,这样不妥吧?”吕颐浩忙道,“相州东部的荒地都是有主的......大元帅府可不能将之收为营田,那可是抢夺民财啊!”

        赵楷点了点头,脸色一沉,“民财?哼,孤王那么辛苦过来,还冒那么大的风险临阵讨贼,那是为了谁?

        还不是为了保住这些有田有土的民?不过他们也不能都指望本王啊!他们应该自保自救,应该从军入伍,应该挺身而出保家卫国!如果这些都办不到,那就拿出一些土地,交给愿意从军入伍、保家卫国的相州男儿!”

        这话听着不是在说宋朝的事儿啊!吕颐浩一脸的纠结,虽然知道赵楷说的对,但是这大宋的世道就不是这样来的......

        赵楷杀气腾腾地说:“吕长史不必担心,等韩太守来了永和镇,孤王自己和他去说就行了!”

        吕颐浩听了赵楷的话,真有点哭笑不得了,这位大王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他在抢劫韩肖胄他们家啊!

        还自己去说......说什么?难道要和韩肖胄说:“姓韩的,把你家的土地统统交出来?”

        ......

        求一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