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卖国求饶的事儿成了?(求收藏,求推荐)

第六十八章 ??卖国求饶的事儿成了?(求收藏,求推荐)

        宝剑架在脖子上了!

        这下刘延庆不敢再跑了,而他手下的西军军将看见这么一个有种的文官,也都头皮发麻,也不敢去救,只好愣愣的看着。

        “快整队迎战!还等什么?”刘延庆急得吼了起来——他能不急吗?那个宇文虚中可是个手上没分寸的书呆子,可别一时手快就把他的脖子抹了!抹了脖子可不容易医治啊!

        看到刘延庆急眼了,他的五千长腿西军也只好硬着头皮依托木栅栏和壕沟列阵,堂堂大阵是摆不了的。毕竟旗号、金鼓、长柄的兵刃都丢得差不多了,怎么摆都不好看了。好在他们跟前还有一道栅栏和一条壕沟,虽然栅栏不怎的结实,壕沟也不宽深,但总比没有的好。

        不过那万余金贼也没打过来的意思,只是在壕沟外面七八十步的地方止了步,然后两万只眼睛瞪大着看这些丢盔卸甲的宋军乱哄哄的整队——这是在干什么?是在背水一战吗?怎么那么乱啊!谁在指挥?

        “大和尚,宋人的大将是谁啊?”金兀术也觉得奇怪,于就问身边认旗的亲兵。

        这亲兵姓大,名和尚,并不是出家人,而是原本渤海王族大氏的后裔。

        女真金国的腹心国族包括了原来辽国治下的生女直(真)、熟女直(真)和渤海人(渤海人和女真人的族源很近),所以金朝国族的规模比较大,和后来的后金国族旗人的数量可不是一回事儿。其中的渤海人、熟女真的文明程度很高,农业和手工业水平同汉人相差无几,人口也非常多。生、熟女真加上渤海,二三百万之数是肯定有的!

        而在金国军中,熟女真和渤海人的数量也挺多的,其中的一个渤海大姓子弟因为文化水平较高,还能干点记账、认字儿的工作。

        这位大和尚就是个识文断字的,不仅精通汉字,而且还懂契丹大字和女真大字,所以能替金兀术认旗。可是他识字再多,现在也不知道宋军的大将是谁了?因为对面压根就没一面旗帜啊!

        “四太子,没有认旗啊,对面什么旗都没有......”

        没有旗?

        金兀术伸长脖子张望了一下,真的没有啊!一面旗子都没有......不过也没关系,他们肯定是宋军没错的。于是他就对大和尚道:“大和尚,让你准备的‘议和旗’,你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大和尚马上从身边一个亲兵手中取过一面上书“议和已成”四个大字的白旗。

        金兀术装模作样的瞧了瞧——不认识,不过没关系,如果写得不对,宋人看不明白,被神臂弓射死的也那个姓蔡的。

        “蔡松年!”金兀术低吼了一声。

        “臣在。”穿了一身宋朝绿袍子官服,头戴乌纱帽的蔡松年马上应了一声,然后驾着一头毛驴上来了。

        金兀术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官服有点“紧身”,知道里面一定套了件皮甲——这是怕宋人拿神臂弓射他!

        “你拿着那个旗,”金兀术一指那白旗,又指了指对面乱哄哄的宋军,“去和他们交涉吧,知道该怎么说吗?”

        “知道,知道......”蔡松年连连点头,可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那边的宋军那么乱,谁知道有哪个弩手会没来由的给他一箭?他穿的皮甲根本抵挡不住神臂弓射出的箭。

        再没底,他也得硬着头皮上了,骑着驴子,举着白旗,一边走一边张开喉咙大呼:“不要射箭,下官是河北来的大宋官人......现在议和已经成功啦!郓王殿下已经和大金国谈妥了条件,以后金宋两国就是兄弟了!”

        蔡松年的嗓门倒是不小,但是战场上的环境着实有点喧闹,所以宇文虚中听得也不是很清楚。而且宇文虚中还近视,看不清那面白旗上写得什么。于是就对那个还被他“挟持”的刘延庆道:“刘太尉,你可看见有个金贼单枪匹马的过来了,可是想要单挑?”

        刘延庆年纪老了,眼花耳聋的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身边有个亲兵眼神好,耳朵也灵光,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大声对宇文虚中道:“学士,那人不是金贼,那是我大宋的官人,好像在说什么议和已成......是一个什么郓王殿下已经和大金国谈妥了条件!”

        听到这话,刘延庆和宇文虚中二人同时松了口气——老命算是保住了!

        宇文虚中赶忙收剑入鞘,看见刘延庆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割破了一些,还关心地问:“刘太尉,脖子怎么破了?谁弄的?不要紧吧?”

        “不要紧,不要紧的......”刘延庆摸了摸,发现没有往外喷血,才笑着对宇文虚中道,“老夫从军数十载,遍体都是刀伤箭创,这等小伤口不算甚。您看,现在已经不流血了,已经好了。

        学士,咱们还是赶紧请那位官人过来,问清楚和谈的情况,然后去报给官家知晓。”

        ......

        “本官是前燕山府路安抚司机宜文字蔡松年,见过宇文学士和刘太尉了!”

        被带到宇文虚中和刘延庆跟前的蔡松年腰杆笔直,一点都没有芝麻绿豆官面见朝廷重臣时该有的态度。

        不过宇文虚中和刘延庆都是仔细人儿,从蔡松年的话语中,已经听出一点儿不对劲了。

        “蔡机宜,”宇文虚中斟酌着问,“你刚才说前......燕山府路安抚司机宜文字,那你现在的官职是什么?”

        蔡松年一脸傲然地说:“本官和家父蔡安抚都已经归顺大金国了,现在是大金的官了。这次本官就是奉了大金二太子和右副元帅兼南京路都统军的令旨,来向尔宋国朝廷告知宋国郓王已经同我朝达成和议的。”

        原来如此......大金上国的小官自然是可以不鸟下国弱宋的大员的。

        宇文虚中笑着问:“不知道和议的条件是什么?”

        蔡松年从官服的袖兜里摸出了一卷文书,单手递给了宇文虚中,“宇文学士,这是议和的文书,由宋、金两国文字写成。因为是抄件,所以没有郓王的押印。”

        宇文虚中双手接过文书,小心翼翼的展开看了起来。

        上面的议和条件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堆,大部分都无关紧要,重要的就是这么几条。

        一是年给岁币300万,其中银、钱、绢各给100万(两、贯、匹)。

        二是割让燕山府路全部。

        三是补缴宣和七年的岁币300万,其中200万已经缴清,还缺100万需要由开封府方面缴纳。

        四是开封府的朝廷要派出一位亲王和一位宰执入金营为人质,直到大金天兵撤离宋境。

        五是两国和亲,由宋朝的柔福帝姬嫁给大金的四太子,并且还要给陪嫁50万。

        六是在开封府签订正式的和约,今后金宋两国兄弟相称,金为兄,宋为弟。

        看完了议和文书,宇文虚中长出了口气——条件不算苛刻,郓王殿下算是为国家立下大功了......

        他再看看周围的这群所谓的西军精锐,又是一声叹息:就这样的兵......好像打不过金贼啊!

        .......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