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54章 ??上计,快用上计!(求订阅,求月票)

第454章 ??上计,快用上计!(求订阅,求月票)

        大宋洪武九年七月十二日。

        铜陵县,长江岸边。

        两支大军,正在隔江对峙!

        在长江南岸,靠近铜陵县城的一片平坦开阔的平地上,两万四五千南宋陆师步骑,已经依托着长江低矮的岸堤,展开了一个又一个的方阵。兵力虽然不多,但是其中的两万三千余名步军的装备还是很不错的,清一色都是打磨得锃亮的热锻步人铁甲。清晨的阳光一照,顿时就是一片慑人心魄的寒芒。约有半数的战士手持长枪或是长柄的刀斧,列在每一个步兵方阵的后方,而站在阵前的则是捧着神臂弓的战士,这些战士除了装备神臂弓,腰带上面还挂着手刀、铁锤和几个小酒瓶子一般的青铜炸壶!

        还有十几尊矮胖的火锅炮和十几门装在板车上的骆驼炮一在岸堤上排列出来。

        比装备更引人注目的,当然就是组成这支军队的人了。所有的战士,不管个高个矮,看着都非常敦实强健。而且年纪都很轻,平均年龄也就是二十几岁,正是体力最充沛的时候。现在南宋朝廷也的确有钱,而且在“废武用文”改革之后,三冗弊政几乎被完全革除,也就有了足够的财力全粮全饷的养兵、练兵。

        经过这些年的严格训练,南宋的新军的确成了劲旅......别的不论,光是这几日从金陵城一路开过来的急行军,没有很高的军事素质就不可能办到。

        而将近三百里的高强度行军之后,还能保持现在这样的精神面貌和士气,怎么都够得上这个时代第一流的军队了。

        连站在长江对岸渡口镇内一座酒肆二楼上,举着望远镜观战的赵楷,都忍不住对南宋重金打造出来的这支陆军点头称赞了。

        “不错,不错......若是十年前我大宋能有这样的精兵,又怎会有宣和之难?”

        跟在赵楷身边的翰林学士虞允文笑着递上句话:“吴国王的小朝廷虽然学会了练兵,但还是没学会用兵啊......他们的兵本就比咱们少,还分拆在江都、金陵。而且明明有金陵坚城可倚,完全可以放咱们的大军过江,然后再从江都出兵截断长江水路,将咱们困在江南。

        结果却出动几万人在长江南岸堵咱们,而且还一路堵截一路分兵。长江那么老长,他们处处分兵把口,得多少兵力才够?”

        赵楷闻言笑道:“以一隅抗天下,以藩国抗天朝......他们的心本就虚了。再加上咱们这十年来的战绩和我朝多达六十万的天兵人数。吴国君臣不进退失据才怪!进退失据之间,就会这样胡乱指挥了。

        再说了,就算赵桓汇集全部精兵于一处,就能打败朕了?呵呵,他的陆师虽然精锐,但是炮兵弱、马军少......对于弱旅还行,在朕面前是不够瞧的。

        而且他们还没吃过挨炮轰的苦头,居然把大军摆在岸堤后面......以为靠着几百步宽的长江和一道岸堤就能挡住朕的炮弹了?哼,等着吃炮子儿吧!”

        他说话的时候,身后一阵脚步声响动,然后就是参军长黄无病的声音:“官家,各部已经列阵完毕,八万将士,全都披坚执锐,只待陛下圣旨!”

        “好!”赵楷笑道,“打出朕的六纛和认旗!然后给他们来半个时辰的炮火准备......半个时辰后,由李世辅率第二军首先发起渡江之役!”

        “喏!”

        ......

        “万岁!万岁!万万岁......”

        长江北岸,突然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巨大欢呼声音,高昂激烈,从长江北岸一直横扫到了长江南岸。

        “有人在山呼万岁.......”

        “是赵楷......他来了!”

        铜陵县城外的一处高地上,大宋右枢密使李纲、左枢密副使张所两人正并肩而立,向北眺望。

        长江北岸红巾宋军的阵容也极为惊人,光是人数就比江南这边多了几倍!

        同样是盔甲闪亮、军旗猎猎、队伍严整、士气昂扬。

        还有更可怕的......那就是摆放在长江北岸渡口镇外江堤上的大炮!

        四个炮将的160门大炮,都已经摆放到位,炮手已经就位,弹药都已经装填到位,黑洞洞的炮口全都指向长江南岸的南宋军阵!

        看到这些大炮,李纲已经感到不妙了......相当的不妙!非常的不妙!很熟悉的感觉啊!

        和十年前在黄河万年大堤之战前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啊!难道这一次又要重蹈十年前的覆辙了?

