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个个都不简单啊!(求收藏,求推荐)

第六十一章 个个都不简单啊!(求收藏,求推荐)

        大名府皇宫,崇政殿。

        赵楷出征未回,也没派人回大名府报信,崇政殿上自然人心惶惶——没有人回来报信并不是因为赵楷赢得太开心,所以忘记了这事儿。而是他让人架在黄河上的浮桥让流动的浮冰给撞坏了,现在还没修好。

        而这些日子是黄河冰面化冻的时候,早上气温比较低的时候,河面上全是流动的大块冰块,乘坐小船渡河非常危险,一不小心就给撞翻了。所以赵楷派出的回城报捷的骑兵被堵在了岸边,还在等午后气温上升,河面上的浮冰减少或变小后,再过黄河。

        于是,此时此刻的崇政殿上,自然是人人慌张,个个胆寒了。

        “这可如何使得?这可如何使得......吾年幼少识,怯懦而不知兵,怎可代理元帅之位?还是,还是以吾侄为代理元帅吧!”

        正把元帅之位往外推的那人是“宅王”赵植,他是被赵楷“绑”来大名府的。而且赵楷在来的路上还和他说了,要培养他临阵杀贼,这可把赵植给坏了......他又没给人换过魂,原装的大宋怂王,怎么敢杀贼?

        所以到了大名府后他就一头钻进宫城里面分给他居住的院子,当起了宅王。如果不是郓王兵败的消息传来,他现在还在继续当宅王呢!

        现在赵论一听说要让自己代理河北元帅,顿时就吓得面无人色了,还一个劲儿把元帅的位子往侄子赵论手里塞。

        听他这么一说,力推他接班的蔡懋、杜充二人那是大失所望啊!

        他们俩所图的当然是“定策之功”,也就是拥立的功劳。现在开封被围,除了赵楷、赵植、赵论之外,道君皇帝一大家子都给困在开封府城之内。

        等开封府被打破了,当然就被人一网打尽,全都得去金国喝东北风。到了那时,可以接班即位的人选就只剩下赵楷、赵论、赵植。

        现在赵楷很可能已经薨逝了,那么有望即位之人就只剩下赵论、赵植了......蔡懋、杜充二人拥立赵植,当然是想和陈记、秦桧二人争一下定策大功了。

        没想到赵植这货太怂,真是怂出于佶而胜于佶了。

        “可论儿还小......”朱凤英也眼泪汪汪的替庶子赵论推辞这个倒霉的元帅了。

        自己的丈夫赵楷不就给这个倒霉的元帅给害苦了?怎么还能把论儿这个小孩子再往火坑里推呢?

        听她这么一推,正牵着儿子的手坐在朱凤英身边的潘采莲可急了,她现在越看自己的儿子越聪明,而且还和孩子他爹一样胆儿肥,许就是大宋中兴之主......

        想到这里,她赶忙就在儿子耳朵边上小声嘀咕,“快说:我不小了,可以当元帅......”

        赵论是个听话的孩子,马上就开口了,“我娘亲说我不小了,可以当大元帅了!”

        他这一嗓子出来,所有人的目光不看他,都去看他娘亲潘娘子了——没想到啊!原来你也想当太后!

        潘娘子胸脯一挺,柳眉一扬,大眼眸子一瞪,眼眶里面泪汪汪的就开口了:“对,就是奴家说的,论儿是大王独子,虽年幼,但却是初生牛犊,不畏虎狼,如何不能当元帅?”

        她又看了一眼赵植,轻轻的丢了个媚眼儿,柔声道:“叔叔,你说呢?”

        “对,对......”赵植的脸刷一下就红,连连点头,“论儿可以当元帅!”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在场的官员们顿时就对潘娘子刮目相看了,她虽然只是个出身相当卑微的侍妾,跟随赵楷那么多年,连个郡君都没有。但是她在现在这个关键时刻的表现,不仅奠定了赵论世子的位子,也把自己抬到了足以和朱凤英这个正妻分庭抗礼的地步。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潘采莲当年不过是懿肃贵妃王氏身边众多宫女中的一个,可以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赵楷的侍妾,而且还在之后数年内“独占”大权在手的郓王殿下,又怎么会是简单的角色?

        相比之下,朱凤英不过是小时候长得可爱,被赵佶一眼看中而已......

        “既然莘王殿下也推举王子代理,那臣等皆无异议!”

        陈记这个时候也立即站出来挺赵论,不,应该是挺潘娘子了!

        陈记跟随赵楷多年,还兼任着赵论的老师,和潘娘子的关系当然很好。如果赵论可以当官家,潘娘子可以当太后,那他就是又一个韩琦了。

        “臣等皆无异议!臣等请少主代行大元帅一职,统领诸州、诸军事!”

        秦桧也立马跳出来争这个定策之功了,他当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长史位子摇摇晃晃。赵楷虽然用了他,但是并不信任,在他身边安插了好几个皇城司的亲事官......所以秦桧这些日子,真是兢兢业业的在办事啊!虽然过手的财货数以十万计,但他是一个子儿都不敢往自己兜里装。

        这个官当得亏了!

        不过赵楷的“战败失联”,却给了秦桧一个投机定策之功的天赐良机。

        朱凤英“没了”丈夫,方寸以乱,只是摇头道:“论儿为元帅也无不可,但是河北军情紧急,开封府又陷入重围......这元帅如何当得下去?”

        “郓国夫人放心,臣自有办法可保大名府城安然无恙。”说话的是杜充。

        就是历史上那个接了宗泽的班,把南宋往死里坑,最后又投降了金国的大汉奸——说实话,他对宋朝的伤害比秦桧厉害多了。这家伙只要稍微给力一点,哪儿有秦桧什么?

        不过穿越之前对宋朝的历史就不是太知道,穿越的过程中又忘记了一些的赵楷,现在就盯着秦桧这个恶人,把杜充这个祸害给忘记了!

        赵楷都不知道杜充是恶人,朱凤英就更不知道了,听他说有办法,马上就发问道:“不知杜太守有何妙计?”

        杜充笑着捋了下胡须,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回国夫人,下官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以水代兵,水淹金贼!大名府周遭有黄河、漳水、永济渠,每年春夏两季最容易发水,若金贼前来,臣只需派人掘开漳水或是永济渠的堤坝,就能把大名府周遭变成一片泽国。”

        以水代兵......历史上这货就掘开黄河,结果一路淹到了徐州,还彻底改变了黄河的流向!

        不过这回他的心还没那么黑,没想到要掘黄河——掘了黄河搞不好就把大名府城给冲毁了!现在赵楷所部的可靠根据地就一个大名府城,可不能给冲垮了。

        所以杜充这个“水利专家”打算少放一点水,把大名府周围淹一下就行了。

        潘娘子眉头蹙着,“大名府周遭若成泽国,那我等岂不是被困于此,哪里都去不得了?”

        蔡懋笑道:“潘娘子勿忧,下官手头有纲船数百条,船夫数千人,都已经备了利于水战的器械,足可以在水上破敌!”

        潘娘子点点头,又扭头对朱凤英道:“夫人,奴家觉得大名府城还是很牢靠的,论儿可以据守于此,静观变局......而且大王吉人天相,多半可以逃回来的,论儿只是暂代。”

        朱凤英也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了......”

        就在这个时候,崇政殿外忽地有人大喊起来:“大捷,大捷......魏县大捷,大王打胜了!”

        大殿上的人们先是一愣,然后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天哪,居然打胜了,他们白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