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48章 ??灭赵桓,保儒学!(求订阅,求月票)

第448章 ??灭赵桓,保儒学!(求订阅,求月票)

        咣当一声,赵楷狠狠的摔了一个汝瓷的茶杯,还不过瘾,又拿起个端砚往地上重重一砸。端砚里面还有些墨汁,直接就把地面“砸黑了”一大摊儿。邳州行营之中的几个大臣大将,还伴随赵楷南下的郭天女、任宝莲、武美娘等人,全都被突然发怒的赵官家吓了一跳,都愣愣的看着他。

        让赵楷发怒的原因,就是刚才行营参军司给他送来的一份关于赵桓将要在扬州召开儒林大会的密报。

        这个赵桓也太可恶了!又一次明目张胆的抄作业啊!而且这家伙抄作业的速度越来越快,抄袭的水平也越来越高了。

        赵楷的儒门大会才胜利闭幕不到一个月,赵桓那边就准备开一个儒林大会了,而且还摆明了要和刚刚当选儒廷学宗的赵楷唱对台。

        更可恨的是,赵桓还喊出了“保儒学、教生民、继绝学、修本心”的口号。还宣称什么“天理至简,全在本心”,胡说什么“人人皆可成圣贤”......这不是主观唯心主义吗?

        赵楷好不容易把走歪了的儒学带回了“格物致知”、“格物穷理”的科学发展道路上,将来好往“科学教”的路线上继续发展。

        赵桓倒好,直接来了个“天理至简、全在本心”,还什么“人人皆可成圣贤”......这什么意思?心里面想想就能摸着天理,成为圣贤了?这不是在骗人吗?

        接下去是不是还要来个“成圣贤、上天堂”和“孔夫子保佑我们”?

        儒学被他这样折腾下去,不就成了个宗教了?以后会不会卖什么“成圣券”啊?

        这可不行啊!

        其实赵楷在如何改革儒学的问题上,也有点患得患失。

        如果单纯想要让儒学去和天主教、天方教抢地盘,“成圣贤、上天堂”和“孔夫子保佑我们”的路子是最好的......但是赵楷不愿意这么干,而且也很难办得到。

        不愿意是因为这路子太脑残,脑子一旦坏掉了,科学就很难发展起来了。虽然短时间内可以打出一个大大的地盘,但是没有科学技术作为支持,地盘再大也是昙花一现。

        而将儒学往科学理性的方向引领......那么在目前的情况下,它对底层广大人民群众的吸引力就不是很强了。肯定比不了宗教化的“成圣贤、上天堂”和“孔夫子保佑我们”好。

        当然了,在拥有了“儒廷”和各地儒门分会,以及众多的书院、乡校之后,儒学在基层的竞争力比起原来还是进步了不少。

        在赵楷看来,儒廷领导下的儒家基层力量已经足够了。现在只等着一代又一代接受过蒙学“义务教育”和书院、诸学教育的新府兵(丁余)成长起来,就能殖民全世界了。

        可没想到赵桓居然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搞起来儒家分裂,还公然打出了“天理至简、全在本心”的旗号......这是要坏大事啊!

        只有“高二”水平的赵楷当然不会知道,他所推动的儒家“理学”改革的步子太大太猛,使本就松散之极的儒学产生分裂是非常正常的,即使没有赵桓推动,分裂还是会发生的。

        都是知识分子嘛,都会思考,都觉得自己是“特牛”(特别牛逼),而且也没有严密的组织控制着......你能搞改革,我咋就不能搞改革了?你搞一套,我也搞一套!结果自然是分裂!

        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的许多教派、学派、党派中都发生过。

        实际上,在原本的历史上,当朱熹高举起“理学”大旗的时候,以陆九渊为代表的一部分持不同观点的儒者就打出了“心学”的旗号。后来理学、心学两派一直从宋朝斗到清朝呢!

        赵楷不明白这些道理,所以就以为赵桓不仅抄自己的作业,还坏自己的大事!越想越生气,种种桩桩的念头交织在一块儿,让他终于咆哮起来:“都给朕收拾准备去!朕要亲自去扬州,看赵桓还敢开劳什子儒林大会吗?”

        这就要打啊!

        岳飞、董金刚、李世辅、曲端、刘正彦、苗傅、牛皋这几个将帅都没料到赵楷会怒成这样。他们几个都没动,互相看了一眼,岳飞上前一步,对赵楷道:“官家......现在鄂州还没到手,李宝的水军堵在汉水出不来。是不是再等等?”

        “等什么?赵桓都开儒林大会了!”因为岳飞说话了,所以赵楷只好强忍着怒火,“鹏举你还以为他会交割鄂州吗?”

