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49章 李纲妙计安天下,诱敌深入灭赵楷!(求订阅,求月票)

第449章 李纲妙计安天下,诱敌深入灭赵楷!(求订阅,求月票)

        和妻儿哭别之后,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大宋官家还是吴国王的赵桓,就在耿南仲、李纲、何粟、吴敏等一群文官重臣的护卫下,大步流星出了阅江门。

        而在阅江门外迎接他的,则是一片山呼万岁之声。

        阅江门外是阅江门码头,这是一处军用加御用的码头,规模不小,但是却常年冷冷清清。但是今儿这处码头上可是泊满了大大小小的车船,码头附近的江面上,也首尾相连的泊着三四百条战船民船。在更远一些的江面上,则是二三十条长桨驱动的龟甲炮船,组成了三个纵队,往来游弋。

        发出欢呼的是已经登船的水陆新军的战士,跟随赵桓一起出发的新军陆师官兵就多达五万之众!

        这次南北之战并不是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发生的,而是一场酝酿了许久的兄弟之战。

        赵楷那边自以为军事强大,所以就把主要进行的是政治上的准备......七分政治,三分军事嘛!

        而赵桓这边,则一直在进行军事上的准备!

        南宋(吴国)军事上的准备又分成了两个部分同时进行,一个部分是逃跑......有过宣和之难教训的南宋君臣,对于跑路这事儿,是相当有经验的。

        所以各种跑路的准备,从去年就开始按部就班的进行了。虽然用了“讨伐越南”这个借口,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赵桓这个“跑路王”又准备跑路了。

        不过和上回开封府遭难时人心惶惶的情况不一样,金陵百姓的情绪都很稳定,并没有谁哭着喊着不让赵桓跑路......现在的金陵人一多半是从开封府、应天府那边逃难来的,对赵宋王朝还是拥护的。但是赵桓姓赵,赵楷也姓赵啊!

        而且居住在金陵的许多家大王,包括赵桓的许多儿子,都情绪稳定,没有要跑的意思......根据可靠消息,连大着肚子的皇后娘娘都准备留守金陵,那下面的小老百姓还怕什么?

        因为人民群众对赵桓跑路事件漠不关心,甚至还有点喜闻乐见......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因为赵桓跑路所带来的巨大需求,让这些从事工商业的金陵百姓们都多少赚了一笔。

        跑路还有需求?

        那是当然的!

        赵桓这次准备跑路去南方的蛮荒瘴痢之地,把封桩库里面的铜钱都带去那里是没有用的。得带货!

        所以从差不多一年前开始,赵楷的朝廷就开始在东南各路扫货了。

        什么丝绸、茶叶、瓷器、铁器、食盐、牲口、皮革、各种药材、各种香料、各种生活用品,甚至还有笔墨纸砚和书籍等等......凡是能想到的杀人放火、跑路殖民的必备之品,都敞开了买!

        不把封桩库里的钱都花光,难道还留给赵楷?

        此外,赵桓的朝廷还大把砸钱“买人”!

        所谓“买人”,并不是买入贱口奴婢,也就是那种可以当作私家财产买卖、转让、质举的奴婢,而是“契约雇佣奴婢”。自宋朝开国以来,贱口奴婢就在逐渐消亡之中,在经济发达而且文明程度也比较高的南宋东南诸路,想买也买不着了。

        不过奴婢制的消亡也不是一步到位的,在贱口奴婢消亡的同时,良口奴婢却是越来越多了......所谓良口奴婢,其实就是介于奴婢和雇佣工人之间的存在,也可称之为雇佣奴婢。佣工是自由的劳动者,随时可以辞工走人。

        而雇佣奴婢不是自由的劳动者,他们和雇主签订的是最长十年的“奴婢合同”,等于就把自己的这十年打包卖给雇主了。雇主是可以将他们“为奴之期”转让和质押的,而奴婢在期满之前不能辞工走人。

        另外,宋朝有钱人的侍妾也可以通过这种“雇佣奴婢”的方式获得。

        而赵桓的南宋朝廷从去年开始,就成了“奴婢市场”上的大雇主了......陆陆续续砸出去上千万贯,雇佣了将近十万名男女奴婢!

        而这些男女奴婢,会分期分批的被送往岭南......以后能不能回来,就只有天知道了。

        与此同时,被拘押在南宋各路提点刑狱司大牢里的犯人,无论什么罪过,也一律判处流放岭南......而且赵桓还破天荒的给流放犯发起了安家费!

        罪恶大的......比如杀人放火当强盗,那就多给点——到了殖民地,这号恶人是可以大用的,所以要收买一下。

        罪恶小的,比如偷鸡摸狗之徒,就少给一点——殖民者一般是不偷的,他们直接抢!

