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狭路相逢人挤人(求收藏,求推荐)

第五十一章? 狭路相逢人挤人(求收藏,求推荐)

        “咚咚咚咚......”

        十几架装在马车上的大鼓十几个光着膀子的壮汉一块儿擂响了,擂鼓的壮汉当中,就有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

        好嘛,堂堂大宋亲王,差一点就中了状元的大才子赵楷,这会儿算是原形毕露了!

        现在的赵楷已经去了盔甲长袍,大冷的天就穿了件没袖子的对襟比甲,两条又粗又壮的胳膊露在外头,如果走进了瞧一瞧还能看见从比甲的领口处露出的胸毛,再加上满脸的胡子,这形象哪里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宋朝读书人(其实宋朝的官人绝大部分都是一脸大胡子,内侍才是小白脸),整个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张飞,就差拎着丈八蛇矛赤膊上阵了!

        在这个几乎要赤膊的大胡子郓王赵楷前方,则是两个千人步兵方阵和一个七八百骑组成的骑兵横阵。

        两个步兵方阵全都是肉搏兵,人人都披着全副的步人铠甲,前排举着丈三长矛,后排则手持长斧长刀,每个人的左手上都挂着旁牌(一种小盾,一般是骑兵使用的)。

        那个骑兵阵是韩世忠亲领的,任务的督那两个步兵方阵的战,同时也准备在常胜军发起骑兵冲击的时候进行反击。

        而在这三阵步骑兵准备发起进攻的同时,已经有数千神臂弓手分了两阵,在何灌、王渊的指挥下,由骑兵的掩护着,抵近到了距离金兵车阵百步开外的距离上。开始一波一波的向着金兵的车阵发射弩箭了!

        百步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恰恰在普通弓箭的杀伤范围外(不算那种特别牛逼的射手),但是神臂弓射出的弩箭,却依旧有一定的杀伤力。射穿铁甲和大楯是不大可能的,但还是有一定的概率从两张大楯的间隙穿过,然后射透防御力不大足的皮甲。

        郭药师本部的常胜军装备是比较好的,几乎人人都有一身铁甲可以护体,有些人还能整上两副铁甲,一副链甲、一副札甲,所以不怎么怕宋军的神臂弓。

        可南京路汉儿军就不行了,只有一领破烂皮甲护体,面对宋军的神臂弓,只能往大楯后面缩。可是郭药师、刘彦宗所领的这支兵并没有携带多少大楯。这一次金兵南下用得是轻装疾行的办法,不可能携带许多沉重的装备。所以现在摆在车阵后面的大楯很稀疏,不断有神臂弓射出的箭镞从两张大楯之间穿过。被常胜军的老卒们顶在前面当肉盾的南京汉儿军的军将纷纷中箭,很快就被射翻了一片!

        惨叫声、怒骂声随即响成了一片。还有不少南京路汉儿军的军将想要脱逃,结果却被后面督战的常胜军老祖揪住,拖到了郭药师、郭天女俩父女跟前。

        郭药师看也不看他们,郭天女则冷着脸说:“都杀了!”

        那些常胜军的老卒得了命令,都应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抽刀割头!

        十几颗头颅就这样给活活割了下来,都用长枪挑了,插到阵前震慑人心!

        在十几颗血淋淋的人头震慑之下,那些汉儿军的军将就只能硬着头皮挨弩箭了......好在宋军那边也没有无限的弩箭,神臂弓手们也没有无限的体力。

        几千张神臂弓射出了四五千支弩箭后,弓手们就得喘口气儿了,再要他们上场,那就得加钱了!

        历史上,种师中带兵去解太原之围的时候,就因为没带购钱物,所以打到一半弓弩手们“罢战”,结果遭致惨败......

        神臂弓手们停止射箭,开始养精蓄锐准备下一场的时候,何藓和柳锜指挥的两个步军千人方阵开始发动了!

        也不能让这些人等太久,要不然这胆气可就过去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不是专业的肉搏甲士,而是弓手、弩手,爆发力虽然不小,但是耐久之力不足,而且也不精通格斗之技,也不会步甲冲锋的队形。也就是凭着重赏激励起来的胆气一冲而已!

        “杀贼!杀贼!杀贼......”

        随着刘锜、何藓二人带头大呼,两千人的呼喊声一下就起来了,上来就是最高潮!

        呼喊之声,震天动地!

        两千虎贲,如同两千尊移动铁塔,轰隆轰隆的向前碾压过去。

        郭药师这边看见宋军的肉搏兵上来了,也赶忙命令手底下的大将刘舜仁、甄五臣各领两个千人队在车阵后面也列了两个方阵,南京汉儿兵持着长枪在前,常胜军则手持长刀、大斧、铁锤在后压阵——郭药师不愧是久战之将,一眼就看出这些宋军步甲的虚实了,知道他们最大的威力就是那一冲!

        所以得让倒霉的刘家军(南京汉儿军)当肉盾,挡住宋人的长枪。

        另外,郭药师还调集了一千名常胜军的老兵持着弓箭在自家的两个方阵后面,向步步逼近的宋军甲士抛射羽箭。

        宋军的这两千甲士人人都披了重甲,哪怕用破甲的重箭射击,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亡。

        不过郭药师摆出的那圈车阵却是个麻烦,甲士们没办法跳过去,几十斤的甲披在身上没法跳啊!只好由大斧兵上前连砍带拉的把车挪开。常胜军中也有少量的神臂弓(他们也当过宋军啊!),这个时候就开始发力了,对准那些持长斧子的宋军就是一阵攒射,立马就射翻了不少。

        余下的长斧兵想后撤,却看见何藓、刘锜都带着刀斧手上了一线督战,只好硬着头皮转回去继续干。

        何灌和王渊也调了些射术不错的神臂弓手上前发射弩箭,以压制常胜军的弩手。

        双方的箭镞就在空中你来我往,不时有人中箭惨叫着翻倒在地上。

        不多时,车阵还是被劈开了一个口子,不过并不太大,不仅容不下两个千人方阵一起冲击,连一个方阵都挤不进去。

        不过刘锜还是向自己的部下下达了冲击的命令!

        因为他远远的瞧见金贼的步军长枪兵(南京汉儿军)也在往缺口处聚集,再不冲就更难突破了!

        “杀贼!杀贼!杀贼!杀......”

        随着一阵急促的鼙鼓(小鼓)响起,战士呼喊的声音震天动地而起,上千儿郎蜂拥而上,人人争先!

        赵楷已经紧张的连擂鼓都忘记了,只是攥着两根棍子,屏住呼吸,伸着脖子向前张望。

        从他所站立的位置看去,就看见上千铁盔铁甲的战士已经挤在了一起,行成了一道奋勇向前的铁流。铁流前几排的长枪都已经放平,一支支铁打的枪尖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出了滲人的寒芒!

        而在他们的对面,则是无数闪亮的枪尖形成的一个弯月型,也呼啸着向前压上来。

        这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啊!

        双方手持长枪的战士,转眼间就对撞在了一起!有些人被长枪刺穿了身体,发出了绝望的惨叫!有些人则被枪尖推翻在地,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呼救声,而更多的人则是大声喊杀,然后用足全力向前挤......没错,就是挤!不是冲,因为双方的四千人现在就在一个相对狭窄的突破口挤在了一起,根本冲不起来。

        这下可就是狭路相逢人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