        想到这里,李纲就低声嘀咕道:“北军的筒子有点多啊!而且......”

        总觉得不对劲儿啊!

        边上的张所摇摇头,“这倒不怕.......隔着一条长江,还有岸堤遮挡,待会儿北军开火时,咱们的人都会蹲下避弹。”

        “哦......那就好!”李纲嘀咕着。

        这时长江北岸山呼万岁的声音已经嘎然而止了,这就是炮击开始的信号!

        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北军四个炮将的正将同时抽出直刀,向前一直,大声下令:“发!”

        160门长筒炮、短筒炮、臼炮的炮长,同时将点燃的火绳送入火门,每个炮口都喷吐出了火舌!

        和上一回打燕云时相比,北宋陆军的炮兵又有了一些进步。进步主要是由开花弹带来的!

        为了对付南宋龟甲船而点出来的“开花弹”科技,又顺带着让“短筒炮”获得了新生,而且还出现了10斤短筒炮这种榴弹炮。

        这160门大炮就布置在长江北岸的岸堤和码头上,距离位于长江南岸的南宋军阵地不过几百步(不到1000米)。已经在南宋军陆师火炮的有效射程之外了,但是对于性能更佳的北宋军的5斤长炮、10斤短炮、10斤长炮、25斤臼炮而言,这个距离却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提供相当不错的精度!

        一发发擦得锃亮的实心弹、开花弹被填进炮膛,然后喷吐而出,向着对岸的南宋军阵地飞去......因为南宋军阵地就大大方方摆在那里,占地还不小,所以这160门大炮轰出去的炮弹几乎就没有虚发的。炮弹不是打在岸堤上,就是落在岸堤后面的人群当中。

        在对岸的南宋军阵地上面,突然就升起一团团的烟柱火团!

        这可不得了啊!

        这些烟柱火团中的一部分是在南宋步军方阵人堆里腾起的,一团火球腾起,周围就东倒西歪的被放下一大片,没有被放倒的官兵也都陷入了恐慌......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好好的就炸上了?

        这是谁的炸壶误炸了?

        看着不像啊,威力也太大了吧?该不会是对面的北军又整出了什么新式炸壶吧?要这样的话,这一仗恐怕凶多吉少了!

        “轰轰轰.......”

        紧接着又是一波大炮轰鸣和炮弹在人群中炸开的恐怖场面!

        哪怕南宋军的步兵都已经蹲下去了,也照样挨炮炸——那是曲射炮啊!蹲在岸堤后面根本没用!

        已经挨了两轮炮击的南宋军陆师变得更加混乱了,有些人想要逃跑,有些人想要找地方躲避,还有一些军官则在努力维持秩序。

        就在这时,第三轮炮弹又打过来了!

        这还没完没了啦!

        在后方督战的李纲倒是反应很快,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炸,炸壶?北军的大筒子可以放炸壶......真是该死,老夫怎么就忘了赵楷善于奇技淫巧呢?”

        张所也急了,忙问:“元枢......这可如何是好?儿郎们如果只挨炸不还手,时间长了士气肯定扛不住啊!”

        其实靠几十门打开花弹的臼炮和短筒炮,无论如何是打不光李纲手下的两万多人的......连十分之一都打不死。

        但是不停得挨炮击对士气的削弱太大了!

        等南宋军士气削弱到一定的程度,北军就能发起渡江冲锋......士气接近崩溃,官兵们都被恐慌所笼罩的军队,是打不了激烈的白刃战斗的!

        所以等对手登上长江南岸,白刃相交的时候,南军极有可能一触即溃!

        有了多次兵败发经验,李纲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不对了,当机立断就对身边的张所道:“张龙图.......情况不对,只能用上计,用上计了!”

        “上计?”张所一下还没明白,“什么上计?”

        李纲叹了口气:“三十六计,走为上.......”

        这就要跑?张所怎么也没想到李纲现在也变怂了......

        张所摇摇头,“元枢,现在就要跑......用上计?难道大势就这么去了?”

        “轰轰轰......”两人对话的时候,前沿又是一阵地动山摇一样的轰鸣!

        李纲看了一眼刚刚腾起的十几个火球,苦笑道:“咱们顶不住的......必须赶紧离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张龙图,你带步军先走,老夫率骑兵给你断后!”

        张所还在犹豫,李纲却怒吼着道:“官家只有这十数精兵......咱们怎么都要替他保住一些,这样官家才有出路啊!”

        连保存实力都会了!他要早学会这本领,庄宗赵佶极有可能还在呢!

        张所问:“去哪里?是不是回金陵城去?”

        李纲点点头,“先回金陵......你见着娘娘千万和她说,尽可能闭门几日,好让官家多一点时间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