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天选之人怎么可能打不赢?(加更,求收藏,求推荐)

第五十二章 ??天选之人怎么可能打不赢?(加更,求收藏,求推荐)

        “他们,他们怎么挤在了一起?这也施展不开啊!他们怎么能这样打啊......和骑砍里面不一样啊!”

        赵楷看着前方挤成一团的战场,那叫一个着急啊!他研究了好些日子的《骑马与砍杀》,好像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两边的人因为一个狭窄的突破口挤在了一起,不仅人砍人,而且还有人挤人。远远看过去,就好象在排队砍人了。

        天哪!这年头砍人都得排队,秩序不是一般的好啊!

        而更让人着急的则是排队砍人的队伍老长老长的,总也不见缩短,而且也不轮换,被挤在前面的战士就只能一直砍一直砍,直到精疲力尽或是被人砍死......而在后方的战士想上也上不去,就只能在后面一边挤一边喊,喊道喉咙哑掉,挤到气喘吁吁。

        赵楷在后面看见这一幕,急得都有点无语了——你们也轮一轮啊,别总欺负站在最前面的人啊!

        他这儿正着急呢,黄无忌和向克两个心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上来了。黄无忌拿着件毛皮的斗篷就往光着膀子的赵楷身上加,而向克则小声建议道:“大王,差不多,该鸣金收兵了。”

        什么?鸣金收兵?

        赵楷一听就火了,扭过头恶狠狠瞪着向克:怎么就鸣金收兵了?打败了才鸣金收兵啊!我一天选之人,怎么可能打败仗?

        “大王,这一阵差不多了......儿郎们力竭了,而且阵形也乱套了,还是让他们先退下来歇口气,然后重整旗鼓再打吧。”

        这就要休息了?这才打了多少时间啊?都不知道有没有一刻钟......

        “大王,”黄无忌也道,“披坚执锐而战是很费力气的,而且现在上阵的大半都不是苦练过的长枪手、刀斧手,,都是新手,没有恁般耐久之力。这都打了一刻钟了,差不多该让他们下来了。”

        打了一刻钟,之前还列阵,还行进,还呐喊,还奔跑......的确是蛮累的!

        而且,真正在打的,其实是被挤在前面的一批人,后面挤人的倒是不太累,但是他们也够不着敌人,只能在后面嚷嚷......所以得把队伍撤下来,再换一批人上前面去砍人。

        赵楷当然是不会真打仗的,所以他不懂这些,好在他身边有内行人——这次出兵的计划都是何灌、韩世忠、王渊他们拟定的。现在实际上在指挥作战的也是他们仨,黄无忌和向克就是被他们仨指使来提醒赵楷下令鸣金收兵的。

        而赵楷还是比较信任黄无忌和向克这些人的,听了他们的言语,再看看前面挤成一团的场面,终于点点头道:“好......叫他们先撤下来,休息一会儿再打!老子就不信了,老子天选之人,还打不赢这群金贼!”

        听了他的话,黄无忌和向克两人都忍不住皱眉了。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出来了......这一战好像有点成僵局的意思。

        因为对面的常胜军的战斗力明显高于赵楷麾下的步军......刚才人挤人的这一场,赵楷这个外行人在看热闹,而黄无忌和向克则是在看门道。

        根据他们俩的观察,被常胜军顶在前面的“皮甲兵”比较弱,和扑击的宋军差不多,应该是用来“挡枪”的。

        而后面披铁甲的铁甲兵明显比宋军步军强悍,体力、耐力、武艺都要好,几乎和赵楷麾下的骑兵差不多。

        而且他们的纪律更好,队形更齐,互相之间的配合也更密切!

        赵楷花巨资募来的那些“勇夫”,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如果要硬打下去,赵楷的两千人早晚给人家消耗干净......不,也到不了这一步,只要再打几轮,伤亡过重了,余下的人就再没勇气打下去了。

        不过赵楷也没那么容易放弃,他花了十万财货才招募到这两千勇士,哪儿能用一次就放过他们了?

        十万财货啊!

