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重赏之下,可有勇夫?(求收藏)

第四十九章 ??重赏之下,可有勇夫?(求收藏)

        郭药师让人鸣金了,其实他早就想让自己的宝贝骑兵退下来了——他派出骑兵的目的是为了杀伤宋军的步人甲士,只要把宋军有限的步人甲士打得死伤惨重,那他的大营就能守下去了!

        所以郭天女的骑兵冲击一波后就该马上撤回来,不必和宋人的步人甲士纠缠,免得让宋人的骑兵来一波反杀。

        可没想到郭天女杀红了眼,在冲击完成后不肯撤退,还差一点去和赵楷拼命,可把郭药师给惊着和吓着了!

        他受惊的原因是赵楷的再次出击——这家伙是真郓王还是假郓王?怎么那么有种?刚才就亲自出马暗算刘彦宗和郭天女,现在又亲自带着骑兵冲营门!大宋的亲王怎么可能那么猛?

        而把郭药师吓着的则是插在自己闺女身上的两支羽箭......她的那身连环甲到底能不能扛住?叫她再披身札甲她也不听,说是太重了。现在可好,都快让那个该死的郓王射成刺猬了!还好她没去和那个宋人大将单挑,而是一溜烟跑回来了,要不然小命没准就丢了。

        看见女儿脱险,郭药师这才鸣金收兵,把自己的骑兵和一二百死里逃生的南京路汉军步兵一起收了回来。

        在郭药师收兵的同时,赵楷也收住了自己是骑兵。因为他不能用自己的骑兵去踩自己的步兵——他们还在和金人的步军混战呢!刚才赵楷领着骑兵上来的时候,原本正在跑路的步人甲士都知耻了,全都鼓起勇气返回去杀贼了,结果和金贼纠缠在了一起了。

        另外,赵还发现常胜军已经在大营的南门之内重建了一道防线——这是一道由大车、拒马枪、步军长枪兵和弓箭手共同组成的防线。虽然算不上多扎实,但想要打破也得费点功夫。

        这些金兵的反应这么快,不像主帅被杀的样子啊!

        所以赵楷也只能见好就收,先以手头的骑兵放箭支援前方的兵军击溃金贼步军,抢下大营的南门和一段营墙。然后再重新调整布署,组织力量,发动新的进攻......

        而在这个时候,赵楷发现自己的力量有点不够了......他手头的骑兵倒是不少,多达4500。

        可是能够打突击和肉搏的步人甲士却不多,总数只在七八百人。而大量的弓手、弩手、刀牌手在进攻中又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

        除非赵楷愿意把自己的骑兵当步兵投入攻坚,否则要快速啃下金兵大营还是有点困难的。

        可是骑兵在攻坚战中的威力怎么能和步人甲士比?两者的防护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啊。现在宋军的骑兵甲都只有前后掩心,防御能力和步人甲根本没得比。所以投入下马骑兵去攻坚,一定会死伤惨重。而天策骑兵对赵楷的重要性又远在歼灭郭药师所部之上......这可真让人为难啊!

        “何太尉,令郎如何?”

        正望着金军重建的防线发愁的赵楷,忽然看见何灌飞马而来,于是就大声问了一句。

        “谢大王关爱,犬子并无大碍。”何灌一边下马,一边对赵楷说,“不过臣下属步人甲士却折损了一百五十多人......虽然斩获多达五六百,但还是有点亏了。”

        不是亏了,是步人甲士太少!赵楷心说,此间有一万步军,如果有五千,不,有三千步人甲士,现在就已经大获全胜了!可是他手中居然只有区区七百步人甲士,其他人大多是弓箭手、弩手,看来这个宋朝还是怂啊!

        赵楷皱着眉头问:“剩下的步人甲士还能战吗?”

        何灌摇摇头道:“都累坏了......而且士气有点低,至少得歇上一日,好好犒劳一番。”

        “这就累坏了?”赵楷一愣,“才打了一阵怎就不行了?”