        岳飞一想也对,“官家,如果李宝的水军出不来,咱们怎么过长江?”

        赵楷冷静了一点儿,岳飞既然一再提及水军的事儿,这肯定是个问题。岳飞已经带兵在山东路驻扎了不少时间了,一定已经研究过渡江收东南的问题了。

        而赵桓的水军......那也是真的猛啊!

        但转眼赵楷就想明白了,下江东是七分政治、三分军事。

        关键不是有没有水军,而是有没有人心!

        赵桓的水军再强,也就是十万之众,而且大部分还是海军,真正可以在长江上作战的人数只有三四万,战船不过三百艘......相对于长江的长度,这些船只水军根本不够用。

        而且赵桓之前已经有了要跑路去两广的迹象,抵抗的意志并不坚定,一旦北军打出势如破竹的气势,他很有可能会选择开溜。

        另外,之前儒门大会的作用现在还没消失。即便赵桓也弄出一个儒林大会,但东南的儒林还是发生分裂了,一定会有许多人站在强大的理学儒宗一边。

        这些手里一定有船,即便没有,也会千方百计去搞船......有了他们的船,大军就能搭浮桥过江。

        一旦大军过江......那就是钟山风雨起仓惶了!

        所以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要打出气势,打得赵桓和东南儒林心惊胆颤!

        绝对不能让赵桓顺利的把儒林大会开完,更不能让东南儒林觉得北朝大军会被区区长江阻隔。

        想到这里,赵楷心中已然有数,重重的哼了一声:“赵桓玷污圣人之学,罪无可恕!朕乃是为儒学而战,东南儒门中人一定会有许多人弃暗投明,有了他们的支持,过江就不是问题了......现在的问题是兵贵神速!鹏举,大军几日内能出发?过得了淮河吗?”

        长江可以靠带路党过,淮河却只能靠自己了。

        岳飞想了想,道:“十日内可以出兵......淮河不是问题,臣已经在涡水、淝水、颍水等淮北河流上准备了几百条船只。”

        “好,那就行了!”赵楷笑道,“十日后誓师出兵!”他的脸色忽然放沉,目光炯炯的看着几个将帅,“这一次......必须秋毫无犯!你们可明白了?”

        赵楷的红巾宋军其实不大放抢,比金兵、伪宋军、西夏军那是强出太多了。河北、山东、北京等地之所以遭遇了严重的破坏,并不是因为红巾宋军的大肆劫掠,而是因为金兵、伪宋军的破坏,已经红巾宋军的土地政策......

        但这次是去富得流油的江南,所以还是得特别关照一下!

        岳飞等人互相看看,一起行礼:“请官家放心,臣等一定约束将士,使之无犯秋毫,为官家全取江南!”

        “好!”赵楷非常满意,点点头道:“等江南收复之后,朕一定会重赏三军!”

        重赏早就准备好了......上次平河北、北京所得的土地还有富余。而岳飞灭亡伪宋后,赵楷又将一部分原属京东西路的土地划入了河南路(营田使路)。所以现在大宋朝廷手中还有数千万亩待分配的营田,只要拿出一小部分就足够了。

        所以东南的土地制度,还是可以维持不变的......这一点,赵楷在儒门大会上,已经向与会的东南儒者们做了保证。

        ......

        赵楷决心发起“学派战争”的时候,他的大哥赵桓,正在阅江门码头和妻子朱琏哭别。

        真是生离死别啊!

        不仅是他们俩父亲在哭,还有一堆孩子跟着一块儿哭呢!

        赵桓不仅坑爹,而且还坑儿,自己跑路,却把老婆孩子留在应天府......哦,不对,不是应天府,而是金陵府!

        应天府永不落嘛!

        赵桓是不会给赵楷夺取应天府的机会......而他改应天府为金陵府的借口,则是迁江都——江都在北,应天在南。前往江都当然显得勇敢无畏。

        他这会儿哭得差不多了,于是就抹了把眼泪,对朱琏和一群儿女道:“你们不要再哭了......此战未见得会打,就算打了也胜负难料。朕的陆师虽然不如赵楷,但是江都城高墙固,最近还修了三角堡,还增加了火炮,绝对守得住。赵楷不拿下江都,谅他也不敢过长江。所以你们尽管放心!”

        朱琏抹着眼泪道:“官家放心,金陵城池比江都更坚......城中丁壮多是汴州南来之众,一定会众志成城,抗贼到底。赵楷那贼若敢冒然渡江,金陵城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这态度让赵桓非常满意,他点点头道:“好,我们夫妻同心,一起保大宋、兴儒学、灭赵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