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千万别惹女人!(求收藏,求推荐)

第四十八章 ???千万别惹女人!(求收藏,求推荐)

        “女儿省的!”

        郭天女银牙一咬,就领了军令,也不耽搁,便打马上前,飞奔到了正准备率队冲阵的董金刚身旁,“金刚,这阵我来!”

        董金刚听见郭天女的声音,连忙扭头就往她的胸部打量,还非常关心的问了一句:“大娘子,你没事儿吧?没伤着n子吧?”

        郭天女的脸蛋一下就红了,而边上的常胜军骑兵则一个个努力憋着笑——这个董金刚还真会说话,是要把大娘子气坏吗?

        “董金刚,你说甚呢?你......你往哪儿看?”郭天女简直火冒三丈,如果不是真的董金刚就是个不会说话粗糙汉子,她的马鞭子就抽上去了。

        董金刚被郭天女一怼,也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心说:俺不过就是担心你身上带伤,不方便冲杀......而且胸部受伤还影响臂膀发力,砍人的时候使不上劲儿可不行!

        “不看就不看......隔着甲胄和衣裳也看不清楚啊!”董金刚一边说话,一边把目光从郭天女的胸口收回。

        而郭天女则更加生气了——听董金刚的话,还想扒了她的甲胄和衣裳仔细看看?

        她正生气的时候,董金刚又来了一句,“大娘子,那俺护着你......”

        “滚!”郭天女怒喝一声,“不必你护着......区区几百宋兵,咱才不怕呢!”

        董金刚也是个木头,到现在还不明白郭天女为什么发怒,只好点点头道:“那大娘子小心一些......”

        “滚!”郭天女又是一声喝骂,把个董金刚骂的赶紧策马退走。

        这董金刚还一脸的委屈,一边走还一边嘀咕:“又不是俺射了你的n子,你冲俺发什么怒?”

        他的话还被郭天女听了一耳朵,又给气得直冒青烟。不过郭天女现在也不能丢下宋军不管,去找董金刚的晦气啊!所以只好大喝一声:“常胜儿郎们,跟着俺......冲阵了!”

        喊着话,她就双腿一夹马腹,一马当先,挺枪而出,直取前方一边倒的战团。她身后的五六百常胜军骑兵也连忙驱马跟上,一块儿扑向正在混战的宋金两军。

        这郭天女也真是够狠,她根本不等前边正在厮杀的南京路汉军的战士退后再冲,而是趁着两军混战在一起的时候发动冲锋......集团冲锋的骑兵是管不了前方挡着的是友军还是敌人的,这就是一次无差别的骑兵冲击啊!

        不过郭天女对战场机会的把握还是非常准的!因为她只要犹豫拖延一下,等何蓟领着步军撤下去,赵楷的骑兵就要冲上来了,到时候机会就没了。

        正在督阵的何蓟也发现有个打着“常胜天女”认旗的疯子领着一队骑兵就这么冲过来了,当时就知道不好了,连忙扯开喉咙大呼:“结阵......快结阵!”

        可是任他如何发喊,现在也来不及结阵了,只看见前一刻还在屠杀陷入慌乱的南京路汉军兵卒的宋军步人甲士,现在已经变成了常胜军铁骑的猎物,来不及结阵,只好举起手中的长枪、长刀、长斧,各自为战,努力抵挡骑兵的冲击。可是散乱的步兵如何抵挡蜂拥而来的骑兵?顿时就给撞翻了一片!没有在常胜军骑兵的冲击中倒下的步人甲士们顿时也失了战意,纷纷向金军大营南门退去。

        何蓟也没有被飞驰而来的战马撞翻,不过他却不想后退,因为重甲步兵是根本不可能在骑兵的追杀下逃脱的。

        只见他迎着冲过来的一名常胜军骑兵,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单手举起长柄斧子,用投掷标枪的动作,将沉重的长斧朝那人丢去,结果不偏不倚,正中那名常胜军骑士的面门,将那人击落马上。

        一击得手之后,何蓟傲然昂首,大声呼喊:“帅府牙军,死战不退......”

        可惜没什么人听他的,也没人和他一般生猛......宋军毕竟还是怂的,况且赵楷的帅府牙兵还是河北禁军的底子,和战士多出自西北的天策军根本没法比。

        看见身边的步人甲士纷纷逃遁,何蓟气得直跳脚,但是他也没什么办法了,因为又有一匹高头大马载着名骑士向他冲来了,那骑士身披链甲,白纱掩面,正是杀红眼的郭天女。何蓟连忙抽出一短柄锤子丢了过去,可惜没有丢中。

        而郭天女手里的长枪早就扎在一名步人甲士的胸口了,此时手中只有一根铁锏,只见她飞马到了何蓟身边就是挥锏一击!

        赤手空拳的何蓟连忙闪避,但还是让郭天女一锏打在了肩膀上,整个被打翻在地。

        杀红眼的郭天女可不打算放过何蓟,她拎了把缰绳,就调转了马头,又往倒在地上的何蓟冲去,似乎想用马蹄子踩死何蓟。就在这时,她的背部又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很痛啊!

        郭天女回头一看,原来是一队宋军的弓骑兵(其实就拿弓的骑兵)冲了上来,当先一骑,银盔银甲,面如冠玉,目似朗星,手持一张角弓,正是郓王赵楷!

        你又射我!

        郭天女气得银牙都快咬碎了!她也不顾郭药师的叮嘱,也不管倒在地上等死的何蓟——让他再等会儿吧!老娘要先杀赵楷!

        想到这里,郭天女就策马狂奔,直直扑向赵楷!

        赵楷也发现刚才被自己射中的人是郭天女了——这也太有缘了!既然有缘,赵楷也不犹豫,又抽出一支羽箭,照着郭天女的面门就射!结果射得有点偏,正好中了郭天女的右胸。

        他上次射中得是左胸,这次换成右胸了,但依旧没有射穿郭天女的连环甲和棉甲,依旧射得郭天女很疼,而且很生气!

        又没射死?

        不要紧,我再射!

        赵楷又抽出一支羽箭,张弓搭箭又是一箭射出......这回瞄得还是面门,却从郭天女的耳边擦过,射了个空。

        正在赵楷准备射出第四箭的时候,黄无忌已经挥舞马槊上前,冲向手持铁锏的郭天女了。

        看见虎背熊腰的黄无忌挥舞马槊杀上来了,郭天女知道不是对手,只好打马调头,向身后乱成一团的厮杀场奔去——宋军的步人甲士,金军的南京路汉军和常胜军骑兵还在那里厮杀,只要冲进去,就很容易摆脱黄无忌的追杀。

        而黄无忌这回是护着赵楷上阵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赵楷,所以看见郭天女跑了,也没去追杀,又回到了赵楷身边,倒是赵楷不依不饶的又往郭天女后背射了两箭,其中一箭还插在了郭天女胯下战马的屁股上了......马屁股上没有甲胄保护,一箭入肉,疼得这马儿一阵惨叫,发足狂奔,载着郭天女奔回了郭药师的本阵。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鸣金之音,也从郭药师的阵中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