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金人你们快去河北找郓王吧!(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二十三章 ??金人你们快去河北找郓王吧!(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臣等愿遵大王号令!”

        几个武夫倒是非常干脆,异口同声的表示遵令。现在可不是汴梁沦陷、二帝北狩后的混乱时期,大宋王朝的声威犹存。所以身为大宋皇位有力竞争者之一的赵楷,当然有足够的威望压制住黄无忌、向克、何灌、何蓟、何藓、刘锜、马旺等七个武人。特别是陈记、秦桧这两个在武人们就高一等的文官都完全支持了赵楷,他们这些低文官一等的武人哪里还敢提出不同意见?

        至于王晓德、白思德这两个内侍,更是任由赵楷摆弄了。

        看到底下的“七武将”、“两文官”、“两内侍”都一致听命了,刚刚睡了一觉,现在精神抖擞的赵楷就有点飘飘然了......当天选之人的感觉可就是好啊!

        “很好!”赵楷看了看手下的十一个小弟,又扭头看了看兄弟赵植,以及在一边旁听的妹子赵多富、妻子朱凤英和小妾潘采莲,也将他们的表情收入了眼底。赵植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好像马上要给赵佶的人抓回去赐死一样!

        赵多富则是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大概在琢磨岳飞是谁?

        朱凤英的眉心拧成了团,小嘴儿撅着,好像对赵楷的行为非常不满——不好好篡位当官家,居然出城抗金!

        而潘采莲则是含情脉脉的看着赵楷,看来她是无条件支持赵楷的。

        “既然诸君都和孤王同心,那孤王就要在陈桥驿这里重编部下的2400余兵马了!”赵楷一字一顿,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孤王的兵马虽然只有2400余人,但是来路却有四个,一是皇城司;二是胜捷军;三是三衙军;四是天驷监的厢兵。来路不一,各自的身份也不一样。有些是亲从官,有些是亲事官,有些是禁军骑兵,有些是禁军上兵,有些是厢兵。因此原来的待遇也不一样,有高有低。如此即不利于团结,也不方便指挥。

        所以孤王决定,要将陈桥驿这里的2400余兵马打散后混编为孤王直属的天策军!”

        赵楷又把宋版李世民的概念拿出来了!

        因为他已经发现,有不少人还挺吃这一套——估计是下面也觉得赵家天子怂得不像话了,所以也梦想着能有个李世民一般有种的官家吧?

        赵楷顿了顿,又道:“今后孤王麾下不再有亲从官、亲事官、禁军、厢兵,只有天策卫士!天策卫士中无官者,将分天策骑士和天策军士,骑士者,马兵也,凡能骑善战者,皆隶天策骑士。军士者,步军和马伕兵也。其中天策骑士所得钱粮比之禁军马兵加倍,天策军士的钱粮也比禁军上兵加倍!

        此外,孤王还会从原任为亲事官的天策卫士中选出300近卫,待遇一如骑士。

        而2400天策卫士将会分为八个将,其中骑兵将5个,步军将1个,马伕将1个,近卫将1个。骑兵将、步军将、马伕将、近卫将所辖卫士都为300人,等孤王接管河北诸军及诸州府军县后,再逐步增加到3000人。”

        根据宋朝的《将兵法》,一将之兵并没有定数,少的一两千也可,多的四五千也有。而300人编为一将,显然是有点往大了吹牛的意思。不过考虑到赵楷很快就要总领河北兵马,应该也能找到足够的兵将把空缺的编制给填上,所这个牛也许真能实现。

        而赵楷将手中的一将之兵拆成八个将,又打散原有的体系重新编组,然后分别交给八人统领,同时还给手底下人加了遍军饷,当然是为了加强对自己的嫡系武装的控制了。

        这些手段看着平平无奇,但却非常的实在,而且也是赵楷目前可以做到的。

        聚集在陈桥驿的2400人可是他的老本,如果不能牢牢抓住,什么宏图大志都是空的。

        所以赵楷根本等不及到河北,一出了东京开封府,就在陈桥驿进行整军了。

        赵楷接着就开始给手下封官了,“5个骑兵将的正将,将由向克、黄无忌、何蓟、何藓、刘锜出任。1个步军将的正将由何老将军出任。马伕将则由马旺主持。而孤王的亲卫将则由王大官任正将。”

        他顿了顿,目光炯炯地看着已经站起身准备行礼领命的八人,点点头道:“诸位,孤现在只能给你们300人的一个正将,但等以后到了河北,你们早晚都是统领、统制、都统制,乃至一州一府之太守!”

        他顿了顿,继续给手底下人画大饼,“宋金之战可有的打了,以金贼之强,以我朝兵马之弱,没有几十年的交兵,根本打不出一个太平盛世。所以朝中那些妄想用300万岁兵买一个平安的人,实在是痴心妄想。”

        说到这里,赵楷忽然露出了灿烂的笑脸,“天下可有的好乱了,咱们君臣的仗也有的好打了......你们跟着孤,还怕打不出一个开国,不,是中兴功臣吗?”

        大家伙听着这话,又看着赵楷一副兴奋得意的表情,都有点无语了。这大宋江山是你家的吗?怎么要天下大乱了你还那么开心呢?

        ......

        东京城,艮岳。

        因为赵楷突然停留在陈桥驿不挪窝了,弄得他爹大宋官家赵佶很有一点心神不宁,吃饭不下,睡觉不香,连皇宫大内都没心情住下去了。在宣和八年正月初二这天,干脆搬到犹如人间仙境的艮岳居住了。

        不过到了艮岳之后,赵佶的心绪依旧不宁,一边盼着赵楷和金人谈判成功——他还以为赵楷驻军陈桥驿是为了和金人和谈。他那么怂,当然希望赵楷能求饶成功。

        而另一边又舍不得自己的皇位了——皇位是好皇位,不好的只是金人发兵来打他这个皇帝。如果金人不来,那当皇帝可比当太上皇快乐多了。可是他一想到赵楷卖国求饶成功后,肯定也靠着金人的支持回开封府逼宫,他的心情就郁闷到极点了。

        正月初四日这天一大早,又是一晚上没怎么睡着的赵佶刚刚洗漱完毕,胡乱用了一点早饭,还没来得及传旨召集宰相和重臣上艮岳议事,左右就有人来报——领枢密院事蔡攸和同知枢密院事童贯求见,有要事报告。

        “要事?”赵佶马上露出复杂的表情,“快,快宣!”

        蔡攸和童贯马上就被内侍带到了赵佶寝宫外面的书房,看见两人进来,赵佶也不等他们行礼,就连声问道:“如何?是不是和谈有了消息?”

        “不是,”蔡攸道,“郓王殿下的兵马在昨天晚上就离开陈桥驿了!”

        “离开了?”赵佶呼吸都急促起来了,“往开封府来了?”

        “没有,”童贯说,“往滑州而去了,估计会直接穿过滑州进入开德府地面。”

        “这是......去河北了?”赵佶想了想,“金人呢?金人的大军到哪里了?”

        “金人的先锋部队已经到了相州境内,”童贯回答,“但是没有打相州城,而是往安利军而去,估计很快会开到黄河边上......”

        “什么?已经谈崩了?”赵佶马上慌张了起来。

        童贯摇摇头,“也许根本没有谈......”

        “那他在陈桥驿停留的三四日在干什么?”赵佶都急了,“童贯!你马上派赵良嗣去金人的军营,去和他们说,朕已经命令郓王全权处置和谈、和亲事宜,还给了郓王三百三十万财货和一个帝姬......让他们去找郓王谈判!

        一定要告诉金人,郓王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