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如果金兵不肯退走呢?(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十五章 ??如果金兵不肯退走呢?(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金贼一日百里而来,不日就会兵临黄河北岸,而黄河又早就封冻成了平地,根本挡不住敌人。所以开封在下个月中旬前后就会被困......最终能否守住,一看朝廷是否坚定;二看我等在河北断敌后路是否成功。所以咱们应该抓紧一点,尽快出发,争取早日过河,也好早些收拢河北壮士!”

        就在“东华门之变”后的第五日的傍晚,赵楷在自己的王府当中,对着几个手下,侃侃而谈着自己的想法。

        这次宋朝朝廷的效率出奇的高,在“东华门之变”的第三日,就将拜郓王赵楷为河北兵马元帅并节制河北诸军、河北各州府、河北东西两路安抚使司、河北转运使司,有便宜行事之权的诏书明发天下。

        同时发出的,还有另外两封大诏。

        一是在东京开封府设立天子亲征行营,并且任命李纲为尚书右丞兼行营使,童贯、高俅、刘延庆为副使的大诏。

        二是号召天下豪杰之士和各地州府发兵勤王的大诏。看来官家赵佶想要摆出一个合天下之力保卫东京开封府、保卫大宋江山的姿态。

        除了这三份明发的大诏之外,赵楷还拿到了一封不能公开的密诏,密诏的内容是关于求和的。赵佶命令赵楷过河之后,就设法联络金人的统帅,寻求和谈的可能,并且许了最多三百万岁币和割让燕山一府的条件。而且还允许赵楷预付一年的岁币共三百万银、钱、绢帛给金人......和谈的条件虽然优厚,但是赵楷却压根没想过议和。

        又隔一日,整整三百三十万银、钱、绢帛,就被一箱箱的运到了赵楷的王府......比他当日向赵佶索要的数目还多出三十万贯钱,而这三十万是赵佶对儿子赵楷的犒赏。据护送这笔银、钱、绢帛过来的梁师成说,多出来的钱是用来打通求和之路的,也就是送给金军的统帅,考虑的还真是周到啊!

        这笔财货的数目太大,王府的账房和新成立的长史司忙活到今天下午,才把它们点验完毕,一一装车。

        赵楷想到这些财货,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扫了眼王府大堂上的几个手下。老将军何灌和他的两个儿子、狗头军师陈记、心腹爪牙黄无忌、密探头子王晓德、大奸臣秦桧、胜捷军过来的骑将向克,还有一个隐约记得是个抗金名将(也许是记错了,也许是同名同姓)的刘锜,全都济济一堂。

        这九个人,现在就够成了赵楷最核心的班底......只是这九个人中的大部分,都是被逼无奈跟着赵楷的。

        何灌父子被赵楷胁迫着带兵入宫,也就给自己贴上了郓王死党的标签!所以不得不跟着走了,不仅他们仨要跟着,连他们的家眷也都搬进了郓王府,等着和赵楷一起出发。

        陈记、王晓德倒是死党,但现在都有些忧色——两人都认为赵楷在前天的宫变之中,应该趁乱拿下皇位,而不是选择出镇河北。

        虽然官家赵佶现在非常倚重赵楷,也没胆量破坏东京城内“父子君臣,同心抗金”的团结气氛。但是金兵退走以后呢?最是无情帝王家啊!试问哪个帝王能容下一个会带兵逼宫的儿子?

        黄无忌和向克这两个哼哈二将也是赵楷的铁杆,不过他们俩却是乐呵呵的,似乎一点不担心赵楷在金兵退走以后失宠......因为他们俩都是真打过仗的,特别带着一千胜捷军骑兵回到赵楷麾下,有“向一刀”之称的向克向南开更是跟着童贯见识过金兵的悍勇。所以他们俩根本不相信宋朝可以很快拿到一个“澶渊之盟”,宋金战争有的好打了。

        郓王只要牢牢抓住军队,一个割据一方的藩王还怕没有吗?而且官家和太子的怂样他们都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而秦桧和刘锜则有点不甘心上贼船的意思......秦桧迫于赵佶的压力,不得不硬着头皮成了郓王府的长史。而刘锜则是恩主高俅发了话,让他“看着点”赵楷,这才不得不到赵楷身边。

        赵楷说着话,就瞄了向克一眼。

        向克和黄无忌一样,都是陇西男儿。区别只是黄无忌是西军世家的边角,母亲是麟州杨家的女儿,父亲则是一方土豪。而向克是真正出自行伍的虎将,黄面虬髯,身长力大,勇猛无双,特别善使长刀,所以要向一刀的浑号。这次他是带着麾下的一千胜捷军骑兵到赵楷这边来的。

