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孤家带兵来尽孝(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五章 ???孤家带兵来尽孝(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何灌,尔可认得孤王?”

        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的赵楷怒目圆睁,手中长枪一指站在前方石桥上的何灌,大声喝问。

        而何灌则愣愣的摇摇头——真不认得!你是谁啊?居然那么有种,带着两三百兵马就来闯东华门。大宋朝开国到现在,好像还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呢!

        看见何灌摇头,赵楷也有点发愣,这个何灌和自己认识啊,怎么摇头呢?难道是因为当了掩护昏君逃跑的奸臣,所以就翻脸不认人了?

        “何仲源,你可认得黄某人?”一个骑马紧跟在赵楷身边,长了张国字脸的长大汉子怒喝了起来。

        何灌一看那人的面目身形,倒是马上就认出来了。这人原是西军的厮杀汉出身,投了童贯的胜捷军,现在当了亲从第五指挥指挥使的黄无忌。

        看见何灌点了点头,黄无忌又伸手一指赵楷,张开喉咙大呼:“何仲源,你可看清楚了,这位是提举皇城司的郓王殿下,现在率领亲从第五指挥300步骑入宫值守,你快快让开道路,不要耽误了殿下入宫!”

        何灌听了黄无忌的话,忙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会儿黄无忌身边那个须发凌乱,面颊发红而且有点肿胀(这就是打肿脸充胖子啊),双目露着凶光,还披着连环甲,持着长枪的长大男子。这才发现,这个点疯颠的家伙好像真是郓王赵楷。

        郓王殿下这是怎么了?平日里他可是个文质彬彬的才子王爷。虽然手握皇城司的数千兵马,但从没有在公开场合以武士形象示人,更别说像今天这样杀气腾腾的......他这是要杀谁啊?不会是要杀老夫吧?

        想到这里,饶是身经百战的何灌都有点头皮发麻了。不过他还是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于是就冲着赵楷抱了抱拳,“大王,臣奉命在此戍守,无令不敢放殿下入内......”

        “一派胡言!”赵楷的狗头军师陈记大喝一声,打断何灌道:“谁人不知大王乃提举皇城司,宫禁门户,乃是大王职守。尔乃管军,怎敢阻大王率亲从武士入卫皇城?尔可知何为祖宗家法?”

        陈记说的没错,大宋朝哪有三衙管军带兵阻挡提举皇城司入宫的事儿?这事儿搁平时都够得上造反的罪过了。就算何灌奉命来东华门外布防,但是也没有让他阻挡赵楷入宫旨意啊!

        而且陈记也不是空口白话在讲道理,他还带着“人证”——300个披坚执锐的彪形大汉,只要赵楷一声令下,立即就能让何灌知道什么是真道理!

        而何灌身后虽然也有300步军司的人马,但是这些人并没有披甲,也没携带长柄的武器——他们这些人,包括何灌在内,其实都没有在东华门外和皇城司的亲从官开战的胆子。

        这是在宋朝!

        何灌要真带着300步军司精兵在东华门外砍人大获全胜,回头赵桓当了官家一定弄死他!而且跟着他砍人的步军司兵丁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都得发去前线送死......何灌当了四十年厮杀汉,老江湖了,而他带着的300兵丁都是油成精的开封兵,这帮人怎么会不知道大宋官家最忌惮的是什么?

        所以他们干脆不披甲,不带长兵器,不带弓弩,也不入东华门。两府大相公有令,他们意思一下就行了。如果要真打了,那就对不起了,没带趁手的家伙,得回兵营去拿......

        不过何灌现在还不能带兵回去“拿兵器”,因为他还有个坏消息要告诉赵楷。

        他又冲着赵楷抱了抱拳,“臣何灌刚刚得到消息,官家已下诏传位于太子,大事已定,大王来晚了!”

        听了何灌的言语,跟着赵楷一起过来的陈记、黄无忌、王晓德三人的气焰一下就下去大半了,脸色也都大变。

        因为传位诏书一下,赵桓就不是太子,而是嗣皇帝了!

