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救命啊,遇上疯王了!(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十七章 ??救命啊,遇上疯王了!(求收藏,求推荐)

        出城讨贼?

        这位大王说的是出城讨贼吗?

        包括张浚、陈东、邓肃、胡寅四个“开封君子”在内,西安门城楼上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虽然他们都是主战派,但是他们也没想过要亲自去战......他们主张的是让别人去战,自己躲在安全的城堡里面做主。这才叫主战!

        而赵楷的意思好像是要带着他们出城去和金贼交战......这不是要他们去送死吗?

        送死的事情当然没有人肯干,所以西安门城楼上顿时就是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敢接赵楷的话。

        赵楷也看出不对头了,这群绿袍子小官好像不大愿意出城去打仗啊!可他们不愿意去打仗又为什么要请愿求战呢?难道你们就想喊喊口号,不想玩真的吗?

        这可不行!现在是全民抗金,你们这些士大夫更应该以身作则,要身先士卒啊!

        想到这里,赵楷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越来越可怕,到了最后都有点杀气腾腾的了,看得不少大名府的绿袍子官员都心惊肉跳了。

        就在这时,赵楷突然冷哼一声,开口说话了:“荀卿有云:将死鼓,御死辔,百吏死职,士大夫死行列......如今金贼入寇,开封被围,君王有难,孤王当自为将,率领河北士大夫迎敌而进,与贼决战,不能成功,便求成仁!尔等可是河北士大夫,可是魏府好男儿?难道不想死于行列吗?”

        士大夫死行列可以这么解释?一帮河北士大夫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他们大多是“白头举人、安慰奖进士”,而赵楷是“会元之才”,如果不是皇子出身,早就天下大魁了。所以他们要和赵楷讨论荀子的道理,怎么都有点班门弄斧啊!

        而且这大王看上去杀气腾腾的,好像特别有道理的样子,和他说理不大可能赢吧?

        “大王,臣也知道士大夫死行列的道理,可臣老矣,不能战了......”

        已经有人想到不死行列的理由了......年老了!打仗是年轻人的事情,哪有让老人家披甲持戈而斗的?

        “对对,臣老了!不能为国而战了......”

        “嗯咳,嗯咳,臣老且病......”

        “大王,臣有心杀贼,无力持刃矣!”

        “大王,臣年事已高,拿不动刀子了......”

        有人带了头,这帮绿袍子官人一下就都变得年迈体弱了,有不少人还大声咳嗽了起来,看得赵楷眉头大皱。身体不好在家养着啊,跑出来干什么?还咳成这样,而且也不带个口罩......万一有什么传染病把我这个天选之人给传染了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目光灼灼的从一帮“老迈病夫”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张浚、胡寅、邓肃、陈东等四人身上。

        “张德远,你和这三位开封行营来的勾当官都不老吧?”赵楷问,“身体如何?可有重病缠身?”

        这话问的简直看不起人啊!士可杀,不可辱!

        “大王,臣身体强健,没有得病!”

        “大王,臣也没病!”

        “大王,臣还不老,而且也无病!”

        “大王,臣身强力壮!”

        赵楷点点头:“既如此,明日就随朕出城讨贼吧!”

        “大王,”张浚当然不会陪着赵楷去“疯”了,“您是河北兵马元帅,肩负统领河北军民抗金勤王的重任,怎可冒险出城讨贼?万一有所闪失,河北兵马当由谁来统领?臣请大王收回成命,安坐城池,另遣武将出城就是了。”

        “大王,张德远所言极是,大王何等身份,怎可请出城池,置于险地?”陈东也一脸焦急地说,“如今开封府情况未明,若有什么万一,大王就是天下所望了!”

        天下所望......对,这是事实!而且也是忠义之言!

        赵楷望了陈东一眼,从一张白净大脸庞上果然看到了几分忠义!

        “陈卿不必担心,孤王既然敢出城讨贼,便有必胜之把握。”赵楷笑道,“孤看你是个忠臣,不如和孤一起出战,且看孤如何斩下郭药师的首级!”

        陈东马上就明白自己正面对一块从天而降的巨大馅饼......他刚才说什么“天下所望”其实就是随口一言,可是现在想想也没一定啊!

        万一官家和太子真的没了呢?到时候郓王要兵有兵,要名分有名分,而且还有胆有种,怎么不是天下所望?现在郓王身边好像没几个文官啊......我要是现在投靠,将来很有可能当上相公!如果不投郓王,以我的资质,很有可能一辈子都中不了进士,仕途多半就止于选人了!

        想到这里,陈东一咬牙道:“臣愿随大王赴汤蹈火!”

        陈东的话一出口,张浚、胡寅、邓肃三人都惊呆了。

        “好!”赵楷重重点头,“大丈夫当如此!”他又望着张浚、胡寅、邓肃三人,“你们呢?是躲在大名府城内怕死,而是随孤出城?”

        什么叫躲在城内怕死?张浚、胡寅、邓肃三人心说:你爹现在也躲在开封城内,指不定怕成什么样了!

        “出城就出城!”张浚道,“臣一介书生,虽无杀贼的武艺,但也能将生死置之度外!”

        胡寅、邓肃两人见陈东、张浚都愿意跟赵楷出城,也只好硬着头皮舍命陪君子了。

        “大王,臣虽文人,但也不怕刀剑!”

        “出城就出城,有死而已!大王都不怕,臣又有何惧?”

        赵楷满意地点点头,这四个芝麻官看上去还行,年纪轻,而且不怕死,比蔡懋、秦桧可强多了。只要继续不怕死,而且忠于本王,将来都是可以大用了。

        他又扭头看着城门楼上二百来个老弱病残,沉声道:“尔等既然年老体弱,不临战阵也可,但尔等家中有子侄宗亲乎?理应让他们代替尔等随孤出城......尔等都是大名府或河北其他州府的士绅大户吧?家中一定有许多土地,有了土地,就有守土之责!你们也不必回家了,就在王府为坐上客,等着你们家里的孝子来代父从征吧!一家来十个孝子,都要孔武有力之人,如果没有生那么多,那就去收养!

        如果到明天上仍然没有孝子过来,那就请你们披甲执械,随孤王杀贼去吧!”

        二百多士大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大王是疯了吧?他居然敢让大名府的士大夫出城送死,他就不怕大名府的百姓造反吗?也有头脑灵活的老爷子想偷偷地溜走,却被黄无忌、向克带领的天策卫士给拦住,双方还发生了争执,场面一时有点混乱。

        赵楷看见这一幕,马上大喝一声:“大敌当前,大名府城内当行军法,尔等皆着官服,想必是食朝廷俸禄者,敢不从军令,孤将亲斩之!尔等想试孤之宝剑乎?”

        说着话就把宝剑拔了出来,怒气冲冲的就要向企图逃跑的几人走去,吓得那几人当场瘫倒,连声哀求道:“大王饶命,大王饶命......臣不是逃跑,臣是回家找孝子了,臣有二十个孝子,个个膀大腰圆,力大无穷,都可以为大王前驱啊!”

        赵楷笑着点点头,“原来是个忠良,误会了......那你赶紧给家里的孝子写信,叫他们来和金贼打仗,孤也不要二十个,来十个壮丁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