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51章 ?金陵军民表示情绪稳定!(求订阅,求月票)

第451章 ?金陵军民表示情绪稳定!(求订阅,求月票)

        赵桓知道李纲说的这些话可不是在吹牛,金陵城那可真是龙蟠虎踞的地形,固若金汤的城墙。

        守军虽然不多,但是城内有百万人口,其中壮丁不下二三十万......大多是跟随赵桓南下的“国众”。

        赵桓虽然没有让这些“国众”当兵,但是在深感带兵文臣跋扈的他,在过去几年中,曾经大力扶植金陵城的弓箭社。每年都要举行弓和神臂弓大比——没错,赵桓允许金陵和江都两城的百姓拥有神臂弓!而且每年都举行射箭比赛,凡是取得名次的弓箭手(神臂弓手)和弓箭社,都能得到极重的赏赐。

        重赏之下,必有神射手啊!

        经过七八年的推广和训练,现在金陵城中的壮丁,几乎人人都能拉弓射箭或者使用神臂弓射箭。

        民间的弓箭、神臂弓拥有量也很大,弓就不说了,光是神臂弓就有数万张(金陵民间虽然允许拥有神臂弓,但必须由弓箭社负责保管,还必须进行登记)!

        金陵城的武库当中还存着纸甲十数万领,长枪五万根,长柄刀五万把,神臂弓三万余张,弓八万张,羽箭、木羽箭不计其数。如果全部用来武装市民,立即就能凑出二十万民兵。

        他们虽然不能出城野战,但还是可以登上金陵城墙守城的。

        另外,金陵城外的钟山之上还伏着五万大军......等他们入了城,那就是二十五万守军。

        赵楷就算真有百万大军,也不见得能打下二十五万人坚守的金陵城吧?

        而且赵楷也不大可能有那么多兵,他总共六十万府兵,不可能一个不留全带着南征吧?

        就算他带个五十万人南征,也不可能一波流全去金陵城吧?他不得留兵在淮北占地盘?能有三十万人跟着他到金陵城下已经很多了。

        靠三十万人强攻二十五万人坚守的金陵城,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得胜的。

        况且南宋水师从江都出发,逆流而上两三天也就能抵达金陵府附近的长江江面,到时候打到金陵城下的北军后路断绝,军心还不得大乱?

        当然了,要让围攻金陵的北军军心大乱,金陵城中的军民首先得情绪稳定......

        想到这里,赵桓自己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下,低声道:“现在就怕金陵的人心浮动......朕亲征在外,万一金陵人心动摇,皇后和张邦昌又压不住局面,那可就要坏事儿了。”

        说着话,赵桓就向李纲投去了殷切的眼神。

        李纲明白这个官家的意思......其实他一早就向赵桓请过战,想要留在金陵府城内主持大局。

        但是赵桓死活不答应——这是因为李纲已经搞杂过一次了。于是李纲只能推荐左副枢密使张所留在金陵城充当“四壁使”。

        可是现在赵桓又担心张所压不住局面,所以又想让李纲出马。

        李纲也只好出班请奏:“官家,请准许老拙前往金陵府犒军。”

        “好好,”赵桓连连点头,“由李元枢去金陵,朕就放心了。”

        “臣领旨......”李纲一边领旨,一边在心里嘀咕:官家您是放心了,可老拙真的不放心啊!没有老拙在江都盯着,您会不会又怂了。

        想到这里,他只好向何粟打了个眼色,何粟则轻轻点头,意思是他会盯着赵桓的。

        有了何粟的保证,李纲稍微放了点心,当即就辞别赵桓,只带少数亲随出了江都,又从瓜洲渡江去了对岸的镇江府,在镇江府换乘“菜马”,向着金陵城疾驰而去。到第二天傍晚,才入了金陵城的东门。

        不过入城之后的李纲,却被金陵城内的场景给惊着了。倒不是因为金陵城内的变化太大,而是因为完全没有变化。

        傍晚的金陵街道,仍然一如既往的熙熙攘攘。因为赵桓的“跑路需求”而赚了不少的金陵百姓,在街头摩肩接踵的涌动。城内的商铺酒肆、秦楼楚馆,全都照常营业,而且照样顾客盈门......李纲都怀疑江北的赵楷是不是没有往金陵而来,而是转向江都去了?

        在靠近皇城的街头,偶尔有马队经过,马队上面的骑士都背着弓箭,挎着马刀、铁锤,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都急急忙忙的往金陵皇城而去。看来形势不妙啊!

        李纲也连忙往金陵皇城而去,入了皇城后,就直奔政事堂,才到政事堂门口,就看见张邦昌和张所二人急急忙忙的从门内出来。

        这两人看见李纲都是一愣。

        张邦昌问:“伯纪,你来得好快......喜报才送出去啊!”

