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孤王是打不死的天选之人(加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二十六章 ??孤王是打不死的天选之人(加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了六面黑色的大旗,拖着黑火熖模样的旗尾,都以一柄长约丈八的朱枪为竿,竿首垂着黑纛。六面黑旗之后,又是一面白旗,形状大小和黑旗无二,也用丈八朱枪为竿,竿首则饰以象牙。白旗之后,又是一面红旗,一样用丈八朱枪为竿,旗上刺了“郓王赵”三个大字。

        看见这八面大旗,包括蔡懋在内,所有在大名城南河门外恭候王驾的官员们都知道,大宋河北兵马元帅,节制河北诸军、节制河北东西两路抚司、节制河北运司、可便宜行事,郓王赵楷的人马已经到了。

        根据宋朝的旗帜制度,黑纛主兵,表戎事,是军队的军旗。而白色是牙旗则是大将旗,是一军之号令的象征。而刺有“郓王赵”三字的红旗则是大将认旗,用了表明大将的身份。根据宋朝的制度,大将认旗上刺什么字比较随性,可以刺上大将的姓氏,也可以刺上全名,还可以加上地名或官职。赵楷则为自己选了“郓王赵”三个字儿。

        六纛、军牙、认旗之后,才是一片跳跃着的皮笠子上的红缨和漫天的烟尘。又过了一会儿,才看见一两千披着前后掩心,穿着绣衣的骑马甲士,簇拥着身着一领青唐瘊子甲的赵楷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这一千数百骑兵,分成六队,其中走在最前面一队骑兵共三百余骑,全都是长大汉子,衣甲整齐,人人背着长枪,列出四列纵队,护卫在赵楷左右。在他们身后,则是五队各有三百骑的骑兵队,一队跟着一队,虽然不如护卫赵楷的那些骑兵长大严整,但是清一色的甲骑奔腾翻涌的场面,还是直接冲击着人们的心底。

        郓王赵楷居然可以拿出这样一支骑兵,看来关于“东华门之变”的“兵谏崇政殿”的传说,极有可能是真的......大宋在如今这个多事之秋,出了这么一个好勇斗狠的大王,真不知道是凶还是吉了!

        另外......这个大王真的是来卖国求饶的?看着不大像啊!可是不卖国求饶,靠郓王赵楷带来的这点骑兵,再加上河北东、西两路的可用之兵,仿佛也挡不住金贼南下的脚步吧?

        如今金贼南下看似不可阻挡,如果他们打破了东京城,打死了官家和太子,那郓王可就是大宋的头号罪人了!

        就在南河门外的大名府的官员们有点怀疑赵楷来意的时候,迎面而来的骑兵队伍当中突然传出了一阵长长的号角声音。前面执旗的骑士,纷纷单手勒停了健马,然后分列在官道的两侧,行成了一个通道,接着就看见赵楷在三百余名亲兵的簇拥下,朝蔡懋等人这里大摇大摆的而来。而其余五队骑兵,以及他们身后长长一列的车队和拴在一辆辆大车后面的后备马匹,全都停了下来,在原地等候。

        这个时候迎接郓王赵楷的官员们才发现,郓王带来的不仅是一千七八百的骑兵,还有另外几百辆大车,还有许多后备马,大车上还载着许多货物和乘客。真是相当浩荡的队伍啊!

        这位郓王殿下该不会把一整个王府的人和东西都带来了大名府吧?他这是想干什么?以后就长期在大名府安家落户了?

        在距离蔡懋还二三十步的地方,赵楷却已经利落的翻身下马了。瞧他现在的矫健身姿,就能知道他的马上功夫已经“回来”了。经过一番回忆,赵楷记起自己的弓马之术原来也是童子功。因为他打小就聪明过人,而且身强体健。不仅让赵佶格外喜欢,而且期望值也极高,希望他将来能中个进士——这可是赵佶年幼时的梦想,结果没能实现就当了官家。当了官家就不能再考进士了,要不然会试过关后的殿试怎么考?殿试照例是官家亲自出题,自己出题自己做那哪儿行啊?

        所以赵佶就只能让自己的儿子赵楷去替自己实现进士梦了!

        而宋朝的进士是分文武两科的,不过不论文进士还是武进士,其实都是读书人的通天之梯,武选登第之官多半都会找门路武转文,即便没有这样的门路,也不会入行伍,而是会以武资当个地方小官(宋朝的许多官职是文资武资都能干)。

        当然了,例外也是有的,譬如那个在东华门外被迫成为赵楷一党的何灌就是武选登第后一直当武官的。

        因为宋朝的武进士远远不如文进士尊贵,所以武选登第的难度也比较低,许多读书人为了多一份高中的保证,都会兼修文武。

        譬如嘉祐二年的状元(文状元)章衡就兼修武艺,而且其箭术还修到了让士林不耻的地步——他步射居然能射连珠而且还能连中靶心!出使辽国的时候和辽人武士比射箭,还把人家比下去了。这分明就是玩物丧志了......唔,宋朝的文官就是这样的思路,骑马射箭都是玩物丧志,只有读书才是最高的。所以章衡善射是让人看不起的!

        而在真宗年间还有一状元叫陈尧咨,箭术比章衡更高明,百发百中,时人称为“小由基”。结果被宋朝的文士黑成了个反面典型,又是被卖油翁奚落,又是被他老妈拿棍子敲打,还摔碎了他的金鱼符。还借他妈的口胡扯什么“汝父教汝以忠孝辅国家,今汝不务行仁化而专一夫之伎”......射个箭怎么就和忠孝仁义对立起来了?

        不过宋朝读书人的脑回路就是这样清奇,所以现在南河门外的文官们瞧见赵楷披着厚重的青唐甲还能灵活的翻身下马,都不由得在心中生出几分轻视——这就是不知忠孝仁义,只专一夫之伎的典型啊!

        而赵楷却一点不为自己的骑射本领而羞耻,反而颇为得意——他上辈子只能在电脑屏幕上感受骑马与砍杀的快感,这辈子终于可以玩真的了!不仅可以玩真人版的骑马和砍杀,而且还能玩真人版的全面战争......而且还不是一个人玩,而是有一大群人陪着他一起玩。

        所以这会儿他领着一两千骑兵浩浩荡荡而来,已经得意得快不行了!

        也不知道岳飞、韩世忠、吴玠、张俊这些人都在哪儿?如果都能找来陪本大王一起玩耍,那可就太爽了!

        而且本王还是天选之人!赵楷心想:天选之人应该有特别的气运吧?上了战场肯定是怎么打都不会死的,所以本大王笃定可以身先士卒,带着岳飞、韩世忠去冲锋......哇哈哈哈!

        正得意的时候,赵楷已经大步流星到了蔡懋跟前,他是认得蔡懋的,所以也不等对方行礼,就哈哈大笑道:“蔡相公,孤王奉旨来河北抗金了!河北有孤,当可保无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