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50章 ? 不好啦,赵楷的百万大军来啦!(求订阅,求月票)

第450章 ? 不好啦,赵楷的百万大军来啦!(求订阅,求月票)

        李纲猜得没错,赵楷这回就是轻敌了,就是冒进了,就是不把对手当回事儿了!

        和上回打燕云时分兵合击的办法不同,他这次南下玩起了一波流。

        集中了足足十个军,正兵、辅兵、民伕加一块儿,总共二十万大军、十万民伕,号称百万,直接走了一条最短的南下路线。

        而且沿途也不占什么地盘,也不打什么土豪,也不建立什么根据地,就直接瞄着金陵城而去了。

        根据参军司的计划,赵楷亲率的大军将会在濠州境内的西濠水附近的淮河河段搭建浮桥渡河。

        在渡河成功后,赵楷不会分兵去打濠州州城钟离,也不去碰定远,而是直扑清流关。

        在打破清流关后,也不会分兵把守,而是继续向南挺进......扑向长江北岸的和州!

        在和州搞到足够的船只后,赵楷就会让人在长江上搭浮桥,然后全军渡河,一起杀到金陵城下。

        这就是赵楷制定的平江南的唯一方案!

        如果算一下距离,由西濠水到和州长江岸边,差不多就是二百五十里......如果能日行五十里,五天就能抵达长江岸边。

        然后再布置火炮用来封锁长江航道,搜罗船只用来架设浮桥。

        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也就是十来天的功夫,赵楷就能领着三十万战士和民伕就能溜达到金陵城下了。

        虽然金陵城异常坚固,但是赵楷相信,只要自己的三十万战士和民伕杀到金陵城下。以赵桓的胆子,一准会逃走......他一走,谁还能守金陵?

        就算赵桓发疯了,真的要在金陵城决战,赵楷也不害怕。

        就那个金陵坚城,看着虎踞龙蟠,但是从南唐开始就成了个豆腐渣,好像谁去都能打下来!

        赵桓要真守在金陵城,那就等着当俘虏吧!

        所以南下之战,在赵楷看来当真是轻松无比......怎么可能打不赢呢?

        而董金刚率领的先头部队对西濠水一带南军堡垒的攻击,仿佛也证明了这一点。

        守卫那些堡垒的濠州厢兵根本无心恋战,北军的大炮一响,就弃堡而走了。

        更有甚者,还有好些个居住在淮河岸边的士绅地主,带着他们佃户、奴仆来迎王师了......不仅为王师准备好了吃的喝的,连搭建浮桥的材料和工匠都准备好了。

        这带路党得也太周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长江边上

        所以董金刚只用来两天时间,就拿下了渡口,搭好了浮桥,还开辟了一大片的桥头堡地区。

        而唯一给赵楷的南征大军造成一些儿麻烦的,就是这场突如其来的豪雨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了?

        一个董金刚部的参谋这个时候策马过了浮桥,到了赵楷跟前:“官家,刚刚从迎王师的义民那里得到消息,吴国王已经在六天前率领十万大军离开金陵城去往扬州了。现在的金陵城,几乎就是空城一座!”

        “空城一座?”赵楷嗤笑道,“他这是要跑吧?跑了也好,免得兄弟相残!”

        赵桓跑路完全在意料之中啊!这些日子以来,汇总到赵楷这里的情报,都显示赵桓要跑了。

        “可有重臣留守?”赵楷又问。

        “据说是吴国王的王妃和国相张邦昌留守。”

        “是嫂嫂和张邦昌啊?”赵楷听见这个名字就大笑了起来,对左右道,“看来金陵城已经是朕的囊中之物了!”

        说到这里,就扭头问郭天女道:“天女,什么时候可以过河了吗?”

        他都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官家,快了。”郭天女笑道,“等第二军的队伍走完,就轮到咱们了......行在应该已经准备好了,过河之后就能休息了,等明儿一早雨差不多就该停了,到时候路就好走了。”

        赵楷点了点头,笑道:“很好!路好走了就多走些!咱们早点走完这二百多里......就早点打进金陵城!”

        这个时候一个负责指挥交通的军官策马过来,大声禀报:“官家,该班直参军队过河了!”

        赵楷看了眼身边的郭天女,郭天女高高举起右手,然后向前一指。开路的一队班直骑兵列着整齐的队伍,驱马向前,就往两座浮桥中的一座而去。

        赵楷紧随其后,策马上前,也跟着冲上了浮桥,郭天女又猛一招手,余下的班直、参谋,都跟着她一块儿也上了浮桥。

        当赵楷等人过河的时候,雨已经小了一些,许多已经过了桥的和等待过桥的将士们,都看见了象征大宋天子的六根黑纛和两面白幡从浮桥之上快速通过,便知道天子正在过河。

        不知道谁先起了个头,振臂高呼:“万岁!万万岁!”

