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勇夫来了(求收藏,求推荐)

第五十章 ??勇夫来了(求收藏,求推荐)

        赵楷这次是带着价值三十万贯的财货上战场的......这是宋朝军队的老规矩了!

        宋朝的武人升官不易,一般情况下朝廷也不给他们分配土地,所以他们就是一群扛着刀枪的打工仔。没有“股份”(土地),也没什么上升空间(升职),上面要他们玩命(996玩命干),当然得加钱、加钱、再加钱!

        虽然赵楷很想改变这种一切向钱看的落后体制——玩命干还是必须的,不过不能给那么多的钱!

        但是他才刚来河北没多久,根本来不及进行那么大动作的改革。即便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了,收效也很有限。

        所以赵楷这次出征的时候,还是带足了犒赏的钱物——只要勇夫肯站出来,本王重重有赏!

        超过四千名看着年轻力壮,块头也比较大的弓箭手和弩手,很快就被何灌、王渊从帅府牙军和魏府义从军中召集起来了,在赵楷周围列成了八个方阵。

        一筐一筐的钱物也给抬了出来,就在赵楷身边摆着,花花绿绿黄灿灿的一片,太吸引眼球了,看得几千个壮汉都眼睛都直了。

        赵楷看见这群人的表情,满意的点点头,看上去都好有精神啊!

        想到这里,他大声喊道:“孤王现在出重赏募壮士,凡愿为选锋,披坚执锐登先而进者,先赏五十贯,并转一资......第一个攻入金贼车阵者,立即赐官身!已有官身着,立即入横班!可有壮士应募?”

        这赏格也没谁了......横行官都拿出来封赏了。

        不过赏得那么重,是不是意味着有特别大的风险呢?大家伙儿都有点犹豫了,一时间居然没有人站出来应募,有点冷场了。

        这也太怂了吧?

        重赏之下都没有勇夫了?赵楷正失望的时候,已经有人挺身而出了。

        “大王,臣愿往!”

        第一个跳出来的是何灌次子何藓!

        虽然他哥哥已经被郭天女锤趴下了,怎么都得将养几日,但是他的干劲还是足足的,可以说从来都没像现在怎么足过。

        “大王,臣也愿往!”

        又一个身披铠甲的壮汉站了出来,赵楷一看,原来是担任骑兵统领的刘锜。

        看见两位年轻的武官带头站了出来,赵楷点了点头,心道:果然是年轻人有干劲啊!何灌、王渊都太老了......

        这时黄无忌和向克二人也有点跃跃欲试,赵楷忙一抬手,笑着开口道:“有何统领、刘统领二位带队即可,其余正将及以上者不必再应募了。

        至于军士......也只招募2000人!”

        这玩命的事儿居然还有名额限制,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也不知道是何藓、刘锜的带头起了效果,还是名额有限刺激了需求,本来还在观望的军士们一下就沸腾起来了。

        “大王,小的愿往!”

        “大王,小的也愿往......”

        “大王.....”

        “愿往......”

        这下赵楷终于满意了,对刘锜、何藓道:“二位各选壮士千人,皆披重甲、执长矛刀斧,一个时辰后扑击金贼之阵......孤将亲自击鼓,以壮士气!”

        ......

        赵楷这边在准备新一轮进攻的同时,郭药师、郭天女父女俩也没闲着。他们也在利用宋军进攻的间隙收缩防御,稳定内部。

        收缩防御是为了更好的防守——郭药师用兵的水准还是高的,哪怕被赵楷忽悠的有点晕,但是并没有放松警惕,扎营的时候扎出了内外两圈防线。

        现在外圈的营垒被赵楷突袭打破,但是内圈的车阵还在。在评估了赵楷所部的高昂战力之后,老于战阵的郭药师没有选择继续反扑已经被宋军占据的营墙和营门,而是采取了全线龟缩的战术。果断放弃尚没有被宋军占领的东、北、西四门及大部分的营墙,把全部兵力收进内圈的车阵之中。与此同时,还利用手头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以加固车阵,准备死扛。

        而在准备死扛的同时,郭药师还横下一条心,大刀阔斧的收编了刘彦宗留下的三四千汉儿军。

        这事儿非常犯忌,女真主子本来就不信任郭药师这个三姓家奴。

        所以才会夺了他常胜军的大半兵权交给刘彦宗,结果刘彦宗居然被一个大宋的亲王一箭射杀在战场上!而他亲率的数千汉儿军精兵又被郭药师纳入旗下......这事儿怎么看都是郭药师在捣鬼啊!

        等女真人知道此事后,就算不弄死郭药师,也得夺了他的兵权圈禁起来!

        可是郭药师他没办法啊,他手头的嫡系只有不到五千,如果不收编了刘彦宗留下的三四千人,接下去的仗怎么打?

        万一这些人在宋军进攻的时候,这三四千人来个哗变倒戈了,这可就死路一条了。

        而要收编这三四千汉儿军......又免不得要将其中刘家子弟掌控起来!

        这事儿就交只能给了郭天女这个好闺女了——别人谁肯啊!以后女真人要秋后算账,帮郭药师抓人的将领不得满门抄斩?

        郭天女当然是不怕的,她满门就她一个......而且女真人不一定能抓到她!

        “爹爹,已经完事儿了!”

        郭药师正在大帐之内和两个心腹赵鹤寿、甄五臣商量如何死守的时候,郭天女已经大步走进来了。

        郭药师抬头一看,发现女儿身上的链子甲上已经沾上了不少血迹,顿时皱起眉头,“大姐儿,杀人了?”

        郭天女脸色铁青,看着有点吓人,点点头道:“杀了刘彦宗的一个从子......不知好歹的东西!”

        其实不是这个刘彦宗的从子不知好歹,而是郭天女自己恼了......她的人丢大发了,之前还欢天喜地想要嫁给赵楷当儿皇后呢!结果她却被赵楷狠狠涮了一把,不但儿皇后没戏,赵楷居然还拿弓箭射她,都快把她射成刺猬了!

        如果不是身上披着的连环甲足够坚固,她现在都已经死了!

        “其他人呢?”郭药师问,“都还听话吧?”

        “敢不听吗?”郭天女道,“都乖乖的叫金刚的人看守起来了!爹爹,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

        说着话,郭天女就一挥手,做了个杀人的姿势。

        郭药师瞪了闺女一眼,冷冷道:“杀人容易?杀完之后呢?咱们怎么办?天下间还有咱的容身之地吗?”

        郭天女俏脸儿铁青,怒气难遏,正想要发作,外面一阵鼓声大响,紧接着喊杀声就起来了。

        宋军的进攻又开始了!

        郭天女跺了跺脚,对郭药师道:“爹爹,给女儿3000人,女儿去砍了姓赵的狗头!”

        郭药师瞪了女儿一眼,“砍什么砍?冲出去再让人射吗?”

        “爹爹......”郭天女恼道,“姓赵的有利箭,咱们也有旁牌、大盾、铁甲,有甚好怕的!”

        “姓赵的有数千骑兵!”郭药师咬牙道,“咱们有多少骑兵?能冲得出去?还是老老实实死守吧!咱就不信,赵家的人马能攻破咱的坚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