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水太凉?(求收藏,求推荐)

第六十七章 ??水太凉?(求收藏,求推荐)

        瑞圣城是在大宋官家的离宫瑞圣园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一处支堡,和开封府外城北门景阳门之间还有那么一段距离。而出景阳门之后往瑞圣城而去的路线则有两条,一是沿着护城河内侧东行,到达瑞圣城靠着开封府外城的后背,然后架设浮桥渡过护城河,再走上大约三里多路,就能进入瑞圣城了。

        走这一条路线的优点是比较安全,敌人得绕到瑞圣城背后才能发起进攻,而他们要这么干又很容易被瑞圣城内的守军攻击后背,非常危险。而且在瑞圣城和开封府的护城河之间还挖了壕沟,以掩护瑞圣城和开封府城之间的联系。而缺点则是绕路和必须临时假设浮桥——开封府的护城河很宽,无法使用吊桥,而且在瑞圣城背后修个石桥也不利于开封府外城的防御。所以走这条线路入瑞圣城费时费力,很不方便。

        而另一条路线则是出了景阳门后直接过护城河(景阳门外的护城河上原有石桥,后来拆了一段,又修了个吊桥,敌人打来的时候可以拉起桥面),然后沿着通往瑞圣城的官道过去,抵达瑞圣城的西门。

        走这条路线的好处是路近好走,横竖就是六七里地,走快点都用不着半个时辰,但缺点则是在前往瑞圣城的途中容易遭到金贼骑兵的攻击。不过宋军也有补救的办法,他们在瑞圣城的西门和开封府的景阳门之间的大路两边挖了两条壕沟,修建了两道木栅栏。

        当然了,这两条壕沟也没多宽,两道木栅栏也没多结实,金贼的大队人马真的要打,也就是稍微抵挡一下而已。

        所以当金兀术领着万余金国骑兵呼啦啦一下,突然从瑞圣城的正面绕到景阳门到瑞圣城之间的这条由壕沟、木栅栏遮护的大路左侧的时候,刘延庆和宇文虚中二人都给惊呆了......

        怎么有那么多金贼!不是说只有几百......不对,瑞圣城那边报告的时候就说有上万的,这回居然是真的有啊!

        今天是哪个混蛋在瑞圣城当值?怎么就说真话了?早知道真有步骑万人,就不来了。

        “快快,快保护本官退回景阳门死守......”

        还是宇文虚中这个东华门外唱名的好男儿反应比较快,没等金贼冲到三百步内,就已经果断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不过并没有人在他身后喊“得令”,只有喧闹马蹄声和脚步声。宇文虚中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刘延庆这货已经和他手底下的“长腿兵”已经撒开脚丫子开始逃跑了!旗帜和长柄的兵器丢了一地,跑得快和跑得慢的还撞在了一起,叫骂声、哭喊声也起来了,闹哄哄的一片,真是狼狈不堪啊!

        “尔等怎敢......”宇文虚中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虽然他也想逃跑,但他是文官,文官逃跑是应该的,刘延庆是武将,要跑也得等自己下命令啊!而且还得保护自己先跑啊!哪儿能只顾着自己逃命?哼,本官回城之后,一定要在官家跟前参你个刘延庆一本!

        想到这里,宇文虚中就大吼道:“刘太尉别跑,等等本官!”

        宇文虚中一边喊就一边手忙脚乱的打马调头,沿着栅栏和壕沟之间的大路往景阳门方向逃跑。

        看见宋军跑了,带着万余金兵过来的金兀术也急了!

        这叫什么事儿?送个“诈和使”入城咋就这么难呢?瑞圣城那边是万箭齐发,还搬出八牛弩来射!好不容易等到开封府派人出来了,咋一见面就跑呢?你们还有栅栏和壕沟护着,看着挺安全的,用得着那么急着跑吗?而且咱又不打你们,就吓唬一下......

        “追!快追,别让宋人跑了!”金兀术赶紧下令追击,领着手下的万余骑兵,沿着栅栏和壕沟就一阵猛追。

        金兵也没追出太远,在前面跑路的宋军就忽然停了下来,然后乱哄哄的骂声、呼喊声、哭泣声就起来了。

        原来刘延庆和宇文虚中率领的宋军跑不掉了,守景阳门的宋军看见金兵杀过来,吓得把护城河上的吊桥收起来了。这下刘延庆、宇文虚中,还有跟着他俩出城的五千丢盔卸甲的败兵可就惨了......他们得游过护城河去了!

        所以当宇文虚中好不容易追上刘延庆的时候,这位大宋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刘延庆正在亲兵的帮助下卸甲,他得脱了几十斤重的盔甲才能下水游泳啊!

        宇文虚中不会游泳,也不知道游泳是不能穿着几十斤重的铁甲的——这是个物理学问题,宋朝的科举考试不考这个,所以他就大声发问:“太尉何故卸甲?莫非是想赤膊上阵?”

        刘延庆这时也看见宇文虚中了,刚才他跑得太急,居然望了还有一个监军的观文殿大学士和自己一块儿呢!还好没把他丢了,要不然回城以后没法交代。

        于是他赶紧一脸讨好的对宇文虚中说:“金贼近矣,吊桥又断,唯有泅水过河以求生路,学士快快宽衣,随末将下水!”

        什么?宇文虚中脑袋嗡的一声,差一点就惊的从马背上跌下去了。现在这种情况,难道不应该背水一战,死中求生吗?怎么可以泅水过河......你个刘延庆难道不知本官是读书人,不会游泳吗?

        看见宇文虚中还不脱衣服,刘延庆也有点着急了,“学士为何还不宽衣?难道想为国尽忠吗?”

        为国尽忠?好你个刘延庆,自己逃得跟飞似的,要本官一个文臣为国尽忠,本官绝不放过你!

        想到这里,宇文虚中黑着脸就策马向前,到了刘延庆身边,就要翻身下马。刘延庆以为他想开了,连忙上去搀扶,一边把宇文虚中扶下马,一边讨好地说:“学士,赶紧宽衣,再喝点酒暖暖身子,水太凉......”

        刘延庆刚说到“水太凉”,宇文虚中就把宝剑把出来架在他脖子上了,这下不是水凉,是脖子凉了。

        “宇......宇文学士,你这是作甚?你怎把宝剑架在末将脖子上了?”

        宇文虚中黑着脸道:“刘太尉,你忘记本官乃是监军了吗?你临阵脱逃,罪该万死,本官杀你又有何不可?”

        “杀,杀......我?”刘延庆已经感觉到这个宇文学士的杀气了,顿时就慌了神,“学,学士,金贼势大!”

        “是本官的宝剑大,还是金贼的兵锋大?”宇文虚中手上一用力,宝剑的剑刃就往刘延庆脖子上压了压,他的宝剑是磨过的,可锋利了,一压之下刘延庆的脖子就破了皮。

        这下刘延庆真急了,“学士的宝剑大,是学士的宝剑大......”

        宇文虚中吼道:“那还不立即整军迎战!”

        “好好,末将马上整军迎战......兄弟们,给咱顶住,和金贼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