        “大王......”向克明白赵楷的意思,开口道,“胜捷军是媪相用重金喂出来的精兵,向来是认钱不认人。他们在童贯那里拿惯了双份钱粮衣物,大王只要继续给他们发双份,再发一笔例物就是了。”

        所谓例物就是安家费的意思,北宋军队的士兵都是雇来的,拿钱打仗,见钱眼开,招刺(招兵)的时候得给招刺例物,开拔的时候得给开拔例物,上阵的时候当然也得给例物。

        一般来说,开拔例物就是平均一人十贯,胜捷军是精兵,当然得多给一些。

        “胜捷、亲从、亲事、侍卫步军、牟驼冈的马伕,都按照禁军上兵发双份钱粮衣物,”赵楷道,“开拔物例给二十贯!”

        “大王,给多了。”王府长史秦桧插话道,“现在府中的金、银、钱、布绢等财物,加在一起只有约三十三万贯。如果要给三千兵士一人发二十贯,一次就支出六万贯。禁军上兵的双份钱粮衣物每年至少得支持六十贯,三千人就是十八万贯......另外还有七千匹马需要养活(除了天驷监拨给赵楷的五千匹马,向克的骑兵还带来了一千多匹马,赵楷的亲从武士和他的王府中也有马),一年下来也得开支不少。大王的家底恐怕支撑不了一年啊!”

        这个秦桧虽然是奸臣,而且还很不情愿到王府当官,但是这家伙办事效率倒是挺高,刚刚上任,就已经摸清了赵楷的家底——原来赵楷也是个贪官!家里面光是金、银、钱、布绢这些财物(不包括朱凤英的陪嫁和私房)加一块就有四十多万!如果再算上古玩字画,土地房产这些个,恐怕一百万贯都不止!

        以赵楷的俸禄和公使用钱,即便不吃不用,这些年也不可能攒出那么多的钱财!

        可见赵楷在提举皇城司任上可是捞了不少......

        不过即使赵楷能捞钱,也很难支撑一支军队的花销。

        “不是还有官家从内藏库中拨出的三百三十万财货?”赵楷笑着,“而且河北转运使也归本王节制,转运使司库中怎么都有个上百万积攒吧?”

        “这......”秦桧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说吧,”赵楷皮笑肉不笑道,“长史是孤所倚仗的文臣,有什么不能说的?”

        秦桧闻言却想:这位大王为什么那么看重我?难道是因为我的文章做得好,字儿也写得漂亮?唉,就不知道这份看重最后是福是祸了。

        想到这里,秦桧一咬牙,就跟赵楷说出了心中所担忧之事,“大王,那臣就直言了。河北运使毕竟是朝廷的大臣,不是大王的家臣。而大王一旦离开东京,就,就是一方藩王了!而本朝素来是忌惮藩镇的......”

        赵楷笑道:“长史放心,只要孤王可以哄退了金兵,我父皇一定会立我为储君的。而且河北转运使蔡懋是聪明人,一直都是支持孤王的。有他在,自可事半功倍。”

        赵楷可不是孤家寡人,他觊觎储位那么多年,又得到赵佶的支持,当然有自己的一帮人。陈记、黄无忌、向克、王晓德等人只是最核心的心腹。在他们外围还有一大群的支持者,包括西府大相公领枢密院事蔡攸,掌握兵权二十年的媪相童贯,还有那位因为家里的柱子长了白蘑菇(玉芝,据说是祥瑞)而被赵佶罢官的前任太宰王黼,都是赵楷的支持者。而河北转运使、判大名府事的蔡懋虽然不是赵楷的死党心腹,但也是在赵楷这边下过注的人。

        秦桧轻轻点头,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果大王真能退了金贼,官家自然会倚重大王,可如果金兵不肯退走呢?”

        是啊!

        金兵不肯退走,最后又把赵佶、赵桓给逮走了可怎么办?赵楷叹了口气,也不言语了......

        想到这里,赵楷叹了口气,道:“到时候再说吧......咱们接下去商量一下出发北上的事情。童太师派人来告,他已经在牟驼冈替孤王选了5000匹良马,其中包括100余匹种马和2000多匹强壮的母马,有不少还怀了马驹,明日就会送来。一起过来的还有几百名善于养马的马伕和一百车马料。有了这些,咱们后天就可以出发了!”

        “后天就走?”秦桧一愣,“后天可是腊月三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