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大宋到底怂不怂?(加更!求收藏,求推荐)

第四十七章 ??大宋到底怂不怂?(加更!求收藏,求推荐)

        郭药师并没有说错,宋军步军中的肉搏兵的确少了!

        宋朝的国策其实是以守为主,部队的装备和各兵种的配制当然也优先考虑防守。具体到步军,就是战兵之中弩手半数,弓箭手又占了三成多,余下的才是刀盾、长枪、刀斧(长刀斧)分。

        也就是说,赵楷虽然带来了上万名步军,但是真正能披步人甲持长械冲阵的专业肉搏兵却不超过800。现在何灌能凑出600人发起冲击,实在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何灌之子何蓟也换上了一身几十斤重的步人甲,带着几个亲兵,走在这个600人方阵的最后,满脸都是飞扬的神采。

        虽然手头只有600甲士,但他还是有必胜的信心。因为敌方的主帅郭药师多半已经死了!而且自家这边还出了一个敢于临阵杀敌的大王......更是将部队的士气刺激到了最高。

        所以现在就是一鼓作气,攻下营门的时候!

        只要攻破了营门,后面的骑兵就能跟进,骑兵一旦杀进去,金军大营内就会乱上加乱!

        而且宋军的兵将虽然怂,但是各种器械还是挺不错的。这些借着送钱上门的机会,赵楷的军队将不少梢砲、八牛弩都运了上来,这些可都是攻城拔寨的利器啊!

        “一二三......跑!”

        口令的声音,从何灌的身后传来,他知道这是发射梢砲时的口令。

        所谓的梢砲就是发石机,不过不是配重式的,而是人力拖拽绳索奔跑以拉动梢杆,通过梢杆的运动将石弹、土弹、蒺藜火球和毒药烟球之类的弹药发射出去!

        这次被梢砲投出去的则是一种名叫蒺藜火球的高科技武器!

        这种武器可厉害了,不仅是火器,而且还是一种原始的化学武器!外壳用多层纸糊成,内装火药及狼毒、巴豆、草乌头、砒霜等毒物,尔后用外敷药厚涂密封。使用时,先用烧红的烙锥将球壳烙透,再用梢砲抛射至敌方爆裂燃烧,毒气四散,烟雾弥漫。

        随着几十个毒烟火球被梢砲抛射到金营南门之内,金营南门附近顿时就被呛人的黑色毒烟给淹没了。

        “万岁!必胜......”

        看到金军大营内毒药弥漫,正在步步逼近金营南门的600宋军步人甲士,又是一阵欢呼,同时也加快了步伐。他们都用黑布蒙了面,可以抵挡一下呛人的毒烟,所以要趁着前方的毒烟没有散去的机会,一鼓作气冲上去!

        只要能冲上去用长枪把对方的步阵捅乱,这600步人甲士就能在敌军阵中大显神威了!

        宋朝的步人甲可不是人人都能穿得动的,那可是由一千八百多块铁片串成的重型札甲,全重达到五十八宋斤(差不多35公斤),如果再加上长枪、长刀、大斧和短柄的铁锤、手刀的重量,再加上饮水和干粮的重量。一位步人甲士的负重随随便便就能达到七十宋斤以上!

        七十宋斤的负重普通人其实也扛得动,但那只是扛上一小会儿,而上了战场可就不是到点下班了!而且上了战场也不能傻站着不动弹啊,得扛着七十宋斤的负重行军、调动、冲锋、后撤,当然还得和人打架。体力消耗是极大的,不是膀大腰圆的汉子,根本当不了步人甲士。

        所以这600刀枪不入的步人甲士,一旦杀入敌阵,展开近身搏杀,那就是600个杀神!

        何灌的长子何蓟就是个膀大腰圆,身长力大的汉子,穿上了沉重的步人甲,举着一把长柄大斧子,依旧可以可以跑得飞快。他并没一人当先,而是领着二三十个和他一样持着大斧子的巨汉在队伍最后督阵。

        他的个子很高大,哪怕站在队伍最后,也能看见前方营门内的金兵已经被毒烟笼罩。而他们发出的惊呼惨叫之声,剧烈咳嗽的声音,还有变了嗓门的怒吼,都凸显出他们被毒烟所扰,被宋军的突袭所惊,已经陷入了混乱。

        金兵阵后还传来了乱七八糟的号角金鼓,完全听不出是在传达什么样的信号,只是拼命的敲响。这表明金军的指挥已经完全混乱......郭药师和郭天女应该已经被郓王殿下射杀了!

        想到胜利在望,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奋力向前!

        “杀!”

        随着600步人甲士不顾呛人的毒烟,齐声发出一阵呐喊,前面两三排的长枪都已经放平,长矛如林一般借着步人甲士们奔跑的惯性刺入了纷乱的金兵步阵。

        这些金兵果然不是对手,被步人甲士们一下猛冲就乱了阵脚,被刺死砍杀了一片,金兵阵前的拒马枪后,都是死伤的金兵。

        鲜血转瞬之间就染红了金军大营南门之内的一大片土地,喊杀之声也惊天动地,间或还有刺耳的惨叫和呼救声响起。随着一排摆放在金兵阵前的拒马枪被宋军的步人甲士们挪开,双方的战阵很快就搅和在了一起。厮杀,不,一边倒的屠杀转眼就要上演了。

        “好好好,打得好......”在自家军阵内督战的赵楷也大声叫起了好,一边叫好还一边吩咐左右,“韩世忠、向克,天策骑兵准备好了吗?”

        “好了!”

        “就等着步人甲士将金贼杀退一些,咱就可以杀进去了。”

        “好好,孤王和你们一起冲!”

        “大王威武!”

        靠600步人甲士当然不可能攻破上万人驻守的金兵大营,所以在步人甲士发起进攻的同时,韩世忠、向克等天策骑兵的将领已经集中了超过3000骑,就等着步人甲士打破金军的营门,然后就可以杀进去割人头了!

        现在,就差一口气便可以冲锋了!

        ......

        “爹爹,差不多了......就让女儿带队厮杀一阵,好出尽了鸟气!”

        在赵楷准备投入自己的3000天策骑兵去割一波人头的时候,被他一箭射胸未死的郭天女正铁青着脸面向郭药师请战。

        她这回可是丢人丢到家了,不仅被赵楷用个儿皇后忽悠的春心大动,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赵楷一箭射胸——横了那么多年的常胜天女,居然被赵楷这个小白脸大王“先戏后杀”,虽然没杀死,但赵楷的杀心是人人可见的!

        想到这事儿,郭天女就胸痛啊!真的很痛......虽然赵楷射出的利箭没穿透她身披的连环甲和垫在连环甲里面的棉甲。但还是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差不多就等于赵楷挥拳一击,打在她的胸口吧!想想都疼,而且还很丢人!

        郭药师瞅了眼快要气炸的闺女,也只好点点头,吩咐道:“千万小心些......别冲得太远,冲一下就回来,那姓赵的也有骑兵,而且比咱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