        怎么都得再打个两三回,把本打出来吧?

        ......

        当刘锜、何藓所组织的第三波“人挤人”攻势,再一次被常胜军“挤退”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赵楷不得不下令结束了当天的攻势。

        赵楷结束进攻的命令下达之后不久,何灌、韩世忠、王渊、刘晏、杨惟中等将领全都“自发”聚过来军议了。

        忙活了一天的赵楷早就乏了,但看到底下的将领们都来了,也没赶人,而是把他们请进了自己的帐篷。

        因为现在到了饭点儿,跟随赵楷的白斯德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吃食,大家伙儿就边吃边议起来了。

        也没什么好吃食,就是一人一副鸡蛋煎饼卷油炸馃子。

        “真没想到常胜军还挺能打的......郭药师都死了,他们还不肯投降!”赵楷拿着个香喷喷的煎饼,一边啃一边在发着感慨。

        在场的将领听着眉头直皱。

        郭药师真的死了吗?

        看常胜军的样子也不像刚死了主公啊......大王,你射箭的时候瞄准了吗?不会射错人了吧?

        还有......你都没劝过降,怎么知道人家不肯投降呢?

        “大王,”何灌小声提醒,“您还没派人去劝过降呢!”

        “没劝过?”赵楷细细一想,好像是没劝过降。他想了想,又问:“那现在派人劝还来得及吗?”

        何灌赶紧点头,“来得及,当然来得及!”

        “现在常胜军谁当家?”赵楷又问,“刘太尉,你是常胜军出身的,你说说吧,这常胜军的一军之主是如何传承的?”

        刘晏连忙接过问题,回答道:“回禀大王,现在常胜军中当家的应该是......是郭大郎和郭天女,他们是郭药师的儿女。”

        赵楷眉头大皱,这就难办了,“孤杀了他们的爹,他们还肯投降?”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啊!

        刘晏其实也觉得郭药师没死,不过他没和赵楷说实话,只是对赵楷说:“大王,他们的爹都被您一箭射杀了,他们俩还敢不投降?”

        “真的?”赵楷将信将疑,今天的这场突袭战开局不错,打得金贼措手不及,但是当金贼收缩到那个围成圈的车阵之内后,进攻就打得有点吃力了。

        三波进攻都没“挤”进圈子——当第三波进攻结束的时候,赵楷这个外行都看出问题了。

        那一千多个(沙场危险,已经没有两千之数了)勇夫勇则勇矣,但是武艺真的不怎么样,而且队形混乱,只会一拥而上,基层军官也不会组织,前排后排的战士都不能轮换。

        而对面的常胜军明显比他们强!

        幸好赵楷手头有四五千骑兵在压阵,缺少战马的常胜军不敢阻止反击,要不然这一战的最终胜负都难说了。

        “真的,”韩世忠笑着道,“大王,常胜军虽然能战,但是没有多少马军,而咱们骑兵又多,而且都是久战之兵。所以他们不敢出来野战,只能固守营垒,而他们的营垒又被咱们攻破,只剩下一个圈车阵......

        咱们只要花点功夫,把梢砲抬上去,然后再打造一些冲车、楯车、箭楼,一准能打破的!常胜军敢不投降,就是死路一条啊!”

        还是韩世忠有办法!

        常胜军的车阵再坚固也超不过一座城堡吧?真的用攻城的办法打,早晚还是能打破的。

        不过韩世忠并没有告诉赵楷,真要用攻城的办法来打,所耗费的时间可就长了,光是挪动稍砲,打造冲车、楯车、箭楼就得两三天。而且在这两三天当中,常胜军一定会加固他们的车阵防线,甚至有可能依托车阵堆起一堵矮墙。

        所以真的要用韩世忠的办法去打,打上半个月都没一定......如果到那时开封府的金兵还没来支援,常胜军那边也该粮尽投降了。

        不过赵楷没想那么多,而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好,那咱们就做两手准备,一手劝降;一手打造器械,准备围攻!

        刘太尉,你觉得劝降的事儿可有把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