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疯王大点兵(4600字大章求收藏啦!)

第四十一章 ??疯王大点兵(4600字大章求收藏啦!)

        大宋宣和八年,正月三十日。

        大名府城中校场,一片悲壮肃杀的景象。

        天策健儿,禁军甲士,大名孝子,魏府民壮,打着各种各样的旗号,列队肃立在校场的一角。兵甲倒还整齐,只是这人数还是有些少了,偌大一个可以摆出数万步骑的校场上,大部分的地盘都空着,只有两万余人缩在校场西北角,让立在校场外面围观的大名府百姓士绅们都觉得心里没底。

        而这里两万兵力,就是赵楷抵达大名府后二十多天内想尽办法纠集起来的全部可战之兵士了。

        其中被编入赵楷亲军天策军的骑兵有4500多人,除了赵楷从开封府领来的1800骑,还有原属于韩世忠的1000骑,刘晏领来大名府的700余骑,马扩带来的几十骑,还有两日前才从翼州抵达的老将杨惟中率领的800余骑,还有赵楷从大名府的厢兵、孝子、民壮中招募来的二三百骑。

        这些骑兵现在就是赵楷手里的王牌主力了,所以他也不管他们原本的统属,一律用河北兵马元帅的军令调到自己麾下,加入天策亲军。而为了笼络那些带兵加入的武官军头的人心,赵楷又在天策亲军中设了一个统制,三个副统治和三个统领。

        其中天策亲军统制给了韩世忠,副统制则给了向克、刘晏、杨惟中——这四位都是带队加入的,其中韩世忠和向克各自带来1000余骑,刘晏、杨惟中则带来七八百骑。而三个统领分别是黄无忌、刘锜、马扩。另外,这一统制、三副统制和三统领虽然官职各有高下,但是他们所统骑兵的数目都是一样的,这七个人都兼任着骑兵正将,各自统领六百多骑兵。

        天策亲军还有一个辅兵将,由赵楷从牟驼冈马场带来的马伕再加上在大名府招募的马伕、杂役组成,其中拥有天策军籍者不足500,拥有禁军、厢兵军籍者约有1000。辅兵将的正将就是那个牟驼冈来的厢兵军官奇旺,他也有一个统领官衔,叫军马统领。

        而天策军辅兵将的主要任务,就是管理天策亲军的马匹和一个小小的养马场,总共照料着一万多匹马——所有的天策骑兵都是带着战马加入的,加上赵楷从牟驼冈马场搞来的五千匹马,再加上抵达大名府后搜罗到的马匹。现在归于天策亲军的马匹总数超过了一万两千匹,其中还包括一二百匹种马和两千余匹体形高大,正处在最佳产崽年龄段的母马。

        另外,天策亲军旗下还有数百卫士,就是原来那些在东华门外列队的开封兵油子,他们现在的任务是保卫赵楷的王宫。

        除了天策亲军之外,赵楷还新设了帅府牙军和魏府义从军这两个新的军号。

        其中帅府牙军就是原本驻防大名府城的五千禁军步军,这支军队也被赵楷用一道帅府将令收入麾下,军统制则是赵楷从开封府带来的老将何灌。

        而魏府义从军又名孝子军,大名府的那些“亲孝子”现在都被编入其中,又加上一些经过整顿的义军,以及大名府的部分禁军、厢兵,总共凑了七千余人,编成了一军。军统制给了原本的大名统制官王渊。

        除了以上这一万七八千余人之外,赵楷麾下还有另外两支武装,一支是他的王府亲兵,约有一千人,主力是何灌当然领着在东华门外堵门的300人和200多个跟随赵楷而来的亲事官。到了大名府后,赵楷就让自己的心腹内侍王晓德管着他们,还让王晓德新募了壮丁500,凑成了千人之数。

        而另一支武装则是由知沧州府事杜充带来大名府的2000沧州兵——这个杜充是奉了大宋朝廷的命令,押送一批粮食去开封府的,两天前才到大名府,当然是连人带粮全叫赵楷给截留了。

        在东拼西凑之下,赵楷手头的兵力已经突破了两万之众,比郭药师、刘彦宗兵力多了一倍!即便其中的一部得留守大名府,但是出兵一万五千人还是稳稳。

        一万五千人打一万人,多了整整五千人啊,而且还有突袭的优势,还有赵楷这个天选之王的加成......这优势比一开始估计的还要大,怎么都不可能输吧?

        现在校场当中,两万人的必胜之军已经排列得整整齐齐,鸦雀无声。只是却看不出多少趾高气扬,而且还有一种忧郁之气隐隐浮动......看来这个上怂下效的毛病还得继续想办法医治啊!

