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大宋的官家居然没有人要当了!(求收藏,求推荐)

第八章 ??大宋的官家居然没有人要当了!(求收藏,求推荐)

        崇政殿内,官家赵佶正把皇位往赵楷手里硬塞的时候,他的太子赵桓,正跟着何灌之子何蓟兴冲冲的走进东华门。

        此时东华门外已经没有三衙兵堵门了,不过何蓟和赵桓都没有多想,还以为大局已定,所以两府相公们就让三衙兵撤了,毕竟在东华门外摆那么多步军也不好看,容易让人联想到宫变。

        而守卫东华门的几个皇城司亲从官也是妙人。瞅见太子跟着何蓟来了,既没有不让他们入内,也没有抓捕他们,而是和往常一样殷勤迎他们入宫——如果赵楷成功了,这几个老油条就会说他们是骗太子入宫!如果赵楷失败了,那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赵桓和何灌,以及几个太子身边的小黄门,还有太子的老师耿南仲等人,就高高兴兴的入了东华门,然后就脚步匆匆的往崇政殿而去。

        这赵桓只比赵楷年长一岁,不过看上去却老得多,好像有三十岁的样子,而且还有点虚,路走得急了些还有些气喘。

        赵桓的老师耿南仲虽然已经六十多岁,须发一片雪白了,体力却比赵桓要好,又加上身逢喜事,倒是劲头十足,脚步飞快,一边走还一边叮嘱自己的好学生。

        “殿下,待会儿接旨的时候一定记得要推辞三次,这叫三揖三让,显得您谦逊有德......”

        赵桓努力憋着笑意,连连点头道:“知道了,知道了,孤知道规矩,孤待会儿就装晕,哭昏过去,麻烦先生找人抬着孤上御座。”

        “就该如此!”耿南仲又道,“殿下,这次您可以提前即位,全靠吴敏、李纲二人。您即位后,一定要有所表示。吴敏已经是门下侍郎了,再提一提就是少宰了(右相)。李纲现在是太常少卿,您可以赏他一个副相。”

        “就依先生的话。”赵桓点点头,又问道:“听说那李纲通晓兵略,有他在东京便可无恙?”

        耿南仲笑道:“李伯纪文人一个,懂甚兵略?只是为人强横,可以制住下面的军将。若真要守一守东京,倒是可以让他督军,但也别期望太多。”

        听老师说到“守东京”三个字,赵桓脸上的喜悦就消失了大半,眉头也渐渐蹙了起来,低声道:“让他当东京留守如何?”

        让李纲当东京留守的意思,当然是赵桓这个大宋下一任的官家也准备要跑路了!

        “殿下,”耿南仲当然明白赵桓的心思,也知道他是个怂包,于是就压低声音,“此事不可操切,得让道君皇帝先走,然后才能安排。否则道君皇帝余威犹在,也许会......”

        赵桓低声说:“知道,知道了.......”

        师生二人一边商量一边赶路,也没往前看,只是跟着两个引路的小黄门走着。忽然两个带路的小黄门不知怎么就停住了脚步,然后跟在后面的赵桓一个没刹住,差一点就撞在那小黄门的后背上了。

        赵桓有些恼怒,刚想开口呵斥一句,抬头一看,就被眼前的场面给吓呆了。原来他现在已经走进了崇政殿外的院子,而院子里面,崇政殿的周围,挤满了全副武装的亲从官(亲从指挥的兵将称亲从官)和三衙兵!

        六七百兵将围着崇政殿......这架势看着有点像政变啊!

        这些人也发现赵桓他们来了,全都瞪着眼睛,愣愣的看着这位太子殿下,一时也不知所措。

        这次“东华门之变”是匆忙之间发生的,事前根本没有仔细谋划,甚至连始作俑者赵楷的头脑还因为“穿越后遗症”的原因,没有完全清醒。所以赵楷这边也没有想到要抓捕或是诛杀太子赵桓,如果不是赵桓自投罗网,接下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此时在崇政殿外带兵的是皇城司的王晓德和何灌的次子何藓,他们俩也和其他人一样,早把太子赵桓给忘了。现在忽然看见赵桓出现,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两伙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全都一动不动,场面真有点诡异。

        不过这种诡异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太久,就被何灌的长子何蓟打破了,他瞧见自己的兄弟和赵楷的心腹管勾皇城司公事王晓德在一块儿,好像很亲热的样子,于是就大声发问:“何二郎,你怎带兵入了皇城?大人身在何处?”

        何灌的次子何藓也是个大嘴巴,听到兄弟发问,就照实回答:“大郎,大人和郓王殿下一同在崇政殿内,正在劝说官家收回成命,不要内禅,好好当他的官家。”

        什么?不要内禅......赵桓听了这话眼前就是一阵金星直冒,头脑一片空白。他的老师耿南仲则马上嚷嚷了起来:“何灌一介武夫,怎敢勾结亲王阻拦内禅之事?欲造反乎?”

        王晓德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大呼道:“耿学士莫要胡言,自古以来迫着天子退位之人才是反贼,保着天子坐稳大位的肯定是忠臣啊!”

        他这话在哪儿都没错啊!逼皇帝退位、劝皇帝退位、骗皇帝退位......或者用别的什么办法把皇帝老子从位子上拉下来的人,肯定是乱臣贼子啊!

        饶是耿南仲那么大的学问,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好像也是乱臣贼子啊!

        这个时候还是赵桓却急中生智,忙张开喉咙冲着崇政殿内大呼:“孤也是来劝父皇坐稳大位的......孤是孝子,孤要面见父皇!父皇,儿臣赵桓求见!儿臣垦请父皇收回成命,儿臣还小,当不了官家的......”

        赵桓的呼喊声传入了敞开了大门的崇政殿,此时崇政殿内,大宋朝的另一位纯孝之子赵楷,正在苦口婆心的劝说赵佶收回成命——因为就在刚才,赵佶已经宣布要把皇位传给他!

        面对这样的好事儿,赵楷这个纯孝之子当然是坚决拒绝的!

        他的头脑虽然还有点晕晕乎乎,但是也知道赵佶这个怂包老爹也不会无条件的交出皇位。

        赵楷如果想接盘,就得让赵佶跑路去东南......赵佶被赵楷提了醒,一定会把皇位捏到最后,等到临出东京城的时候再交给赵楷。到时候赵楷想要拦着赵佶不让走都不可能了!

        而赵楷一旦接了盘,就会被困在东京开封府内,被一群怂包文官包围,手头也没多少能打的军队,根本当不成李世民,搞不好只能当个天子死社稷的崇祯了。

        而且赵楷不是赵桓,后者是名正言顺的太子,而赵楷只是一个觊觎储位的亲王。如果赵楷突然挤掉赵桓接受赵佶内禅,成为了大宋的新官家,多半就被人当成篡位夺国的乱臣贼子了,到时候有没有天下勤王之兵来救都不好说了。

        另外,赵楷有他自己的抗金方略。就是“逼父抗金”、“北上抗金”和“持久抗金”,而不是呆在东京开封府城内当个跑都不容易跑掉的宫中天子。

        所以此时崇政殿内,就出现了让大宋满朝文武都哭笑不得的场面——官家的宝座被一对父子推来推去,好像个烫手的烂山芋!

        就在两父子忙着上演父慈子孝让皇位的大戏时,太子赵桓就哭喊着进了崇政殿,而且他的立场居然和赵楷一样——也是坚决不当这个大宋亿万子民的官家!

        大宋的官家居然没有人要当了,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