        何灌苦苦一笑:“大王有所不知,臣麾下的帅府牙军都是河北禁军的底子......河北承平日久,禁军素不习战,身体自然不如西北禁军恁般强壮。让他们披着几十斤重的步人甲从大名府走来就已经累坏了,刚才又苦战一阵,耗了许多元气。如果不好生休养一番,是不可能再上战阵的。”

        这就耗费许多元气了?

        赵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才到哪儿啊?从大名府到黄河西岸才多远?刚才那一阵打也不知道有没有两刻钟?这就要好生休养一番了,这样的军队怎么能和金人打持久战?

        “孤王可以出重赏!”赵楷想了想,一咬牙道,“再去从弓手、弩手中招人充枪手、长刀手和长斧手......一人给五十贯财货!”

        何灌却没有挪步,只是摇摇头道:“大王,不成的......弓手、弩手平素不习长兵刃,便是贪图赏赐,仓促上阵,也打不过常胜军那帮久战老卒的。常胜军那边原有万余人,被咱突然一击,打死或俘获了最多一千数百人,还剩下至少八千几百人,不算少了,足够固守营垒了。”

        他顿了顿,又道:“大王,老臣观金兵营垒坚固,守军调度有序,并未因郭药师死而大乱,可见其军甚为精锐且有准备......我军虽众,但不擅攻坚,若久战不下,只会折损威名,不如见好就收。”

        “大王,何太尉言之有理!”魏府义从军的统制王渊的声音忽然想了起来,“现在收兵,那也是一场空前大捷啊!”

        赵楷回头一看,发现王渊、韩世忠、刘晏、马扩等人正一块儿向自己这边走来。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都喜形于色的,一点都没有不能尽灭金贼的憾恨。

        甚至连韩世忠也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儿......赵楷顿时就有点恼了,别人没志气也就算,你是韩世忠啊!你怎么也这样?难道能和孤家一起抗金到底的,就只有岳飞了吗?

        可是岳飞又在哪里?

        “大王,大捷啊!”韩世忠笑嘻嘻的上前一叉手道,“大捷啊,臣已经点验过斩获了。斩首过了七百级,俘获六百余人,还捉了战马百余匹,剥下铠甲千余领......这是抗金以来所未有之大捷啊!”

        说着话,韩世忠就振臂高呼起来:“大王威武!大王威武......”

        “大王威武!大王威武......”

        何灌、王渊、刘晏、马扩等人马上跟着一起大喊,然后赵楷身边的亲兵护卫也都嚷嚷了起来。

        不过赵楷还是臭着张脸......不满意!很不满意!本王费了那么多的心思,脸都不要了,美男计都用上了,而且还亲自出马射杀了郭药师,怎么最后还是个见好就收呢?

        而且你们这些人一个个还那么开心,你们知耻吗?

        再说了,本王现在亲自临阵了......又不是在开封府的朝堂上当个给下面人忽悠的官家,你们自可以把一千出头的斩杀俘虏吹成一两万报个大捷,现在你们和本王可没花账好报!开心什么呀?

        “可是孤王有一万四千人啊!”赵楷面孔一沉,“一万四千比八千几百可多多了!怎么就不能尽灭贼虏?”

        是啊,一万四比八千几百多多了,怎么可能不赢?这不符合数学规律啊!

        数学是科学吧?科学是第一战斗力吧?所以怎么可能打不赢?打不赢是不科学的!

        而且现在郭药师已经死了,这里的八千多金贼汉军、常胜军那就是大肥肉啊!只要把他们打垮了,应该能俘虏好几千人......深刻的教育一下,都是大宋的忠良啊!

        “大王,”王渊摇摇头,“若是列阵而斗,我军倒是颇多胜算,可是现在金贼固守营垒,我军的骑兵优势无法发挥啊!”

        赵楷哼了一声:“孤王还不信了,孤王要重赏招募勇士,猛攻金贼营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