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娘子不哭,我们一起去抗金!(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十一章 ??娘子不哭,我们一起去抗金!(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皇城,崇政殿。

        随着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这场“逼父抗金”的东华门之变,终于到了圆满收场的时候了。

        说实话,在今年这场变故当中,赵楷、赵佶,还有一群哄着赵佶内禅跑路的臣子,好像个个都有错啊!

        赵楷身为提举皇城司的大宋亲王,维护父皇赵佶的皇位是他的第一要务。所以他听说赵佶被一**臣又哄又骗的要禅位了,立即带着皇城司亲从官入宫是完全合理合法的。可是皇子带兵入宫逼父,而且还说自己要效仿李世民......呵呵,这事儿搁在哪朝哪代都有点悬啊!

        而那些劝退官家赵佶的两府重臣,冷静下来一琢磨,同样觉得自己的地位有点悬了!

        他们这些为人臣的,不管用什么理由,都不应该劝退君父啊!

        更不应该的是,他们的劝退还失败了,赵佶现在仍然是官家,而他们所力捧的赵桓则哭着喊着不肯当官家......如果拿历朝历代的史书出来看看,他们这些人未来的前景,恐怕都不大好啊!

        赵佶当然更不好了!从实行联金灭辽的国策开始,这位大宋官家就昏招连连。仗不好好打,兵不好好练,后勤保障也乱成一团,河北两路地方的防御也没认认真真的搞。而且还把维持燕山府防线的希望寄托在郭药师身上,结果郭药师一叛,北方燕云防线完全崩溃!金贼大军一日百里,飞速南来。

        在这个情况下,他这个官家考虑的不是怎么抗金,而是怎么逃跑!如果不是赵楷来了个逼父抗金,他的官家现在都没了,而大宋江山恐怕也得送了人。

        官家当到这个份上,不用说也是威信扫地了......

        至于赵桓这个冤大头倒没什么大错,除了比较怂......但是怂也不是罪过啊!他好好的在家怂着,父皇让人招他入宫接旨,他马上就来,结果正好撞上一场宫廷政变。而这场宫廷政变的目的,恰恰是阻止父皇赵佶禅位给他。

        现在他不仅官家没当上,连太子的位子眼看也要不保了。而自古以来被废的太子,又有几人能够善终?

        真是想想都伤心啊!

        正在赵桓暗自落泪的时候,他爹赵佶突然开口说话了:“今日多亏三郎引众入宫,否则朕不复为官家乎。太子体弱多病,三郎此去河北,当勉励之!”

        这话说的赵桓心惊肉跳啊!

        就在这时,他耳边忽然传来了耿南仲的声音,很轻,但赵桓还是可以听见,“装病,装病......”

        赵桓听见这话,顿时就明白赵佶的意思了,是要他装病避祸啊!赵桓的演技也不错,立即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就差当场吐血。这把赵楷给吓了一跳,连忙远远望着兄长,一脸关切地问:“大哥怎么如此咳嗽?是不是肺不好?有没有发热?要不要带......”

        他想说带口罩......话到嘴边才觉得不对,这个赵桓在历史上好像挺长寿的,要不然岳飞后来怎么嚷嚷“邀还二帝”?他突然咳得那么厉害,该不会是装病吧?

        赵桓这个时候一边掉眼泪一边说:“三郎英雄少年,愚兄年老且病,恐天年将近,若三郎南归,吾为太乙宫主足矣,不敢期望其他。”

        年老?赵楷眉头大皱,这家伙才二十几岁,怎么就年老了?就连他爹宋徽宗现在也不敢说老啊!

        赵佶望着赵楷,苦笑道:“三郎,朕亲自送你出东华门,再下旨嘉奖你今日忠孝之举如何?”

        这是不想留他在宫里过夜了!

        不过赵楷本来也没打算通宵守在皇宫里,他家里还有一个仙女一样的小姐姐呢!另外,他今儿的这番闹腾,其实就是为了“北上抗金”。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当然要尽快走人。不仅不留在宫里,连东京汴梁也不能多呆......倒不是害怕赵佶、赵桓起什么坏心思,而是害怕金兵围城。

        虽然赵楷特别有种,不怕金兵,但是被围在城里哪儿都去不了,可就没法去河北领导全民抗金战争了。

        所以父子两人,很快就手拉着手,有说有笑的出了崇政殿,出现在殿外上千名官兵和内侍卫眼前——赵楷一开始只带了300人闯东华门,又在东华门外捎上了何灌的300人,所以刚开始时,总共有600人到了崇政殿外。不过随后又有三百来个亲从第五指挥的官兵开过来,还有一些其他各指挥的亲从官、亲事官自发过来集中。

        而这千余人看见赵佶、赵楷父慈子孝,全都一起高呼万岁。

        赵楷则趁机向他们宣布:“官家不禅其位,不离东京矣!孤以受命总河北军政,将提河北百万壮士与金贼一决生死,诸位愿与楷共建大功,同享福贵否?”

        “吾等愿随大王!”

        “吾等愿赴河北......”

        崇政殿外的壮士又是齐声高呼——他们虽然都没明白这位郓王殿下到底在搞什么?但他们都知道,自己已经上了郓王的贼船了......

        赵楷心中欢喜,扭头对赵佶言道:“父皇,儿臣此去河北必能成功,还请父皇努力守城!”

        赵佶眉头微皱,对赵楷说:“三郎,还是要尽快议和......可以花钱免灾,就不要想着沙场建功了,本朝实在不善用兵取胜啊!”

        赵楷也有些无奈,但也只好点头称是,随即就辞别了赵佶,带着崇政殿外的1000余人一起出了皇城,然后浩浩荡荡的向胜捷军的大营而去——赵楷现在拿着赵佶的手诏,还有童贯的手令,正好趁热打铁,将前任亲从第五指挥使,现任的胜捷军骑兵正将向克指挥的1000名骑兵拉走。

        之后,赵楷又去了趟皇城司的衙门和大营,那里储存着大量甲胄、兵器,还有许多箭镞,还有亲从第五指挥600将士的行李和私产,还有一些官兵家眷也住在那里。统统都得带上,再一起开进郓王府。

        赵楷还得在郓王府居住几日,等拿到内藏库拨出的300万两白银和牟驼冈牵来的5000匹马,才能离开开封府去河北东路的大名府,在那里领导抗金。

        而那么多全副武装的战士,还带着家眷,牵着战马,携带者行李,呼啦啦的往郓王府一挤,顿时就是一片鸡飞狗跳。

        当时天色已黑,守在王府后宅的郓国夫人朱凤英一时没弄清状况,还以为赵楷已经失败,来郓王府的兵丁是要抓自己的,顿时就指挥一个小妾和两个丫鬟把自己躲藏的寝殿的大门给堵了。赵楷在一个内官的引领下到来的时候,就听见朱凤英在里面又哭又闹又唠叨呢!

        “呜呜,你们不要进来,我姐姐是太子妃,我家大王是官家最宠的儿子,即便获罪,也有再起的可能......况且我家大王已经疯了好几日,今日所为之事,绝非其本意,官家明察秋毫,一定会饶恕大王的......你们不能欺负我的......”

        赵楷一听这话就大为恼火,在门外大吼:“娘子不哭了,是为夫回来了......为夫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稍后为夫还要北上抗金,娘子,我们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