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抗金不难,敢得罪于巨室(求收藏,求推荐)

第七十七章 ??抗金不难,敢得罪于巨室(求收藏,求推荐)

        “大王,臣有话要说。”

        有话要说的还是军事参议杜充,这家伙虽然是大奸佞,但是当了军事参议后表现还是非常积极的。

        赵楷望了他一眼,问:“杜参议,卿又有何良谋?”

        “大王,臣建议此次募兵之重,当在相州!”杜充解释道,“相州自古以来就是用武之地,民风彪悍,好勇尚武,更兼相州豪门韩氏宽仁柔弱,纵容豪民。因此相州民风远比磁、邢(信德府)、赵等州及真定府彪悍,适合当兵从军的豪农众多!”

        “相州民风彪悍孤王倒是听人说过的。”赵楷轻轻点头,岳飞就是相州人啊,他手底下好像还有一帮老乡。而根据司马司的调查,岳飞的出身不过是韩氏门下客户......也就是佃户!

        在别家的佃户能勉强支撑着活下去就不错了,可岳飞这个韩氏客户却练了一声的武艺,而且还会骑马!根据陈记的报告,岳飞去平定军就是当骑兵队正的。能当骑队正的主儿,马术还能差得了?而且岳飞也不可能走后门啊,他一定是凭武艺当上的。

        所以岳飞一定是武艺高强,并且精通马术的壮士!

        而自古都是穷文富武......要是天天饿肚皮,饿得营养不良,发育不足的,你想学武也学不好啊!而且岳飞还是骑队正,家里要没马天天给他骑着玩,他不可能有这本事。

        所以岳飞家一定不会很穷,至少有别处富农的水准。如果相州有许多岳飞家一样的“豪农”,倒真的是相当不错的兵源之地。

        “既然如此,就在相州多招募一点战士!”赵楷看着杜充,“杜参议,卿是相州人,卿以为相州一地可以募集到多少兵丁?”

        杜充笑着伸出两根手指:“若大王信得过臣,让臣去相州募兵,给臣三个月,臣可以保证为大王募集到两万人!”

        “没有三个月,”赵佶一摆手,“一个月内先给孤王拉一万人来,其他的以后再说!

        另外,参议是文官,不知道兵丁优劣,得派个武官和参议一起去征兵!谁人愿意走这一遭?”

        “臣何蓟愿往!”

        站出来的何渊的长子何蓟,在赵楷的提拔下,他现在已经是个“假横班”了——之所以是“假”的,是因为赵楷无权委任横行官,他还没黄袍加身呢!所以何蓟的横行是私封的。

        “好!”赵楷点点头,“就拜托何统制了......何统制可以从牙军和魏府军中挑选部、队之官百人,护兵五百同去。

        吕长史,从库房中再取二十万贯财货与何统制、杜参议为募兵之用。

        另外,此次相州募兵,当以何统制为主,杜参议副之!”

        赵楷这边没有以文御武之说!而且何氏父子可是赵楷的远从功臣,地位不是寻常武人可比。

        而杜充刚刚犯过大错,没有出门遭遇车(马车)祸或是喝凉水被呛死就不错了,哪儿还能染指兵权?现在正应该好好表现以赎前过!

        所以何蓟、杜充二人对赵楷的安排都没有异议,痛快的领了军令。

        除了他们二位,刘琦、马扩,还有亲从官出身的何天然和西军(韩世忠部)出身的王徒戈等人,也都领了差遣。刘琦去磁州募兵,马扩去真定府募兵,何天然去赵州募兵,王徒戈则去信德府募兵。赵楷给他们四人的指标都低,每人五千,而且还允许他们招募义军充数,但必须是实兵实数,不能玩虚的。

        另外,这四人也按照一兵二十贯财货的安家物例的标准,各领了十万贯财货,也得到了一批部下的护兵。

        这样一来,赵楷的元帅府库房中的财货就又少了六十万贯......还真是花钱如流水啊!

        ......

        帅府议事已经结束了,大部分的官员都离开了大名府的王宫,各自忙活去了——现在各方面的事情可不少啊!一是迁镇相州,不仅赵楷的帅府要走,蔡懋的漕司,还有河北东路的提举常平司和提点刑狱司,以及由提点刑狱司主管的河北东路都作院(负责生产兵器)也都要一并迁往相州。有了这些衙门,这万一赵佶和赵桓都叫金人逮走了,赵楷就可以马上建立起一个“抗金朝廷”,来领导全民抗金。

        二是继续整顿和训练军队,魏县战后,赵楷的军队又有所扩充,正兵辅兵加一块儿,总数已经达到了三万一千多人。其中的五千人会留在大名府等待河北东路安抚使李禄前来接管,其余的两万六千多人都要跟随去相州。这又少不了一番整顿。

        所以大部分的官员现在都忙碌得很,只有没有什么实际差遣的杜充比较闲,哪怕领了相州募兵的差,因为手头没有什么差事要交代,就是等着出发而已。不过这也不是他在其他人都离开以后,仍然赖在大名府王宫的崇政殿上不走的原因。

        “杜参议,你有什么话要和孤王讲吗?”

        赵楷也没有离开,而是在埋头处理公文——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一堆晋升和委任差遣的文书,所以他现在就一边批阅公文,一边问话。

        杜充道:“大王,臣以为大王有话要问,所以才不曾离开。”

        “哦,”赵楷琢磨了一下,好像是有点话要问,于是就道,“杜参议,你和韩家没什么过节吧?”

        “没有过节。”杜充道,“臣是安阳人,早年曾在韩家开办的书院中读书,算得上半个韩氏门人,怎么会有过节?”

        “哦。”赵楷心说:你一定是在韩家的书院中读书时被某个韩公子欺负了,或者看上了韩家的小姐然后私定终身又被悔婚什么的......所以现在想要狠狠报复吧?

        杜充不知道赵楷会有这种古怪的想法,他见赵楷不说话,于是就自己开口解释了:“臣是参议,又在河北地方为官多年,而且还是相州人士,自认为对于抗金之事,还是能提出一些建议的。”

        “哦。”赵楷点点头,心说:抗金的事儿我听岳飞的,你呢......想说就说吧!

        杜充言道:“臣以为,抗金不难,敢得罪于巨室尔!”

        “得罪巨室?”赵楷抬头看着杜充,这家伙还真敢说啊!

        不过确实也是这么回事儿!

        天下的土地大部分都被巨室占有,赵楷要抗金成功就得搞营田兵——营田兵吃的是地租,而募兵吃的是税收。地租可以收多少?田税才收多少?前者起码多几倍啊!后者不仅收得少,还要层层分润,最后能真正用于军事的数目又得打个折扣。

        而要大搞营田兵,就必然要夺巨室的土地!

        而夺取土地......肯定不会容易!

        赵楷想了想,又问:“你说的巨室是指相州韩氏吗?”

        “韩氏素来软弱,不值一提,大王尽管下手。”杜充道,“臣因为知道韩氏的底细,才建议殿下从相州开始得罪巨室......但是别处的巨室,可就没有相州韩氏那么容易得罪了!”

        杜充把相州韩氏推出来挨这第一刀,其实是向赵楷纳投名状!

        赵楷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孤王明白,你去准备相州之行吧......一个月内给孤王一万壮勇之士,之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

        杜充吐了口气,投名状终于有效果了......不过这种得罪巨室的事情,以后可不敢再干了!

        ......

        求一大波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