        然后更多的战士听见了这欢呼声,也跟着一起呐喊:“万岁,万岁,万万岁......”

        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越来越多的红巾宋军的战士们发出了最大声的欢呼,甚至连随军的民伕都沸腾起来了——富得流油的江南就在前方二百五十里外啊!

        虽然官家已经严令禁止放抢......但是真的打下了金山银山一般的金陵城,大家伙怎么都能得上一笔丰厚的犒赏吧?

        淮河两岸的山呼万岁震天动地,不仅把冒雨列在官道两边迎王师的淮南士绅百姓给惊着了,连混在人群当中的南宋枢密院派出的细作,也被这冲天的杀气,还有几乎望不着边的行军队伍给吓坏了。

        难道真的有百万大军?

        这也太多了吧?

        这个时候官道边上已经有人开始带话题了。

        “真有百万大军啊!”

        “那还用说?下江南啊......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

        “说得也是啊......江南多好打?而且油水又足!”

        “整个北朝的精兵都来了吧?这都走了两天了,怎么还源源不断的开过来?”

        “这才到哪儿?淮河北面的官道上的行军队伍还排出几十里呢!”

        “你们没看到吗?淮河上面还在架设新的浮桥......明儿开始,就是四座浮桥一块儿过了。”

        四座浮桥一起过河啊!

        淮北的官道上还有几十里的大军啊!

        看来真的有一百万啊!

        “北军百万来”的消息,很快就被这些吓破了胆的细作送到了金陵城和江都城。

        .......

        “不,不好啦,官家,不好啦!”

        江都皇城的崇政殿中,正埋头在看李侗送来的一篇关于“本心”的文章的赵桓,忽然听见了老师耿南仲的声音。

        他忙抬头一看,只见一身紫袍的耿南仲也不等人通报,就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了。

        “怎么?”

        赵桓看见老师这样,就是一阵心惊肉跳啊!

        “官家,赵楷的大军过淮河了!”

        赵桓脸色白了一下,还算比较镇定,“知道了......”

        “他们的人很多啊!”

        “人多?”赵桓的脸又白了,“有多少?”

        “据说有......有百万之众!”

        “百万.......”赵桓的脸色直接就青了,“也太多了吧?这不可能吧?”

        “真有那么多啊!”耿南仲道,“枢密院派去濠州、滁州的细作都是这么报告的.......”

        “滁州?已经到滁州了?”赵桓抖着声问,“那清流关......”

        “丢了!”耿南仲道,“昨天丢的......守军弃关而走!”

        “这,这可如何是好?”赵桓已经方寸大乱了,“朕只预备了十万精兵,如何能战百万北军?”

        “官家!”李纲的声音忽然从崇政殿外传来了。

        原来李纲、何粟、吴敏和耿南仲是一块儿来的。耿南仲因为是赵桓的老师,赵桓给了他随时进入崇政殿的特权——不需要通报!

        但是另外三个人还等着宣赞舍人通报呢。

        结果那宣赞根本插不进话,就听见耿南仲在和赵桓说个没完。

        外头等着的李纲听见耿南仲和赵桓的对话,就知道事情要坏——赵桓胆子本来就小,可别被百万北军吓得当场跑路。

        “李元枢也来了?”赵桓这才发现李纲也来了,“快进来......还有谁,都一起进来吧!”

        李纲、何粟、吴敏他们仨闻言也不客气,一块儿就进了崇政殿,一起向赵桓行礼。

        “平身,赐座......都坐下说话。”

        赵桓连忙招呼三人落座,然后张口就问:“真有百万北军吗?北军现在已经打到哪里了?”

        “官家,”李纲还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百万之数不过是诈称,实数未必有三十万。”

        “三十万......”赵桓的脸色依旧铁青如黑。

        三十万也不少了!

        赵楷上回北伐燕云差不多也是这个数吧?金贼都没顶住啊!

        “官家不必惊慌,”李纲道,“金陵城高墙固,还布设大筒、火锅数百,足以抵挡百万大军。咱们不用着急,等赵楷大军渡江后,再水陆并进,断其归途......然后就能等着他粮尽兵散了。”

        “可,可是皇后那边万一......”赵桓对朱琏的抵抗意志是一点儿都没底!

        当然了,他自己要呆在金陵城内,面对城外的三十万大军,恐怕怂得比朱琏还快!

        因为朱琏被赵楷抓去后最多就是......受辱!而他赵桓要是给逮了,那就是牵机药了!

        “官家不必担心,”李纲还是那么有信心,“有张相公和张副枢在,金陵城当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