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只要金兵不来,岁币要多少都行(加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九章 ?只要金兵不来,岁币要多少都行(加更,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看见太子赵桓大哭着连滚带爬入了崇政殿,包括赵佶在内的大部分人都是一愣。

        噫!这不是太子殿下吗?居然还是个活的!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李世民”在玄武门忘记杀“李建成”了?

        想到这里,大家又看了看郓王赵楷,发现赵楷正皱着眉头在端详着赵桓。原来赵楷这个宋朝李世民功夫没到家,只学会了逼父,还没学会杀兄啊!

        赵楷看见赵桓哭哭啼啼的模样,也只能一声叹息了。他虽然没想过杀掉赵桓,但也没打算让他继续蹦达。而是想逼着赵佶下诏废黜太子,再把赵桓远远打发了,要么去四川,要么去广东。总之别在赵佶身边,免得这个怂包官家在自己北上抗金后,再把烂摊子甩给赵桓自己跑路。

        可是他因为穿越后遗症,脑子晕晕乎乎的。而且发兵逼宫这种事情他实在也没什么经验,居然忘记派兵去封锁太子的府邸,也没派出心腹去封锁皇城六门。

        皇城六门当然在赵楷主管的皇城司的控制下,但是皇城司里面“打卡上班”的开封上班族占了多半。真正能跟着赵楷干点大事的,也就是黄无忌的亲从第五指挥的几百人,他们都是从西军里面选出来的,大多上过战场,也愿意卖命搏个富贵。而且他们的家眷大多不在开封,就算搞砸了还能跑路......如果赵楷派出几十个第五亲从指挥的亲从官去把守皇城六门,那么太子现在根本进不了崇政殿。只能乖乖在家等着被流放!

        赵桓也瞧见赵楷了,瞧了一眼就害怕了......看着太凶了!顶盔披甲,带剑上殿,这是要杀人啊!

        一想到那个剑有可能往自己身上戳,赵桓就哭了一个稀里哗啦啊!

        不过哭归哭,赵桓的头还没昏,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得逼着老爹赵佶继续当官家!

        只要赵佶还是官家,自己就还有希望当一个安乐富家翁。如果赵楷当了官家,即便不给自己一杯杯鹤顶红品鉴则个(一下),也得把他远远的流放到苦穷之地去......

        所以他就一边哭一边大喊道:“父皇,您老家才四十四岁,正是春秋鼎盛之时,怎么能内禅退位呢?而且儿臣年幼福薄,胆小体弱,既没有文采也没有武略,国难当头之际,怎敢当官家?儿臣要当了官家,大宋会亡国的!

        如果父皇一定要内禅,还是禅给三哥吧,三哥文韬武略都远胜儿臣,一定可以退敌保国......”

        赵佶点了点头,又看着自己的三儿子,“三郎,你看看,你大哥都要你当官家了,不如你就当一当吧......”

        “父皇!儿臣也不能当这个官家!”赵楷哪里肯接这个烂摊子,连忙摇头道,“如今国难当头,抗金才是我等父子兄弟需要考虑的头等大事。所以请父皇不要再考虑内禅而去了,否则军心民心一起去了,大宋就要灭亡了!”

        听他怎么一说,殿上亲近赵桓的大臣们都长出了一口气。赵楷都说“父子兄弟”了,说明他暂时不会杀赵桓,也不会治赵桓的“造反罪”了。

        如果赵桓没有什么大罪过,那么他们这些亲赵桓的官员也就不担心被牵连了。就可以轻轻松松的看赵家父子兄弟仨怎么把皇位当蹴鞠来踢了,这样的热闹可不常见啊!

        而且赵佶这个不负责任的官家看起来也没跑了,他不跑......大宋一时半会儿就灭不了,他们这些人的荣华富贵可就有保障了!

        赵楷也瞅见这帮看热闹的大宋朝臣高官了,大声道:“诸卿都是国家的栋梁,父皇的股肱,现在不说话,难道要等金贼打进东京城再说吗?”

        被赵楷一番提点,这帮正看戏的大臣才反应过来,由李邦彦、蔡攸这两个东西府的头头领着,一快儿给赵佶跪了,一起大声上道:“臣等恳请官家以祖宗基业、天下苍生为重,亲率王师固守东京,以保大宋江山、天下苍生!”

        ......

        崇政殿内,朝会还在继续召开。

        虽然赵佶内禅跑路的事情已经黄了,但是抗金的难题随即就摆在赵楷跟前了。他现在得趁热打铁,把抗金图存的大方针敲定。同时也得把河北东西两路兵马元帅的职位拿下,还要得到开府建衙、自辟僚属、节制河北东西两路诸军州府县、节制河北东西两路诸军等权力、节制河北转运使等权力......也就是把河北名义上的军政财权全部拿到手中!

        至于赵楷实际上能抓到多少权力和军队,就得看他的本事和气运了。

        另外,赵楷还得替赵佶搭建一个守卫东京城的草台班子,然后由他们尽速制定守城方略。现在金兵的东路军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逼近东京开封府,估计在明年正月间,大股的金兵就要通过冰封的黄河,冲到开封府城外了!

        如果在金兵到了之前,开封府没有做好准备,那么即便赵佶这个官家没有跑路,战局恐怕也乐观不到那里去。

        “父皇,”赵楷对有点失魂落魄的赵佶上奏道,“东路金贼南下速度极快,一日百里怕都不止,儿臣估计在明年正月间,金贼大兵就能到东京城外了。”

        “什么?明年正月!”赵佶一听就更害怕了,“今日已经是腊月二十三了......”

        “是啊,”赵楷道,“所以事不宜迟,不如今日就定下抗金的大计吧!”

        “大计?”赵佶问,“三郎有何退敌妙计,快快道来!”

        “父皇,”赵楷道,“儿臣哪有什么妙计?儿臣只是建议父皇就在今日下定决心,并且颁布诏令,成立东京御营和河北元帅府,分别指挥东京及周围地区防务和河北东西两路的抗金事宜。

        另外,今日还须决定抗金的大方针!儿臣的建议是......南守北扰,以战谋和。”

        “谋和?如何谋和?快快说来!”

        赵佶听见“谋和”二字,精神立即就好了不少。

        赵楷其实压根就没想要和。不过他也知道赵佶的怂样,如果不给他一点卖国求饶的希望,没准自己前脚北上,他后脚就逃了!

        “父皇,”赵楷道,“儿臣的想法是以战谋和......先有战,而后才有和!而儿臣的战法,则是在南线守备东京开封府及周边的一些坚固城池,并实行清野。同时儿臣亲赴河北,在金贼返回的必经之路上布防清野,断敌归路。

        只要我们在南线可以守住东京城,在北线可以阻断金贼退路。那么要达成一新的澶渊之盟,也就不是难事了!儿臣觉得,金贼南下,其实就是图财。如果要图咱们的土地,就该在河北慢慢啃,不该进军那么神速。”

        这番话自然还是安慰赵佶的。

        “好好!”赵佶连连点头,“澶渊之盟好啊,应该快快缔结一个新的......三郎,你北上后也别只顾打仗,还要寻找机会和金贼接触。天下不安,苦得终究是黎民百姓,如果能出点岁币买个平安,也是一件美事儿!”

        这就想花钱买平安了?赵楷心说:你个昏君又在做白日梦了!

        不过赵楷嘴上还是满口答应着:“儿臣遵旨,儿臣一定想办法尽快去和金贼谈判。”

        “好!”赵佶道,“那朕就封你一个请和使兼河北兵马元帅......请和在前,兵马在后,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