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陈桥驿改编(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二十二章 ??陈桥驿改编(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臣等愿遵大王号令!”

        “臣等唯大王马首是瞻!”

        “大王号令,我等当誓死遵从!”

        聚集在赵楷寝室外面的人们纷纷向赵楷大呼,不过声音听着还是有点稀稀拉拉的。赵楷眯着眼睛瞧了瞧,好像人还有点少啊!

        只有黄无忌、向克、何灌、何蓟、何藓、王晓德,还有被童贯推荐到赵楷部下的牟驼冈的马伕统领马旺,还有勾当郓王府内臣白思德等区区八人。连秦桧、陈记、刘锜、赵植等人都不在场。

        很显然,当皇帝的时机真的还没到......不过当皇帝的准备工作,不对,应该是领导河北军民抗金的准备工作,却是时候开始了。

        赵楷停留在陈桥驿的目的,除了休息一下,养养精神,就是改编自己手头的军队,为抗金大业做准备了。

        改编军队这事儿虽然在“四大兵法”上是没有的,但是前世的历史课上讲过啊!

        “白大官,去请秦长史、陈司马、刘閤门一起过来议事。”赵楷想了想,又对自己的妹子赵多富说,“十姐儿,去把十二哥也叫来......大家一起议一议。”

        让白思德和赵多富去请人后,赵楷又让黄无忌、向克、何灌、何蓟、何藓、王晓德、马旺等人到外头的堂屋里候着。自己则在潘采莲的伺候下洗漱一番,又换上了一件月白色的小袖圆领长衫和一顶帽带下垂的软翅幞头,还在腰带上悬了一柄长剑。这身行头也是有讲究的,小袖长衫宝剑可不是宋朝文士和高官常见的装扮,而是武夫和侍卫们常穿的衣着。

        以赵楷的尊贵身份,原本是不应该在公开场合这么穿的。可是现在,赵楷却准备把这套武人行头当成自己的常服来穿!

        现在可是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什么样的人该穿什么样的衣都是有规矩的,同时也是一种等级的体现。

        宋朝的官服实行的是武随文服,没有单独成体系的武官服,这就是在昭示文官的尊贵和武官等级低于文官。而赵楷要实行持久抗金之策,就必须重用武资官员,而要重用武资当然得扭转文贵武轻的意识。至少在赵楷自己的集团当中,不能有武在文下的观念。

        所以赵楷现在就要带头穿上武人行头,以表明自己就是一个武人!

        当身穿武人服饰,腰悬长剑的赵楷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早就习惯了宋朝文贵武轻体系的众人,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全都愣了一愣,然后才一起向赵楷行揖拜之礼。

        “坐,都坐吧。”赵楷笑着冲众人招招手,示意他们坐下说话,“在孤王这里,大家可以坐而论道。因为在孤王看来,君王之威不在坐立之间,而在于君王能不能亲掌六军,能不能临阵讨贼!”

        “大王,”已经被提拔为郓王府司马的陈记听了这话,马上开口进言道,“汉高祖曾言: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可见君王之威不在于统军临阵,而在于善用人才。”

        赵楷笑道:“汉高祖用兵的确不如韩信,也不如项羽,但秦末楚汉之世,可还有第三人能在用兵之道上胜过汉高祖吗?汉高祖自斩白蛇起义之后,身经数十战,直到年过六旬,仍然亲率六军征讨英布并将之擒杀!

        可见汉高祖用兵虽不如韩信、项羽,但也堪称善战。如果汉高祖自己不善征战,不懂用兵,又如何能用好韩信这样的兵仙之将?而本朝所行之科举取士之道亦是如此,凡是能成为考官者,全都是科举出身之员。岂有自身目不识丁,而能从万千文字之中取出进士之人?”

        说着话,赵楷又瞅了眼坐在陈记身边的王府长史秦桧,“秦长史,你不仅中过进士,而且还中过词学兼茂科......当知孤之所言非虚吧?”

        “大王所言极是,”秦桧苦笑道,“不曾通读四书五经,又怎么能看出谁的文章好,谁的文章不好?不懂用兵打仗,又怎么知道谁是孙武、吴起、韩信这样的名将,谁是赵括那等只会纸上谈兵的蠢材?”

        “长史说的不错,”赵楷点点头,又道,“孤王所欲效仿之唐太宗亦是用兵如神之君!本朝开国之初的太祖、太宗二帝,即便在君临天下之后,都曾御驾亲征。而如今入寇我国的金贼皇帝和诸王,全都能临阵带兵。孤王如今只有三千虎贲,论起实力远远不如金国任何一位带兵的大王,如何还能逃避临阵讨贼之事?”

        赵楷说的似乎是废话,但只要了解宋朝的政体,就知道“大王亲领戎事、临阵讨贼”的意义有多大了。

        因为宋朝现在的体制是君王通过两府宰相发号施令。而宋朝的军权一向是非常分散的,不仅把军队拆得很细,使之不相统属,而且很少会派出拥有全权的主帅。

        通常情况下,在一个战场上会有一群带兵的太尉,一群将将的安抚,还有几个负责后勤的转运相公,再加几个监军的内侍,以及一群脑袋上了保险的文官太守。其中太尉们负责带兵混日子,安抚们躲在城堡里面负责瞎指挥,转运相公管着军饷军粮,而州府军县的守臣们则管着民兵和民伕。而在这么一大群人上面,是没有一个能指挥全局的主帅存在的。即便有个什么宣帅,也只能指挥几个太尉,其他的安抚、转运、太守、监军,是不会听指挥的。而且这个宣帅的军法,也绝对用不到一个八品九品的文官身上。

        所以在宋朝的这套近乎胡闹一般的军事体制下,想要在对抗强敌的时候打得像样一点,君王临阵几乎是必须的。

        可是君王一旦经常临阵,就必然依靠武人而不是文官......谁敢带着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在战场上转悠?这不是在作死吗?

        赵楷一边说话,一边偷偷打量了一番陈记和秦桧,陈记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而秦桧却是一张深以为然的面孔......难道这个汉奸秦桧是真正赞同自己的?赵楷想想也觉得怀疑,秦桧一定是伪装的!

        不过即便秦桧是装的,现在也不能揭穿他,因为赵楷非常需要秦桧的支持——在赵楷这个小集团中,现在就只有秦桧、陈记和他本人一共仨进士。而秦桧比赵楷早三年中进士,比陈记早六年高中,资格最老,而且在加入赵楷集团前已经当上了左司谏,那可是高级言官!在一帮脑筋还没转变过来的宋朝武夫眼中,秦桧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陈司马,”赵楷知道自己还得说服陈记,于是又对他道,“你现在觉得孤王应不应该临阵讨贼?”

        “大王......应该临阵,”陈记瞄了一眼秦桧,只好违心的改变自己的意见,“不过刀剑无眼,大王还需小心。”

        赵楷点点头,笑道:“孤乃天选之王,岂是凡兵可伤的?而且要在战阵之上保全自己,消灭敌人,光靠一个小心也不够吧?还得好生整顿兵马,以便孤王可以如臂使指!”

        “大王所言极是,”陈记顿时明白了赵楷的意思,“臣建议大王先在陈桥驿整编各部,而后再北上抗金!”

        赵楷又点点头,然后笑吟吟地看着屋子里的一群武官,“诸将以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