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王在陈桥驿!(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二十章 ?王在陈桥驿!(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大宋宣和七年,腊月三十日,下午。

        今天是除夕之日,明天就是宣和八年的正月初一了......靖康之耻看来是不会再有了!

        因为宋徽宗不内禅,赵桓这个太子不登基,那么也就没有改元靖康的事儿了。所以靖康元年变成了宣和八年,如果赵佶一大家子再让金贼逮去五国城喝东北风,那也是宣和之耻而不是靖康之耻了。

        不过此时开封皇城之内的崇政殿上,官家赵佶和他的大臣们,却在这个金兵迫近的时候,露出了久违的轻松表情。

        这倒不是因为赵佶和他的大臣们的“怂病”有所缓解(这怂病不仅遗传,而且还传染),而是因为赵楷这个疯王终于带着他的几千人马在今天凌晨离开了开封府城,踏上了“北上求饶”的漫漫长路。

        且不说他的“求饶之旅”能不能圆满,他只要能离开开封府城,满朝的君臣就算长出口气儿了。

        因为这个郓王太疯魔了,居然敢带兵硬闯东华门,还逼着已经下了内禅诏书的官家收回成命。自古就听说逼人退位的,哪儿有强逼人当皇帝的?这简直太不像话了,而且都不像大宋官家的种了......虽然他长得和赵佶很像,但是这性子差得也太离谱了,也不知道随谁?

        就这么一个大王,还带着两三千精兵,住在皇宫边上,满朝大臣谁能安稳?哪怕是过去一直支持郓王夺嫡的那些人,现在大多也改了主意。

        这郓王要是当了官家,谁都没有好日子可过啊!

        虽然大部分朝臣都已经站在了赵楷的对立面,但只要赵楷带着两三千兵住在皇宫隔壁,就没人敢动什么不好的心思。

        现在可是宣和末年的宋朝,开封府城内除了怂包官家和大臣,就是几万个硬不起来的滑头禁军。真要关上城门内讧,没准就让那个疯魔了的赵楷再赢一局了。

        等到那时,赵楷不想当官家也不行了。

        而且大宋正牌的官家赵佶对这个逼自己继续当皇帝的儿子,好像也没什么不满,不仅没有什么密诏发出,还让内藏多给了赵楷30万“求饶费”。

        看这意思,官家还是意属郓王的。如果郓王可以求饶成功,太子一准就是他当了。

        可是这郓王也太不守规矩了!

        崇政殿内的重臣们正在斟酌着是不是要试探着参赵楷一本的时候,突然有人迈步出来班列,走到大殿中央,向官家赵佶行礼了。大家向那人望去,顿时就是一愣,那人居然是官家赵佶的第五子肃王赵枢。

        因为赵佶的第二子和第四子早殇,所以赵桓、赵楷之后就是赵枢了。现在赵桓在家装病,赵楷已经出了开封府城,因此赵枢就成了赵佶的众皇子和帝姬们的临时大哥。所以兄弟姐妹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他就得向赵佶报告了。

        “父皇,儿臣今天早上接到莘王府翊善和莘王府勾当内臣的上报,说昨日傍晚十二哥和到莘王府玩耍的十姐儿,在接到了一封郓王的亲笔信后,就一起离开王府,到今天早上都还没有回来......”

        这消息一出,满朝文武都给惊呆了......赵楷怎么把自己的一双弟妹给拐跑了?拐个弟弟也就罢了,赵植和赵楷是一母同胞,没准还是东华门之变的同谋,一起离开东京也正常。可赵楷为什么把个十几岁的帝姬也拐跑了?难道这个小丫头也是同谋?

        “什,什么?”赵佶闻言就是一愣,“五哥儿,你说什么?”

        “父,父皇,”赵枢也哭笑不得,“儿臣说三哥儿很可能把十二哥和十姐儿一起带走了。”

        “可他为什么把十姐儿带走?十姐儿是女子啊!”赵佶也是莫名惊诧——现在可是宋朝啊!女孩子家的名节还是非常重要的,哪怕是皇帝的女儿如果坏了名节,一样会愁嫁的!

        “这个......”赵枢眉头拧得紧紧的,“儿臣,儿臣猜想三哥儿许是......”

        “许是什么?”赵佶看见这儿子吞吞吐吐的,很有点恼火,“快说啊!”

        见他发火,赵枢一咬牙,一跺脚,就把自己脑补出来的答案和赵佶说了:“儿臣猜想,三哥儿许是想用十姐儿去和金贼和亲!”

        “和亲?”赵佶一拍大腿,差一点就给赵楷叫好了——这么好的办法,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又是纳款,又是割地,又是和亲......就差管金人的皇帝叫父皇帝并自称儿皇帝了!

        赵佶正在心里佩服儿子赵楷高明的求饶手段的时候,朝堂上已经有人炸毛了。

        “陛下,臣李纲以为绝对不能将帝姬用来和亲!帝姬何等尊贵,金人蛮夷何等凶残,怎可让帝姬侍奉金人之君?况且东京开封府城的守备日趋完善,守城将士战意高昂,令四方英雄勤王的诏书也已经发出......此时如果纳款和亲,一定会寒了天下英雄的心!”

        赵佶不用看也知道,反对纳款和亲的大臣一定是亲政行营使李纲。

        赵佶也不理睬这位开封府城内最坚决的主战派,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太宰李邦彦和少宰白时中。

        “陛下,臣李邦彦也觉得不应该和金人和亲......即便要和亲,也不应该由郓王殿下擅自做主!臣请陛下下诏给郓王,让他立即送还帝姬!”

        “陛下,臣白时中附议!”

        赵佶又把目光投向领枢密院事蔡攸,蔡攸苦着张面孔,“陛下,臣蔡攸也以为郓王所为有些过了,朝廷不应该一味纵容,否则必将尾大不掉。”

        李纲、李邦彦、白时中、蔡攸这四个两府宰执几乎一致反对赵楷的“和亲”之策,这其实代表着大宋朝廷中枢的风向已经在赵楷离开开封府后发生了根本改变。

        赵楷拐走柔福帝姬和疑似和亲的行为,只是给了朝臣们反对赵楷的借口......而以此为借口让朝廷下诏喝斥赵楷,并命令其送还帝姬仅仅是一个突破口。

        赵佶当然明白宰执们的意思,而且他也有点动心......是不是应该借着这个由头狠狠敲打一下赵楷这个有点疯魔的儿子?

        正在赵佶反复盘算权衡的时候,童贯忽然脚步匆匆的从崇政殿外走了进来,而且眉头紧锁,神色复杂。

        赵佶看见童贯这样,又一次紧张起来了,不等童贯行礼,就先开口发问:“童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金贼到了黄河北岸?”

        “官家,”童贯行了一个揖拜礼,然后就道,“不是金贼到了黄河北岸,而是郓王......”

        “郓王又怎么啦?”赵佶都慌了。

        童贯说:“官家,臣刚刚得报,今日午时刚过,郓王的军队就在陈桥驿扎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