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坑儿之爹,坑爹之子(加更求收藏!)

第二十四章 ??坑儿之爹,坑爹之子(加更求收藏!)

        还别说,这个赵佶还真是挺能急中生智的,居然想出了一个祸水北引之际。

        虽然赵楷手中的三百三十万财货和一个帝姬不见得能引走正在南下的全部金兵,但多少可以引走一些吧?东路金兵的人数就这么一点,去大名府找赵楷要三百三十万财货和赵多富了,能来东京开封府的兵不就少了?

        万一......赵楷真是宋版李世民呢?把派去大名府的金兵一顿好打,攻打开封府的金兵许就会调往大名府找场子了。

        赵佶的旨意,童贯自然不敢不听,只好急急忙忙离开艮岳,然后一边安排心腹去给还在北上途中的赵楷报信;一边打发依附自己的那个人在大辽心在宋的倒霉蛋赵良嗣(因为反对接纳张觉而被削夺官职)去出使金营。

        而赵佶看见童贯已走,又对领枢密院事蔡攸道:“蔡卿,你向来都和郓王楷颇为亲近吧?”

        蔡攸听见这问题,顿时就扑通一下给赵佶跪了,结结巴巴道:“臣虽然和郓王殿下有些亲近,但那都是陛下的意思......否则臣怎敢结交亲王?”

        大臣结交亲王在宋朝是大忌,也就是纲纪败坏的徽宗朝会有大臣结交郓王的事情发生,但是也仅限于郓王,别的亲王可没有大臣敢去亲近。而之所以会有那么多大臣敢凑到郓王跟前,原因只有一个——赵佶这个官家发了话,叫下面的臣子去和赵楷亲近。

        “朕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赵佶摆摆手,“朕只是想问,以你对郓王的了解,他会去向金人求和吗?”

        “会......”蔡攸重重点头,“但是以臣对郓王的了解,他绝对不敢引兵闯东华门......”

        赵佶听了这话,居然颇为赞同,点头道:“朕也觉得他不敢硬闯东华门......可是他偏偏闯了!看来朕和你一样,并不是真的了解三郎啊!”他顿了顿,又压低声音,“蔡卿,朕现在担心郓王刚猛好斗,根本不会去和金贼讲和!”

        蔡攸点点头,也道:“臣,臣也觉得有这种可能!”

        “可如何是好?”赵佶看着蔡攸,“蔡卿,你得给朕想个办法啊!”

        “这个......”蔡攸没得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想办法了,还真给他想着一个,“陛下,臣的那个堂叔祖蔡懋现在正是河北转运使,判大名府。如果陛下发一道中旨给他,让他设法联络金人,请金人到大名府同郓王和谈,那郓王就怎么都躲不掉了。”

        “这倒是个办法!”赵佶闻言大喜,“那蔡懋会照办吗?蔡懋似乎也和郓王相熟吧?”

        蔡攸苦笑道:“蔡懋焉知郓王有唐太宗之志乎?只要陛下的手诏可以比郓王早到,蔡懋一定会立刻安排的!另外,捉杀制置使臣梁方平现在也在大名,陛下还可以给他下诏,让他和蔡懋一起设法替郓王联络金人。”

        “好!”赵佶一咬牙,“朕马上就写手诏给蔡懋和梁方平......”

        这可真是好爹啊,知道儿子拉不下脸卖国,就上赶着帮一把了!

        ......

        同一时间,在太子府中,“一病不起”的太子赵桓,也刚刚从老师耿南仲那里得知了郓王赵楷的军队已经离开陈桥驿的消息。

        太子赵桓闻之,当然是长出口气了。而给他带来这个消息的耿南仲,更是喜形于色。

        “郓王终不敢借金贼之威以行篡夺之事......看来殿下已经转危为安,您的太子之位又稳了!”

        “真的?”赵桓还有点不敢相信,“若郓王真有什么妙计哄退了金贼,孤之储位还能保全吗?”

        “哄不退的......”耿南仲压低声音,“臣和李纲、吴敏已经有了安排,将会发动大名府的士绅平民,一起搅了和谈的局。”

        “能行吗?”赵桓还是将信将疑。

        “能行!”耿南仲道,“只要太子殿下身体康复,然后站出来力主抗金,就一定能让河北正直之士都挺身而出,反对郓王卖国!”

        “康复......”赵桓下意识的就是一阵咳嗽,然后对耿南仲道,“先生,孤的病还没好呢,看来还得继续养上几年。”

        “殿下!”耿南仲连连摆手,“不可啊!现在郓王已经走远,而防守东京的行营使李纲又是拥护殿下的。东京城中的禁军官兵,也大多斥和主战......如果殿下可以挺身而出,为主战之领袖,官家和郓王,就再也奈何不了殿下了。说不定殿下还有机会可以再进一步!”

        “什么?”赵桓被耿南仲的话吓着了,“老师,你,你想让孤当个不孝之子吗?况且官家尚在东京未走......”

        “东华门变乱之后,官家在东京城内的威信已然折损了七八成!”耿南仲道,“如果殿下趁机而起,高呼抗金,还怕得不到人心?人心归了殿下,官家还能怎么样?”

        “可郓王还在河北......”赵桓小声道。

        其实他现在也不怕赵佶了,但郓王超凶的!如果知道他篡位了,带兵杀来可怎么办?

        “殿下,”耿南仲道,“如今毕竟是宋而不是唐......郓王所为,为天下士大夫所不喜。而宋朝乃与士大夫共之,只要郓王出了东京去了河北,那他的大事就去了!殿下不必担心他了。”

        赵桓点点头,“他的确不被读书人喜欢了!”但他的眉头马上又皱了起来,“就怕他能得武人之心啊!”

        是啊,笔杆子终究不如刀把子!

        ......

        “太师,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莫说三百万岁币和一个帝姬,就是给一千万岁币和十个帝姬,也挡不住金贼南下了。若想要澶渊之盟,那就得先杀死银术可或斡里衍,一如当年杀死萧挞凛那般!”

        正在童贯的郡王府里和赵佶的求饶企图唱反调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矮胖子,穿了件脏兮兮的襕衫,胡子拉碴,手拿一酒葫芦,满嘴都是酒气。

        这个看上去非常落魄潦倒的家伙,名叫赵良嗣,就是那联金灭辽的始作俑者。他原名马植,是辽国中京道的世家大族医巫闾山马家的子弟。后来投靠大宋还献上灭辽之计,被龙颜大悦的赵佶赐了赵姓,改名良嗣。

        不过他的联金灭辽之计虽好(辽国灭掉了,不能说计不好吧),但是却给大宋招来了灾祸,所以在金宋关系日益紧张之后,他就给扣了“亲金”和“畏金”的帽子,坐夺职,削五阶,成了个吃闲饭的存在。在童贯从太原逃回开封后,他又依附童贯,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

        童贯听他说完这些很可能是正确的分析,只是苦笑着摆摆手:“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了,官家叫你去你就去......若不去,咱家也保不住你。去了,九死一生,不去,十死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