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朝廷出了乱臣贼子怎么办?(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第三章 ??朝廷出了乱臣贼子怎么办?(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大,大,大......大王?是您吗?”

        问话的是个相当长大的汉子,二十七八岁年纪,乌帽绿袍,腰悬长剑,国字大脸,眉目英挺,一部络腮胡须,修剪的非常整齐。乍一看就知道是个武艺了得的赳赳武夫。

        这人正是郓王赵楷的头号心腹打手,武翼郎,带御器械,皇城司亲从第五指挥使黄无忌。

        这个赵楷的头号心腹打手现在居然没有认出自己的主公赵楷!这倒不是黄无忌黄大打手瞎了眼,而是赵楷的变化和几日前差了太多。

        首先是穿着风格完全变了。人靠衣装马靠鞍嘛!赵楷长得很像赵佶,都是长大个子,还不是细长条,而是魁梧型的。不过他平日都是一副书生打扮,一脸的胡须也修得整整齐齐,脸蛋上总是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个儒雅文弱的读书人。

        而现在的赵楷居然脱掉了宽衣大袖的文人服饰,换上了窄袖圆领长衣,还在袖口套了护腕,长衣之外还披了一件连环甲,还在腰腹部罩上了袍肚,一条黑色的犀牛皮腰带系在袍肚外面,腰带上还悬了一柄长剑。完完全全是一身武人打扮了!

        其次,赵楷的容颜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胡子好几天没修剪,变得拉碴起来,脸也“胖”了一点(打肿的),而且泛着红光,双目则布满血丝,看上去凶残狰狞,好像要杀人的样子。

        因为赵楷的变化着实有点大了,所以黄无忌这个心腹一时竟然没有认出来。

        “黄无忌,我就是赵楷!你怎不认识了?”赵楷瞪着眼珠子看着黄无忌,“现在亲从第五指挥有多少人在营?”

        皇城司亲从第五指挥是赵楷的心腹嫡系,共有六百余人,全都是童贯帮着赵楷从西军中募集来的勇士,人人都上过战场见过血。

        和其余的四个亲从指挥不同,这个第五指挥平日并不入宫当值,而是守在皇城司衙门和亲从官的军营当中,同时也负责郓王府的警卫。

        “有二百二十多人在营!”黄无忌终于认出了赵楷,所以立即回答道,“另有百余人在王府值守,一百多人在皇城司值守,余下的都放了假。”

        赵楷点点头,“给你半个时辰,从大营和王府中挑三百人,全都披甲执锐,到王府大门外集结!”

        “什么?”黄无忌愣了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大王,您想作甚?”

        “入宫!”赵楷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孤王要带兵入宫!”

        黄无忌一惊,“大王,您这是要......造反?”

        “怎么是造反?”赵楷横了黄无忌一眼,“你没有听说有人正劝我父皇退位吗?”

        黄无忌点点头,“臣,臣却有耳闻......”

        赵楷厉声道:“为人臣者,可以劝君主退位让贤吗?历朝历代,凡是这样做的,有谁不是在造反?况且吾父今年只有四十四岁,还没到老迈无能的时候!”

        黄无忌心想:你爹虽然不老,但他绝对无能啊!他要不无能,历代君王还有几人能算得上无能?

        不过赵楷说的也在理,历朝历代凡是劝皇帝退位的人臣,都是乱臣贼子!虽然这次发生在大宋的事情有点特殊,内禅的事情最早可能是官家赵佶自己提出的。但是两府宰执怎么可以同意?必须得坚决加以劝阻啊!宰执不劝阻,反而努力推动,那就是不忠!看来满朝廷都是乱臣贼子!

        赵楷大声道:“既然朝中出了乱臣贼子,孤身为提举皇城司,自然应该带兵入卫,拨乱反正!”

        还别说,赵楷在昏头昏脑的情况下说出的道理还真是非常符合封建礼法的!

        “大王所言极是,臣明白该怎么做了!”黄无忌大声答道。

        赵楷看着他,又补充了一句:“黄卿,你是孤的股肱,孤如果事成,当和你共富贵!”

        事成共富贵啊!

        听到这话,不仅黄无忌眼热了,连一旁侍立着的王晓德和陈记二人,都有点头脑发热。

        事成......什么是事成?赵楷是亲王,而且还是官家赵佶在世的儿子中的老二(排行第三,但是上面的二哥早夭),他要事成无非是当太子或当官家。

        这可是泼天的富贵啊!

        黄无忌一想到这泼天富贵,扑通就给赵楷跪了,“有大王这句话,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就是虎躯一震,小弟纳头便拜吗?赵楷看着矮了半截的黄无忌,重重点头:“好,快去调兵吧!”

        “喏!”

        黄无忌应了一声,起身大步而去。

        赵楷呼了口气,突然问身边两人,“陈翊善、王大官......黄指挥能把人带来吗?那些人肯跟孤家干吗?”

        “大王,”陈记想了想,“黄指挥一定能把人带来......毕竟宫中有人迫官家退位,皇城司的人马去阻止是份内之事。”

        “大王,”王晓德补充道,“可以从王府的账房提出3000两银子,一人发个10两,应该就行了。”

        “加倍!提6000两!”赵楷又道,“另外,三百人是不是少了一点?”

        “大王,要不再等等,等第五指挥下所有人都齐集了再一起去?”王晓德说,“如果大王还觉得不够,臣再走一趟胜捷军的大营,把向指挥的1000人也拉来,向指挥受过大王大恩,一定愿意跟随大王的......”

        赵楷觊觎储位多年,而且又得到赵佶这个官家的扶植,实力当然是有一点的。除了牢牢控制皇城司,在童贯拉扯起来的胜捷军中也有他的人马。这个向指挥就是赵楷安插到胜捷军中的心腹,刚刚护着童贯从太原跑回开封府。

        “不必,”陈记插话道,“大王,现在务求迅速,不必多调兵马。您还是提举皇城司,守卫皇城六门的亲从官都是您的部下,根本不可能阻止您入宫。而且第五指挥的亲从官都是精锐,在开封府城内也只有胜捷军可以与之一战!而胜捷军是媪相的人马,媪相一直都是支持大王的。”

        “有理!”赵楷道,“现在的关键是入宫......只要孤家能入宫,我父皇就别想退位逃走!”

        他说着话,猛地站了起来,“这次孤要身先士卒!”他看了看左右,“二位和孤一起去吗?”

        王晓德听了赵楷的言语有点害怕,“大王,宫门外很可能有三衙兵阻挡,而您是万金之躯,怎可弄险?要不让黄无忌去?”

        陈记却道:“玄武门之事,怎可假手他人?大王如果不能身先,今日之事必不能成!”

        赵楷哼了一声:“对,孤家是天选之人,有何惧哉?今日孤当登先而进,入宫除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