        李纲一听这话就更惊讶了,“什么喜报?难道赵楷退兵了?”

        张所摇摇头,笑道:“这怎么可能?是娘娘生了个皇子......昨日刚刚临盆,六斤半的大胖小子!”

        李纲道:“那倒是好事儿......北军的情况怎么样?赵楷的兵到哪里了?”

        张邦昌道:“北军已经到和州了......正在江北扎营,刚刚收到塘报,连营扎了几十里,盛世非常浩大,怕是有几十万人啊!”

        张所也道:“我和张相公正准备入皇城去向娘娘禀报此事......伯纪,咱们一起去吧。”

        李纲点点头,“好,一起去......对了,金陵城内是怎么回事儿?”

        张邦昌和张所都是一愣,张邦昌问:“怎么?一切正常啊。”

        是啊,太正常了。都快打起来了,居然还那么笃定,金陵百姓的神经也太大条了吧?

        李纲皱眉问:“北军即将兵临城下,百姓们不惊慌吗?”

        张所摇摇头,“有什么好慌的?金陵新城中的百姓大半是汴梁子......天策将军当年还是提举皇城司呢!”

        对啊,赵楷又不是外人......所以金陵百姓的情绪非常稳定,根本不担心被赵楷打劫。

        李纲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对劲儿了......这帮金陵百姓该不会准备迎新主了吧?要真是如此,那可就要坏大事了!

        想到这里,他赶紧跟着张邦昌、张所两人一起向皇宫而去。在东华门通报之后,三人就被内侍领去了朱琏居住的坤宁宫。

        而从东华门到坤宁宫的这一路,李纲也是越走越心凉......因为皇宫当中,也是一片祥和,无论内侍还是宫女,就没人显得惊慌。

        这份镇定自若也真没谁了......一点都不像是大敌压境的样子。

        哦,也许这些人压根就没把赵楷当成敌人!

        现在就不知道皇后娘娘是怎么想的了?李纲的心直往下沉啊!他知道朱琏和赵楷那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而且朱琏的妹子还是赵楷的皇后!

        这关系实在是太铁了!

        她要是无心抵抗,“从”了赵楷,那金陵这一战可见打不下去了!

        ......

        朱琏虽然是“高龄产妇”,但是这次的怀孕和生产都非常顺利,所以产后的身体状况很好,就是有点胖了些......原本就丰满的身体,现在更是丰满的不象话了,产前穿在身上非常宽松的衣衫,现在都有些紧身了。

        她的奶水也充沛的很,所以就没用奶妈,而是自己给刚刚出生的儿子哺乳。张邦昌、李纲、张所三人抵达的时候,朱琏刚刚给儿子喂完奶,正一脸幸福的在哄孩子睡觉呢!

        听见宫女通报,她也只好让人把孩子抱走,然后整了整衣衫,让人搀扶着去大殿的御座上坐着,等候三人入内参拜。

        朱琏看见李纲,显得有点惊讶,于是就问:“李卿,你怎来了?”

        “娘娘,是官家让老臣来的。”

        “所为何事?”朱琏笑着问。

        李纲道:“官家得到消息,南来的北军人数众多,所以担心金陵城中有变.......”

        朱琏点点头,“本宫已经知道北军人多了,据说有百万之众!”

        “百万之众是诈称.......”李纲一边说一边偷眼打量朱琏,发现朱琏一点不害怕,还笑嘻嘻的。

        朱琏看见李纲诧异的表情,笑着摇摇头道:“百万之众兴许有诈,但是几十万人总是有的......不过本宫是不会害怕他们的。”

        是啊,有啥好怕的?

        李纲心说:你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既是他的嫂子又是大姨子,大不了就是受辱啊!

        “娘娘,”这个时候张邦昌表情平静的上奏道,“臣刚刚得报,北军大队已经抵达江北和州,正在安营扎寨......连营有数十人,看来兵力雄厚,不下数十万啊!”

        朱琏笑道:“本宫知道了,不就是几十万大军嘛。”

        李纲的心都要凉了,朱琏不怕......张邦昌那个怂包居然也不怕!不会已经说好了投降条件了吧?

        看见李纲的表情,朱琏知道他误会自己了。其实她并没有和赵楷谈过投降的条件,而且她也不打算投降,她是宁死不降的!

        不过她本来就是吴国王妃,就是赵楷的臣子,也没有什么降不降的问题.......至于之前僭越称皇后的事儿,赵楷多半也不会追究。

        所以她也不怕赵楷的兵多,而且赵楷带来的兵越多越好!

        赵楷的兵要来得太少,金陵城中说不定有人会想要抵抗。若真的来了一百万,那就天下太平了。反正也打不过,干脆就不打了,让赵楷进城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