        另外,所有的新军官兵,也都领到了一笔额外的安家物例。

        现在登上南京阅江门外那些战船、民船上的官兵,全都已经拿到了钱,而且还把家里安顿了一番,可以开开心心跟着赵桓跑路了,所以才那么开心的山呼万岁。

        不过这些山呼万岁的新军官兵并没有想到,他们的官家赵桓还没有放弃努力......

        ......

        刚刚登上一条大型江海车船的赵桓,已经没有了辞别妻儿时的凄惶,而是显得非常有精神,听着此起彼伏地欢呼之声,笑着对身边的李纲道:“很好,士气高昂,可以一战矣!”

        李纲也笑道:“天策将军一定以为官家要跑,决计想不到您还有一战之勇!”

        赵桓听了这话就有点皱眉,心道:什么叫想不到朕有一战之勇?

        朕有那么弱吗?

        李纲并没有意识到说错话了,而是接着说起了自己一手策划的决战计划。

        “天策将军以为咱们的精兵都集中在江都,一定会生出直取金陵,一战而定大局的想法......这就是咱们打败他的机会!

        而且臣观天策将军用兵,向来冒进轻敌。这一次的对手又是陛下您......所以他一定会更加轻敌的。”

        什么意思?赵桓听了这话就更不舒服了......但他又想道:赵楷那个乱臣贼子多半如李纲所言,是不会把朕当回事儿的!

        李纲接着道:“所以老臣设想,如果咱们故意放开一条由淮河直抵长江岸边的通道,再留下一些船只,天策将军极有可能会轻率渡江......不过他过得了长江,也入不了金陵,因为咱们已经在钟山之上伏兵五万!

        到时候咱们再从江都杀回来,用战船封锁江面,再以五万铁甲精兵凭城而战,说不定可以一战而擒天策将军!”

        还别说,李纲这次还真的制定了一个看上去挺不错的决战计划——他将十万新军陆师的主力分成了两个兵团,一个兵团在钟山大营中埋伏;另一个兵团大模大样的跟着赵桓出征。消息传到赵楷那里,赵楷一定会认为金陵城防空虚,可以一战而取。

        与此同时,南宋军又故意放开濠州、滁州、真州、合州不严密布防,让赵楷的大军可以长驱直入......而且还在长江岸边故意留下一些船只。

        这样一来,急于入主金陵的赵楷,极有可能会冒然渡过长江。

        而一旦赵楷渡江,潜伏在钟山的五万南宋军就会立即入城。他们一入城,赵楷就会被阻挡于坚城之下。

        而赵桓带去江都的水陆大军就能趁机杀个回马枪......到时候赵楷进不能入金陵,退不得过长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赵桓哈哈大笑了起来:“若得天策将军,北地大概就能传檄而定了吧?毕竟朕才是大宋的正统所在啊!”

        “官家所言极是!”李纲笑道,“金陵一役若能取胜,官家必可北定中原,再开我大宋盛世局面!”

        耿南仲笑着道:“官家放心,此战把握极大......以天策将军的为人,十有八九是会中计的!”

        何粟道:“只要天策将军中计,臣一定亲率大军杀回金陵府,誓为官家擒杀此贼!”

        赵桓笑着点点头,对何粟道:“何卿真乃朕之股肱,到时候朕在江都城内等你的捷报!”

        说着话,赵桓大手一挥,“出发,去江都!”

        ......

        大宋洪武九年七月初一。

        淮河。

        暴雨如注,倾盆而下。

        两座浮桥已经架在了西濠水附近的淮河河面之上,骑兵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在茫茫雨幕之中四下巡视警戒。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来势汹汹,几乎形成了雨幕。

        不过如此豪雨,也没有挡住北宋大军南下的脚步。雨幕之下,两条看不见头尾的队伍,正快步通过这两座刚刚搭好的浮桥。每个士兵都卷甲背包,穿着蓑衣,长枪扛在肩膀上,枪尖都用油布包裹着,显得非常爱护。这些战士们的士气都很高昂,行军的步子很快,一副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去江南的模样。而且他们还一边行军,一边高唱着《满江红》的军歌。

        赵楷也骑在马上,身边全是行营参军司的参谋,还有郭天女率领的男女班直,人人都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立马雨中。站在淮河北岸,望着淮南富庶辽阔的土地,若有所思。

        跟在他身边的人,此时听见了这位大宋官家的喃喃自语:“十年了......我都来了十年了,年年打仗,都没好好享受过,这回总算要大功告成了......金陵城,嫂嫂.......你们等着,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