        校场之外,数十骑士,正朝校场缓缓而来。当先一骑,银盔银甲,一袭耀眼的红色披风,正是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大名府这边的高官宿将,都簇拥在他周围,半数人面带忧色,有几个还不住的叹息——他们已经苦劝了赵楷几日,想阻止他亲自出城去和郭药师决战。

        可赵楷固执得很,铁了心要出城去临阵讨贼!而且还命令陈记、何灌、韩世忠、王渊等人拟定了一个突袭郭药师大营的计划。现在就要开始付诸实施了!

        今天赵楷亲临校场,不是为别的,就是为了点兵誓师!

        誓师完毕,就要立即出城,去黄河西岸和郭药师、刘彦宗这二贼决一死战了!

        虽然这作战计划看上去挺不错的——有正兵、有奇兵、有伏兵,还会将布设在大名府城头的一部分梢砲(投石机)和床子弩搬下装车,伪装成财货,拉去郭药师、刘彦宗的大营外当支援火力。而且为了增强梢砲的威力,赵楷还命令砲兵(隶属魏府军)带上了12世纪的高科技武器毒药烟球!

        但是在蔡懋、杜充、梁方平等人看来,赵楷现在的行为就是在胡闹,他一大宋的亲王,即便领了河北元帅一职,也不该亲自出城啊!

        而且还是在议和大有希望的情况下出城突袭金军......这可真是太不智了,而且还会置东京汴梁的官家和太子殿下于死地!

        如果官家和太子都让金贼杀害了,大宋的亿万斯民可怎么办?让谁来当新官家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蔡懋、杜充、梁方平他们几个就不敢再进言了......

        赵楷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校场之内,走向了早就竖立在20000名大宋战士组成的一个个方阵正前方的玄色大纛、白色大将牙旗和红罗认旗之下。无数双目光从一个个方阵当中投射过来,全都盯着这位有点疯魔的大宋郓王。

        王虽然有点疯,但似乎也是这个上怂下效的大宋朝中唯一能让人看到希望的这么一个人物......也许大宋朝就这么一个疯王呢?

        迎着麾下健儿们充满期待(还有质疑)的目光,赵楷心头的热血,又一次剧烈的翻腾起来了。

        赵楷那个激动啊,看看,这可是20000大军啊!现在都汇聚到了高举抗金大旗的本王麾下......这还只是个开始,等本王杀了郭药师,打出抗金战争的第一次大捷后,一定会有更多的热血男儿投到本王麾下。到了那时,本王就能在河北开辟更多更大的抗金根据地,训练更多的抗金封建武装。

        等把金贼赶跑了,本王就能黄袍加身,当上九五至尊,一统天下,殖民全球啦!

        想到这里,赵楷情不自禁的猛一夹马腹,催动胯下战马逐渐加速,最后飞奔着从校场当中的20000大军前面疾穿而过。所有人的目光都跟随着他,仿佛真的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丝抗金战争胜利的希望!也看到了升官发财的希望......

        在无数双变得有点热切的目光当中,赵楷又策马飞奔到了位于这20000大军中央的天策骑兵们的正前方。然后用足浑身的气力,扯开喉咙大呼:“如今国难当头,男儿大丈夫所求为何?”

        马上就有人带头大呼:“保家卫国!”

        赵楷看了那人一眼,原来是天策军的一个队正,名叫吴本傲,是黄脸大汉,西军出身,后又加入皇城司第五亲从指挥,算是赵楷的“潜邸心腹”。

        赵楷冲他点点头,然后哈哈大笑:“只是保家卫国吗?难道尔等壮士,不想趁此纷乱之际,杀贼立功,升官发财,封妻荫子吗?”

        底下沉寂一下,呼喊声猛的爆发出来:“想!想!想......”

        这声音可比刚才那个名叫吴本傲队正发自内心的呐喊要响太多了,简直是震耳欲聋啊!

        封建军队嘛,当然想升官发财,封妻荫子了!

        听见实话,赵楷大笑着举起右手,底下欢呼的军将渐渐的收了声音,校场当中又一次寂静了下来。

        赵楷又大吼道:“尔等若要当官,便跟本王去杀金贼吧!孤王是河北兵马元帅,节制诸军、诸州、诸府,可便宜行事,可自行征辟僚属!上至横行诸官,孤王也可委任之!

        明日出兵,孤王亲自督阵,尔等当努力杀贼,若有大功,当场就封官授职......便是横行官和一州一府的统制,孤也可以封给尔等!

        另外,河北还有无数官田,本王也可以支配......等上了战场,尔等有了功劳,孤王就可以当场赐给终身职田!”

        这个画饼可太大了!