        大义名分已经归了赵桓,如果赵楷再要闯宫,那就是造反了。如果郓王赵楷的还是原装的,这会儿就该失魂落魄的回府去准备当绿帽子王了。

        如果现在这位赵楷的思想再成熟一点,比如换成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那根本就不会有现在这一幕发生——不想当绿帽子王很简单,带着朱凤英和少量的心腹逃出开封府即可。在外面眯上几个月,躲到开封二次被围后再跳出来高举抗金大旗,照样可以捡个官家来当。

        可是这个赵楷既没有原装赵楷那么怂,也不够老奸巨猾,他拥有的灵魂还只有17岁,而且非常确信自己就是上天选中的英雄!

        天选的英雄哪儿能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等着开封府陷落,等着自己的妹子们变成敌人的玩物?

        “哈哈哈!”赵楷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把身边有点不知所措的三个人,还有跟前的何灌都吓了一跳,也把东华门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天子乃九五之尊,享尽世间荣华,富贵至极。尧舜之后,还有谁肯将天子之位禅让他人?所谓禅让之事,都是被乱臣贼子所迫......况且我父皇春秋鼎盛,再当三十年天子也不见得到了时候,现在又怎肯将尊位让出?所以我父皇一定被乱臣贼子逼迫,才不得不让出皇位的!”

        说着话,赵楷就把手中的长枪对准了何灌,摆出一副要策马上前交战的姿势,可把老将军给惊着了——真要打啊!

        郓王真要引兵夺门入宫啊!这还是大宋的郓王吗?

        看赵楷就要驱马向前,何灌马上就觉悟了,郓王殿下说得有道理啊!

        他赶紧大喊道:“且慢,大王且慢,大王既然提举皇城司,自然可以入宫面见官家。灌外臣,岂敢阻拦,臣何灌马上带兵回营......”

        赵楷也松了口气,他还没杀过人呢,真要动手还是有点心慌的。而且他的马上功夫还没完全“恢复”,摆摆样子还行,真要骑马打仗,说不定就跌下去了。

        “大王,不能放他走啊!”这个时候,赵楷的狗头军师陈记突然开口提醒,“何灌是侍卫步军都虞侯,手握重兵,如果放他离开,说不定会调来大军!”

        赵楷又用枪尖一指何灌,“何太尉不如随本王一起入宫!”

        何灌吸了口凉气,哭丧着脸问:“不知大王入宫之后意欲何为?”

        赵楷正色道:“当然是奏请父皇收回成命,好好当大宋子民的官家,带着大家伙一起守住开封,保住咱们汉人的江山!”

        你就装吧!

        何灌对赵楷的话他是一句都不信的,这位大王担了那么大的干系,都到了带兵夺门的地步,怎么会不对皇位起心思?即便不会马上夺位,也得先把太子的位子抢到手吧?

        不过心里明白,但是嘴上还是得讲场面话,于是就向赵楷行了个揖拜礼:“大王忧国忧民,老臣十分佩服,愿附骥尾,同保大宋。

        “好!”赵楷重重点头,又昂起头颅望着何灌身后的三百步兵,“尔等步军都是大宋的好禁军,可愿与孤一起入宫恳请官家收回成命,共保大宋?”

        “我等愿随大王!”

        “我等愿保大宋!”

        “我等愿随大王入宫!”

        三百兵丁哪里敢说半个不字?会被人砍的!而且他们的家眷大多住在开封城内或开封附件地区,当然不希望赵佶跑路——赵佶哪怕先退位后跑路,也会大大动摇人心,还会带走开封府城内最精锐的胜捷军(童贯的军队)护驾,到时候开封府的防御一定会被大大削弱,能不能守住真不好说啊!

        赵楷又是一阵大笑,然后用枪尖一指半开半闭的东华门(守东华门的也是皇城司的亲从官,他们当然不会阻止赵楷入宫),大声喊道:“诸君,都随孤入宫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