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大王,我们还能装赢!(求收藏,求推荐)

第五十三章 ??大王,我们还能装赢!(求收藏,求推荐)

        把握当然是没有的......

        不过刘晏还是得想办法推动这事儿,因为何灌、王渊、韩世忠他们几个来赵楷这里吃煎饼前,已经开过小会了——不能硬打下去了!而且也不能拖延太久,因为这里距离金贼东路军的主力并不太远,拖久了金贼援兵到了怎么办?郭药师的常胜军是“假金贼”,大家伙是不怕的。可如果来了真金贼呢?别说来个几万,来个几千也扛不住啊!

        所以这一战得速战速决!如果硬打不行,那就试试招安吧!

        当然了,不能和那个“天选之人”说招安,得说劝降,因为这两者还是有区别的。

        招安听上去赢得很勉强,甚至没有真的赢,而是在装赢。

        而劝降则倍有面子!

        刘晏斟酌着道:“大王,其实郭大郎和郭天女都是心向大宋的......常胜军上下,也大多反金亲宋。常胜军的底子是怨军八营,骨干都和金贼有血海深仇。只是郭药师畏金请降.....其他人是不服气的。”

        是吗?听着像胡扯!

        赵楷很怀疑的看着刘晏,心说:不服气的大概只有你们岩州营的人吧?你可别以为郭药师手底下的人都和你一样有种。

        “不过嘛......”刘晏接着忽悠道,“金贼毕竟是凶残的,常胜军上下有畏惧之心也很正常。如果大王想让常胜军去和金贼硬撼,郭大郎和郭天女二人肯定是不肯的。”

        赵楷哼了一声,将最后一小块煎饼果子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那孤王还招降他们作甚?”

        这个......装赢啊!打不赢就装嘛!

        赵楷手下的将领们都有点急了,这个大王的脑子怎么不转弯啊!

        赵楷这个时候又来一句,“常胜军必须得为抗金出点力气......怎么都得派个千把人随孤征战,那个郭天女也得在这千人之中!”

        郭天女?刘晏心说:那丫头虽然凶悍,不过长得的确滋润,你这个大王不会馋她的身子吧?

        “大王,常胜军出千余人跟着您抗金也是应该的,”刘晏的心里话当然不能乱说了,面子上还得一本正经的,“可余下的几千常胜军怎么安排?”

        怎么安排?赵楷一愣,他也不知道,他就没想过这个问题——根据计划,郭药师一死,常胜军应该大乱,然后被赵楷的军队全歼。到时候就能把逮着的俘虏打散收编了,哪儿还有什么招降装赢的问题?

        “大王,”何灌接过了这个话题,对赵楷道,“咱们可以拿出一个偏远州军让郭大郎带兵驻扎......让他们远远的躲开,别来坏大王的事儿。”

        “要给郭家一块儿地盘吗?”赵楷眉头微皱,“这事儿好像有点不合适吧?”

        王渊笑道:“大王,这事儿合适啊......现在被困的常胜军至少有八千人,拿出一千人跟随咱们后,还余下七千。七千人的粮饷一年得二三十万啊!那么多钱给了郭大郎,还不如去太行山边上招募点朴素敢战之士,从头开始训练呢,那才是大王您自己的兵!”

        说得也对!赵楷想想也是这个理儿,童贯当日好像也这么说过,后世好像有个姓孙的折腾了许久,也悟出了不能依靠军阀打军阀的道理。

        “让姓郭的去哪里合适?”赵楷问。

        韩世忠建议道:“不如给郭大郎北沧州知州兼营田使的差遣,让他自己想办法过日子去。”

        “北沧州......”赵楷琢磨了一下,沧州从地图上看紧挨着金人控制下的燕山府路,北部和燕山府路就隔一条界河。不过那一带并不容易进出——因为黄河北流的原因,界河和沧州境内的许多河流时常发生洪水,而且还因此形成了许多湿地和湖泊。除了冰封季节,沧州一带都是很难通行的。

        除了难以通行之外,沧州,特别是北沧州的经济也很落后,人口稀少,道路难行,几乎没有像样的城镇。而且北宋朝廷为了防辽,还禁止砍伐北沧州一带的树木,从而在北沧州形成了河流纵横、湿地遍布、湖泊众多的复杂地形。

        而那里的地形虽然有利于抗金势力盘踞,但是赵楷自己是不可能以沧州为根据地的。

        因为沧州偏居一隅,距离燕山府又太近,很容易被金贼长期包围。而且一旦被困,就会陷入无处可退的窘境。

        所以赵楷不会去沧州,但却可以让常胜军这样独立性很高,而且又不可靠的势力进入沧州。

        赵楷想了想,点头道:“如果仅是北沧半州之地,倒是可以给常胜军暂住......孤王还可以许郭家一个燕王之封!”

        燕王之封当然是忽悠人的把戏,现在燕地还在金贼手里呢!郭家要有本事收回,可就不是一个燕王能打住的了。

        不过北沧州之地却是真正可以兑现的,所以对处境非常不利的常胜军郭家而言,倒是一处可以休养生息的宝地。

        赵楷又顿了顿,“刘太尉,有合适的军使人选吗?”

        “有,有......”刘晏连连点头,“的确有一人可以往常胜军营一趟。”

        ......

        刘晏推荐给赵楷的劝降使者是他的一个族弟,名叫刘药师,和郭药师同名——药师这个名字在辽国是很常见,起这个名字并不是因为家里开了药铺,而是因为父母笃信佛教,所以用药师琉璃光佛的简称为自己的儿子命名。

        在辽国国内,这种佛教名是非常多的,那个郭天女的“天女”,其实也来源于佛教。

        这刘药师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兵,又高又瘦,脸上全是风刀霜剑刻下的痕迹,虽然当了好多年的厮杀汉,但脖子上总是挂着一串念珠,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数着珠子念经。

        他现在是刘晏手底下的队正,早年在怨军和常胜军中大小也是个人物,和郭药师、郭天女也是认得的。而且他整天迷在佛教里面,也不和人争吵,还总说自己与佛有缘,等太平了就要出家当和尚。所以在怨军和常胜军中人缘不错,他一出面,很快就被带到了眼睛红红、脸色阴沉的郭天女跟前。

        “郭娘子节哀顺变,郭留守人死不能复生,我家大王其实也不忍心将郭留守射杀,更不忍看到郭娘子大好佳人沦落金营,遗臭青史......”

        在常胜军刚刚筑起的新防线后方,一座刚刚搭起来的帐篷里面,刘药师正在向已经卸了连环甲,换上一身契丹式样的白色交领长袍的郭天女传话。他的话还没说完,郭天女已经被成功的激怒了。

        “刘菩萨,你在说甚?这些话都是姓赵的要你说的吗?”

        刘菩萨是刘药师的外号,因为他喜欢念佛,还天天念叨要出家,所以大家就管他叫刘菩萨,算是一个美好的祝愿吧。

        “是啊,”刘药师除了好佛,还出名的诚实,不会说瞎话,听见郭天女的问题,就老老实实回答道,“的确是郓王殿下叫我说的,大王还说了,他是非常欣赏您这样的女中豪杰,只要您肯归正大宋,他一定会好好待您......所以他希望您可以改邪归正,迷途知返,跟随在他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