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郭天女、吕颐浩(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三十一章 ??郭天女、吕颐浩(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郓王赵?刘左武,你听说过金营当中有姓郓的大将吗?”

        “没有,没听说过......瞧他们的装扮,好像是咱们的人。”

        “是官军?好像真是啊!”

        “马宣正,官军当中有姓郓,名王赵的大将吗?”

        “这个......好像也没听说过。刘左武,要不我去问问吧。”

        “也好,千万小心一些。”

        马扩和刘晏看见“郓王赵”的认旗后,居然没想到“郓王”这俩字代表的爵位,赵是姓氏,还以为遇上了一个姓郓的大宋将领。

        马扩和刘晏商量了几句之后,就策马向前,到了那位名叫“郓王赵”的官军骑将马前不过二三十步开外,然后就张开喉咙大呼道:“前面可是大宋的郓太尉?下官真定府副钤辖,宣正郎马扩,敢问郓太尉大名?在何处任官?所任何职?”

        什么?运太尉?谁啊?

        赵楷一时没听明白马扩在说什么?但他还是搞清楚对面那人正是为大宋签订海上之盟奔走多年的外交家马扩了,而且他也看清楚“赤心刘晏”的认旗了。所以大致上可以确定来者并非敌人,而是从真定府开过来的马扩、刘晏和刘晏率领的赤心队骑兵。

        原来赵楷是为了迎敌才从大名城外一路北上而来的——在大名府安顿下来后,赵楷每日都会督促着手底下的天策军五个骑兵将和一个近卫将的人马出城训练上三个时辰。而且他还会以身作则,带头参加骑马砍杀的训练。而且还要求韩世忠亲自来指导自己,普通的骑士怎么训练,他这个大王就一样的训练。凡是要求骑士们做到的事情,他这个大王必然先要做到。

        就这么练习了三四天,赵楷觉得自己的武艺大大见涨,开始有点跃跃欲试,想要宰几个金贼开开杀戒的时候,韩世忠手下的游骑硬探就来报告,说有数百不明身份的骑兵,正由北而来,快到大名府城附近了。

        赵楷听到这消息,当即决定出动,而且是亲自率队而去......当然了,韩世忠还是要带着的,赵楷还没狂妄到以为自己真的可以临阵指挥战斗的地步。

        就这样,赵楷就领着一千八百骑兵,浩浩荡荡的向北而进,终于在大名城北十余里外的一片树林北面,把刘晏、马扩给堵上了,还被刘晏、马扩当成了什么“郓太尉”。

        赵楷虽然没弄清楚马扩为什么会问起“运太尉”,但他还是大声报上了名号:“马宣正,此间没有什么运太尉,吾乃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

        这下轮到马扩发愣了。

        河北兵马元帅,郓王赵楷......听着好像是官家的儿子,那个差一点中了状元的郓王殿下啊!

        可是郓王在哪儿呢?不会是那个披着一领青唐甲,手里还提着根八九尺长的马枪的家伙吧?不可能,一定是没听清……

        想到这里,马扩又问了一句:“敢问这位太尉,郓王殿下人在何处?不知下官和赤心队的刘左武能否前去拜见?”

        “孤家就是赵楷!”赵楷一边说话,一边将马枪背在肩上,然后笑吟吟道,“孤奉父皇大诏来河北督军抗金,正用得着马左武和赤心刘晏这样的英雄,马左武,快请刘宣正一起前来相见吧!”

        “您,您真的,真的是郓王殿下?”马扩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眼前这家伙看上去那么凶,怎么可能是大宋的大王?大宋的大王要都这样,打个燕京会那么费劲儿?早他m拿下一百年了!

        “直娘贼,你个马子充端甚大驾子?见了大王还不下马参拜,就不怕大王一声令下拉你去打板子?”

        马扩还在琢磨眼前这郓王真不真的时候,忽然就听见有人骂骂咧咧的嚷了起来,这声音还有点耳熟,忙定睛一看,就瞅见韩世忠了!

        韩世忠这厮官不算大,到现在都没入横班,可是在西军当中可是个名人——出名的骁勇善战!

        马扩也知道韩世忠正率部驻守大名府,既然他都说那个着铁衣、持长枪、骑大马的是郓王......那就应该错不了啦!

        想到这里,马扩连忙招呼刘晏上前,一起参拜郓王赵楷。

        看见马扩、刘晏这两个虽然都有点年纪,但仍然豪气十足,身材也没怎么走样的将军,向自己恭恭敬敬行揖拜之礼,赵楷就朗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今日又得两位虎将,看来孤在河北必能建功立业!”

        怎么是建功立业?马扩、刘晏两人听得一头雾水。蔡懋蔡相公的文书上说的清楚,要他们俩人到大名是为了走通求和的门路。

        赵楷看眼前这两人在发愣,就一挥手道:“上马,都随孤回城......孤要在大名宫城给二位及赤心诸君摆酒接风!”

        ......

        就在赵楷领着两千多骑兵,还有马扩、刘晏两人打道回大名府的同时,一队常胜军的骑兵,约有四五百骑,已经进入大名府界了。不过他们并不是由北而来的,而是从西面进入了大名府的黄河以西地区。现在已经到了和大名府城仅一河之隔的魏县境内。

        由于黄河改道北流,大名府被黄河分成了河东、河西两部分。其中河西部分仅有成安、魏县、内黄三个县,因此显得不大重要,并没有驻扎多少禁军,主要靠厢兵和民壮守御。所以这三县境内的宋军,只能勉强守着县城和少量的堡寨,也无力放出游骑硬探去和郭药师派出的数百骑兵碰一下了。

        所以这支人数有限的骑兵,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很快就来到了魏县境内的黄河岸边。

        黄河还未解冻,站在高高的岸堤上面,已经远远的瞧见远处巍峨壮丽的大名府城的城楼了。

        数十骑士,便簇拥着两人,一男一女,策马上了高堤。男的是个五十多岁的白面老书生,穿着绯色的宋朝官服,头上还戴着一顶乌纱,气度倒是颇为不凡,并没有因为当了几个月的阶下囚而有所萎靡。这人正是已经沦陷的燕山路的转运使吕颐浩,当日郭药师叛宋投金的时候,吕颐浩和知燕山府蔡靖一起被郭药师所捕。蔡靖怕死投降,已经落水当了汉奸。而吕颐浩则坚决不降......不过也不自杀殉国,而是该吃吃,该喝喝,时不时的还写几首骂金人的歪诗。如果遇到个暴脾气的金人大将,也许就把他一刀剁了。可是郭药师却把他交给了菩萨太子完颜宗望,宗望虽然没有菩萨心肠,却也不是个量小之人,所以由着吕颐浩写歪诗,并没有动什么杀心。而且还因为赵良嗣的来访,给了吕颐浩一个逃出升天,回大宋去当忠臣的机会。

        而那女子则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少妇,披着一领镶了白狐裘边的披风,露出了半身连环甲,一头乌亮的秀发挽了个发髻,用一支玉簪随随便便的插在一起。再瞧她的身材,也是高高瘦瘦,手长脚长,和那郭药师倒有几分相似,面孔却被面纱遮住,看不清长相。

        这女子,便是郭药师的长女郭天女,或曰董郭氏,是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她的丈夫就是当过一段时日怨军首领的董小丑,老夫少妻,一桩政治婚姻而已......董小丑在五年前就因为作战不利被辽人给杀了,自那以后郭天女就一直守寡,同时还继承了董小丑的一部分人马,现在算是郭药师军中的一营之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