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怂病好了?(求收藏,求推荐)

第六十五章 ??怂病好了?(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二月初九,清晨。

        这个时候,在开封府城外的陈桥驿金兵中军大营内,完颜宗望、完颜阇母等人刚刚定下了“诈和”之计,并且派出蔡松年为使往开封府而来。而在开封府城之内,怂病似乎大好的官家赵佶,现在正高坐在崇政殿内的龙椅之上,和文武群臣还有同样治好了怂病的太子赵桓一起,在商议守城方略和号召天下英雄勤王的事儿。

        此时赵佶父子和殿中的文武,都还不知道河北抗金曙光乍现,更不知道天下勤王之师正在向开封府周围靠拢。因为开封府和外界的通信,被金人骑兵的阻拦,变得非常困难。

        虽然李纲从开封禁军以及从各处撤入开封府的军队中选出了一些善于骑射的勇士组成了一支御营骑兵,可以护送通进银台司的承受官或是内廷派出的走马承受携带诏书,突出重围。但是各地的进奏官却没办法在骑兵的护卫下突破金兵的阻扰,冲进开封府。所以现在的大宋朝廷很难得到开封府外的消息,有点瞎子聋子的意思。

        由于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大宋朝廷也就失去了瞎指挥的能力,所以现在河东、河北各处抗金战场上,宋军的损失也不是很大......

        当然了,赵佶和赵桓,还满朝的奸臣和昏官,是不会放弃用瞎指挥的办法破坏抗金大业的努力的。

        哪怕他们这些人对开封府外的情况一无所知,也得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瞎指挥啊,要不然怎么体现大宋国情?

        大宋朝廷对于地方,不就是“兵也收了,财也收了,赏罚刑政,一切收了”了吗?既然一切权力都归朝廷,那朝廷怎么能不闭着眼睛去瞎指挥?他们不瞎指挥的话,不就等于把权力放给地方了?

        而大宋最新的瞎指挥办法,当然就是号令各地发兵勤王了!

        现在赵佶、赵桓这俩“主战派”心里根本没有全国,只有他们所在的东京开封府。所以他们也不考虑河北、河东、陕西、京东、京西等处地方应该怎么抗金,只管一道道催促发兵的诏书出去,叫各地的守臣立即发兵来救开封。如果守臣们手头没兵可发,那就马上组织勤王义军派来开封府救驾。

        至于那么多勤王军队的粮饷怎么开销,训练如何进行,装备能否凑齐,他们是一概不问也不想的。

        更有甚者,他们已经忘记了河北已经有了掌控一切的兵马元帅府,还把一道道的诏书发给河北东西两路的安抚使,让他们赶紧派兵来拯救处于金兵包围之中的开封府!甚至还越过河北元帅府,直接任命了一批河北的州府官员,并且让他们尽快发兵来开封府勤王......

        不过命令各地勤王的诏书虽然天天往外发,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听从?甚至不知道有多少地盘已经沦陷敌手,有多少臣子已经当了贰臣?

        所以赵佶、赵桓和满朝文武的内心,其实都非常焦虑......不过在表面上,却得高举起抗金的旗帜,谁也不敢显出半分的软弱!

        “父皇,昨日金贼人马万余,再次迫近城北的瑞圣堡,被官军和民壮用乱箭射退。可是在两军交战之际,率兵出援瑞圣堡的胜捷军统领辛兴宗却怯懦不敢交战,还阻止民壮放箭杀敌,结果引起民愤,真是可恨之极!儿臣请父皇降诏严惩此员!”

        正在弹劾作战不利的胜捷军将领的人,就是大宋国本,太子赵桓。当日他虽然当众请辞太子之位,但是并没有获得赵佶的批准——当时赵佶还存着内禅跑路的心思,所以得留着赵桓。不仅没有许他辞职,连开封府尹的官职都照旧授予他了。

        可是没想到当赵桓变得强硬起来后,他居然利用开封府尹的职权和行营使李纲的支持,将开封府城内的民壮都至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了。

        民壮手里的刀子也是刀子啊!

        而且开封民壮和三衙禁军其实是相通的......三衙禁军的一个主要来源就是所谓的“营伍子弟”,其实就是世袭父子兵。许多三衙兵如果有家谱可以查,都能一路查到大宋初年甚至五代十国去。而这些三衙兵的父子兄弟,也许就是开封民壮的一员,可以从开封府领一份钱粮。

        赵桓如果得到这些人的拥护,那么至少半数的三衙兵也会支持他这个太子国本。

        而除了民壮和三衙兵,开封府城内还有另外两支武装,一支是西军,包括胜捷军和刘延庆所率领的一些西军部队——刘延庆在宣和北伐时因为兵败被贬,但是人家手上有兵,所以没多久就得到起复,在开封被围前又率领万余西军奉命入城。

        还有一支部队则是皇城司的军队,赵楷带走了其中的精华,但是大部分亲从亲事官都留在了开封府。

        现在前者由童贯、刘延庆掌握,后者则在另一位被赵佶所信任的“内侍大将”谭缜所掌握。

        而这两支部队,比较亲近赵佶,马马虎虎算是赵佶一边的人。

        所以开封城内这对慈父孝子,现在都想抓一点军队,也都在小心提防的对方。

        虽然这父子二人对抗金这种事情都没什么信心,但是他们谁也不敢轻言卖国......就怕卖国不成,却惹毛了抗金意志坚定的开封百姓,最后让对方借着民意赶下台!

        而开封百姓的抗金意志虽然坚定,但是他们抗金的本领却不大靠谱......现在赵桓所说之事,就是因为开封民壮射箭的手艺太差引起的。

        什么金贼人马万余的,当然是没有的。其实也就是几百个金国骑兵靠近了开封城北的支堡瑞圣堡,而驻守在那里的民壮一紧张就万箭齐发......人家根本就在几百步开外,你射个毛啊!

        而胜捷军统领辛兴宗带着几百胜捷军的甲士去支援瑞圣堡,到了那里才发现守备堡垒的民壮在胡乱放箭,于是就不自量力的想要阻止,结果就惹毛了本来就对胜捷军极度不满的开封民壮和在瑞圣堡监军的一位文官,这些人根本不鸟那几百人胜捷军甲士,把辛兴宗逮起来一顿好打,差一点就打死了!打完之后,还把他扭送开封府,交给太子赵桓发落。

        赵桓虽然知道辛兴宗并无大过,但还是将之下狱,今天还在朝会上告了这个倒霉蛋一状!

        赵佶当然也知道其中的原委,可是他现在也不敢替辛兴宗说话——看来他的怂病还没好利索,只是症状变了。

        正在赵佶琢磨着是不是要把辛兴宗贬去岭南安置(也不知道城外的金贼放不放行?)的时候,一个閤门宣赞脚步匆匆的从殿外飞奔进来,见了官家赵佶先是揖拜一礼,然后又大声上奏道:“陛下,瑞圣堡守臣方才遣人来报,说有万余金贼已经兵临堡下,请陛下速发大兵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