        不仅校场当中的士卒兵将都愣了一下,就连跟在赵楷背后的文武官员们都大吃一惊。

        赵楷的确有征辟僚属的权力,也可以举荐一些官员,甚至可以自己印点官照发下去......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嘛!开封府周围的交通已经被金兵切断了,所以河北元帅府的人事权肯定看涨。

        但是横行官和州府统制官怎么可以随便往外授?横行官虽然是从从七品右武郎起始的。但是在武官品级普遍较低的宋朝,入了横行的武官可就是高官了。其除授皆依特旨,不在武臣磨勘迁转之列!

        甚至官家本人也不能用中旨授出横行官,必须得通过东西两府颁布正式的诏令才行。

        至于州府统制官则是个权力很大的差遣,主官一州一府的军事,更加不能轻授了。

        虽然赵楷拥有节制河北诸军的权力,但是节制并不等于可以撤换河北各地的带兵官啊!

        而且赵楷还有节制诸州诸府的权力,难道也能一道令旨就撤换各地的知州知府?

        连大宋官家也没这样的权力啊!他要撤换州府官和统制,一样得走两府合议和拟诏颁布的路线,如果宰相们不同意,官家要撤换州府官和统制也不容易。

        如果赵楷可以用自己的令旨封横行官,任命统制官和州府太守......那他的权力不是比官家都大了?

        另外,给当兵的赐职田......这事儿好像也没什么先例吧?也就是西北、河东等地给沿边弓箭手授过土地,可那并不是因功授田啊!

        就在蔡懋、杜充这两个高级文官正琢磨着要不要提醒赵楷慎重任免官员的时候,忽然又有人带头大呼起来:“愿为大王效死!”

        “臣等愿为大王效死!”

        接着是更多人的欢呼,很快欢呼声就达到了顶点,震耳欲聋,将所有人全部笼罩其间!

        赵楷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场阵前动员已经取得了预想的效果——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他们最最想要的官照就在赵楷这里!他们第二想要土地他也有的是!

        赵楷有权论功授官,而且还准备阵前授官!而且最大可以授出的寄禄官(阶官)是横行官中最大的正五品通侍大夫!职官则可以授到军统制或一府统制!

        如果军士的功劳不够大,他还准备赐给职田......宋朝的外任官都有职田可以领,最多可以拿几千亩!不过这田不是让官员终身享用,而是卸任即收回。

        而赵楷从蔡懋那里得知,河北地方上有许多官田,于是就想拿来当钱用了。

        因为他手头的钱财有限,算上大名府官库中的积存,还不到400万之数。而20000军队和12000匹马一个月的正常开支就能达到10余万之数!所以光靠手头的钱财,是无法支持长期战争的。

        所以将土地拿出来激励将士。

        而官职和土地,可是真正的重赏啊!

        虽然宋军非常依赖赏赐打仗,打仗之前和交战之时,都要大量发放铜钱绢帛,给得少了下面的士兵都有可能在阵前拒绝作战!但是宋朝的军将们其实拿不到什么重赏......他们容易拿到的无非就是一些铜钱和绢帛,这些东西改变不了他们所属的阶层,也很难让军士成为富翁。无非就是让他们吃喝嫖赌乐呵一下,然后又两手空空了。

        而真正能改变军士们前途命运的东西,就只有两样,一是官职,二是土地。

        一个官,哪怕是从九品的武官,也能让厮杀汉摇身一变成为士大夫阶层的一员。哪怕以后归隐乡里,也能凭借官身和种种特权当个地方豪绅。

        而土地则可以给军士们带来长期的收入,还能让军士成为地主阶级的一员。而且拥有职田,也能提高军士的社会地位,让他们接近士大夫。

        但是这两样东西,对于宋军的兵士来说,都极难通过立功得到的......因为有权举荐、征辟官员的高官,在宋朝通常是不会临阵的。那种出将入相的事情,在宋朝是不存在的。即便有重臣出镇一方,当了什么安抚使、置制使、经略使,也不会真的临阵,而是躲在后方的城堡里面瞎指挥,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前线有谁砍人有功。

        而带兵出战的武官,往往级别很低。因为宋朝在从九品的承信郎以下,还设立了八阶无品校尉......也就是说,从上兵开始连升八级,都还没当上官。要升八级得立多少功?

        所以北宋军队基层的官员数量很少,许多带兵的军官都是无品校尉,自己都没官,还能举荐别人当官?

        在这种官职土地都很难得到的情况下,当兵的也就只能求个赏钱了......而金钱的激励作用,又非常有限,所以宋军的战斗积极性不高也可以理解。

        现在可好了,官有了,地有了,钱也不少,而且还有个能带着大家伙儿一起上战场的大宋疯王,还有什么打不得的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