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拐了一个妹子(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十八章? ?拐了一个妹子(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大宋宣和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年节将近。

        雪花仍然在飘飘扬扬的往下落着,天色也越来越暗,很快就过了黄昏。

        但是对于新年将至的开封府而言,这不过是一天当中最繁华的时段的开始。日间时还因为金贼大兵压境的消息和二十二日那天发生的宫变,而显得有些沉闷,而随着华灯初上,这座也许是当时全世界最繁荣的大都会,就突然变得喧嚣杂乱起来。随着州桥夜市、马行街夜市,以及开封府城内各处夜市的一一开放,整座城市,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种不真实的狂欢气氛当中了。

        的确是不真实!

        都要兵临城下了,都要国破家亡了,这开封城内居然还是一片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看这意思,那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赵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的襕衫,头戴东坡巾,一副士子模样,坐在一家靠近大相国寺的酒楼里面,不停的喝着茶。他现在还是不习惯喝酒,所以就以茶代酒,跑到和尚开的酒楼里喝茶了。

        没错,这座酒楼是大相国寺的和尚开办的......以肉菜闻名!宋朝大相国寺的和尚善于烧肉,而且还公开开了酒楼,专卖肉菜。这北宋开封府的大和尚还真是信仰坚定啊!

        当然了,赵楷到大相国寺来并不是为了吃肉。实际上他是来借钱的......向大相国寺的和尚借钱!

        北宋大相国寺的和尚不仅开饭馆卖肉菜,而且还拿长生库(吸纳信徒存款的银行)里面的银钱放高利贷......赵楷本来没想起这事儿,直到今天上午负责整理赵楷私产的朱凤英、潘玉莲告诉他,家里面还有一堆房产和田产没人照看时,他才想起开封府里还有大相国寺这样的好去处。

        所以就带着王晓德、秦桧、陈记、黄无忌等人,拿着府里的房契、地契,一并抵押给了大相国寺的方丈僧。当然了,郓王府是不能押出去的,王府是赐第,产权属于朝廷,赵楷只有居住权,没有所有权。要不然,他可就发了!

        不过即便不能把王府押出去,赵楷还是从大相国寺的和尚那里弄到了3万两黄金......加上赵楷从内藏库中提出来的330万财货和王府账房上的30多万,赵楷手头可算是有一笔巨款了!

        拿到金子之后的赵楷,并没有马上回府,而是让秦桧、王晓德二人和十来个卫士押着黄金回府去。自己则和陈记、黄无忌两人一起喝茶吃肉等人。

        明天,也就是腊月三十,赵楷就要带兵离开东京汴梁了。而且还是一大清早就走,也不会再入宫去和赵佶道别,更不会和自己的一群兄弟姐妹道别......只会悄悄的离开。

        虽然赵楷和他的那些兄弟们都不熟——他才来了半个月,除了赵桓之外还没和任何一个兄弟姐妹见过面呢,怎么可能熟?不过有一个兄弟和一个妹子,却是必须要见一见的。

        那个必须要见的兄弟名叫赵植,是赵佶的第十二子,今年十八岁,已经封了莘王。而那妹子叫赵多富,今年才十五岁,封了柔福帝姬,还待字闺中。他们俩都是赵楷的一母同胞,母亲都是已故的懿肃贵妃王氏。

        因为是一母所生,所以这对兄妹和赵楷的关系极为亲近而和太子赵桓不睦。赵楷当然想把二人带走,一起离开东京汴梁这个即将被金贼包围的大宋首善之城。这样等赵楷到了河北之后,也能多两个帮手——对,就是两个!赵植和赵楷一样文武双全,只要克服了遗传性怂病就可以大用了。

        而赵多富在赵楷的印象中胆子很大,从小就是个惹事儿精,带去河北一定有用......如果岳飞还没娶妻,正好把赵多富嫁过去!有她保护,秦桧一定不敢欺负岳飞。

        正想到要把妹子嫁给岳飞的时候,赵楷就听见一个少女声音远远唤道:“三哥儿。”

        赵楷闻声抬头望去,只见娉娉婷婷一个少女,身着一袭白衣,俏生生的立在赵楷所在的包厢门口,向他欢快地招手,明眸善睐,笑靥如花,十分动人。

        来人正是赵楷的嫡亲妹子,柔福帝姬赵多富。

        赵楷看见妹子当然高兴,冲她招招手道:“多富,快过来坐吧,哥哥已经让大相国寺的高僧们炖上了你最喜欢吃的东坡肘子。”

        赵多富秀眉一皱,显得很不高兴,“三哥儿又胡说,我甚(什么)时候爱吃大肘子了?还有,三哥儿不是一直唤我的小字,今日怎叫我多富了?”

        你的小字是......赵楷想了想,才记起自己这个妹子嫌弃“多富”这个名字俗气,所以特别喜欢给起小名,什么瑗瑗,媛媛,嬛嬛,念妹的起了一大堆。

        “念妹,不要堵着门,快些进去......此间人多眼杂,叫人认出了就不好了。”

        赵楷还没想好要管妹子叫什么,又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就看见一个神色慌张的大个子白衣少年拉着赵多富一起入了包厢。这少年长得也很俊,身高足有一米八几,面如美玉,目似朗星。只是这个大块头少年脸上的表情,却是慌得不行,进了门还不住往外面张望,好像外面有谁拿刀在追他似的。

        这个大个子少年不用说,就是赵楷一母同胞的大宋莘王赵植。

        “十二哥莫慌张,”赵楷笑道,“外头没有人盯你和念妹的梢。”

        赵植扭头看着自己的三哥,轻声细气的问:“三哥儿如何知道?”

        “我怎会不知?”赵楷一笑,“皇城司的一个亲事指挥还在我手里捏着,你和念妹一出门,就有我的人在暗中保护,如果有人盯梢,现在应该已经作古了!”

        赵楷现在还是提举皇城司,不过皇城司下面的大部分亲从官、亲事官都不听他的话了。只有黄无忌和王晓德亲自掌握的两个指挥,依旧在郓王赵楷的牢牢控制之下。

        而这两个指挥的战斗力,则比余下的九个指挥加一块儿都厉害——那九个指挥下面的人都是开封上班族。而黄无忌的指挥所辖都是西军出来的壮士,王晓德所管的指挥下面都是甘当鹰犬的游侠儿,所以赵楷现在仍然敢便衣简从离开郓王府。

        赵植闻言则眉头大皱——不是说没有人盯梢吗?你的人不算人吗?

        “坐吧,”赵楷冲两人笑道,“多吃些好酒好菜,吃完以后咱们还要赶远路,而且以后也不一定再能吃到如此地道的开封菜了。”

        “赶远路?”赵植一愣,“三哥儿,是你要赶远路,不是我们俩要远路啊!”

        赵楷笑道:“是我们一起走,一起去河北......明日寅时就走!”

        “三哥儿,你这是何意?”

        “三哥儿,父皇知道吗?”

        赵植和赵多富都惊呼起来了,他们可没想过要离开东京开封府这个人间天堂一般的好地方。

        赵楷看着牛高马大的兄弟和美得不可方物的妹子,笑了笑道:“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们只管跟着愚兄走就是了......有愚兄在,一定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们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