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46章 ?? 赵桓,你也当个巨儒吧!(求订阅,求月票)

第446章 ?? 赵桓,你也当个巨儒吧!(求订阅,求月票)

        随着赵楷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大兴儒家的“真道理”,第一次儒门大会顿时就变成了一个抛弃没落黑暗的伪儒学,争先恐后奔向进步光明的真儒学的大会了。

        特别是那个不怎么会办事,也不大会做官,学问更是稀疏平常的朱松,居然因为投奔真儒而一步登天,当上了崇政殿说书的消息在曲阜城内传开后,曲阜城内的大儒们都沸腾了。

        怎么可能不沸腾?他们说书的本事可比朱松强多了,四书五经、历代史书、民间故事、曲艺杂谈、诗词歌赋,什么书都会说,一年365天可以说得不重样!

        而且这些大儒们不仅会说书,还会当儒学宗廷的宗师、长老,还会当各路儒门分会的会长、副会长,还会当金陵六部的尚书、侍郎......总之,只要是当官,他们全都会!

        当然了,他们都是品德高尚的大儒,视金钱官位如粪土。之所以要争先恐后的投奔赵楷,并不是因为他给出的高官厚禄,而是为了振兴儒学,是为了想效法先贤,仗剑传道,布仁义于四海,传美名于万代!

        总之,他们都是为了大兴儒学,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人间正道而毅然决然的投奔进步、光明、正确的新儒学和真儒学。

        他们的行为,一定会名垂青史,为万世所敬仰......因为赵楷已经打算把修史的工作交给儒学宗廷负责了。这些投奔儒学宗廷的真儒们以后可以自己写青史,所以史书上一定会为他们说好话的。

        当然了,前来曲阜参加儒门大会的儒者也不人人都是真儒,还是有个把混进大儒队伍当中的伪儒的。

        譬如耿南仲、吕本中、邵溥、李侗、程端中、李清照等人,在后来的儒学宗廷所修的正史当中,全都是贪恋南宋高官厚禄的伪儒,都是遗臭万年的儒门败类!

        不过即便知道他们都是儒门败类,赵楷这个宽宏大量的儒家学宗也没有将他们逐出大会,也没有剥夺他们的发言权,更没有将他们捕拿,而且还在第一次儒门大会胜利闭幕之后,让专人护送他们南返楚州——可不能让他们有分毫的闪失,要不然就坏了儒门大会“言者无罪”的规矩了......

        而在安全抵达了楚州之后,这几个儒家败类不敢有片刻停留,而是日夜兼程南下,在四月二十一日这天,就抵达了风雨飘摇当中的金陵城。

        ......

        金陵皇城,崇政殿。

        大宋吴国王赵桓只是在自己日常办公和召见大臣的大殿里头,烦躁的走来走去。他只穿着一件紫色的半旧戎衣。在向赵楷称臣之后,赵桓就常以戎服示人,说是要卧薪尝胆,枕戈待旦,以求振作。不过他这些年日子过得舒服,也不怎么锻炼身体(也就是在自己家里爬爬山、走走楼梯,每天晃悠个一万来步),都已经发福了,窄身子的戎服一穿,更显得肥嘟嘟的,怎么看都是一头待宰的肥猪。

        这个时候,他已经有点“困猪犹斗”的意思了,明明知道大事不妙,但还是不甘心就此放弃。可是他又凭什么和重开大宋的一代雄主,兼儒学宗廷的第一代学宗赵楷相争呢?

        在召开了儒门大会并且成立儒学宗廷之后,赵楷已经有了拉拢天下读书人的工具和大义名分了。

        东南士林不说全都会投靠赵楷,但肯定会一分为二......而且投靠到赵楷那边的儒生,肯定比继续拥护赵桓的儒生要多。

        耿南仲、吕本中、邵溥、李侗、程端中、李清照等人都在崇政殿中坐着,只是瞧着赵桓......他们还是拥护赵桓的!

        耿南仲是赵桓的老师,一辈子就“教化”了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弟子,怎么忍心背叛?况且赵楷、赵桓两兄弟之间的斗争并不血腥,大体上还维持着兄弟之争的那一份温情和体面。

        所以耿老爷子那么大岁数了,也就不考虑当贰臣的事情了。

        吕本中的情况和耿老爷子差不多,一大家子都得了赵桓偌大的好处,现在怎么能背叛?

        邵溥是大儒邵雍的孙子,程门高徒邵伯温的儿子,宣和之难前就已经出仕,一直都是太子一党的人物,赵桓当了官家后就让他做了户部侍郎,后来又当了户部尚书,掌东南财计多年,而且家中的子弟也都得到赵桓的重用,已经和赵桓进行了深度捆绑。

        程端中是程颐的儿子,但并不是个大儒,而是个南宋新军儒将,自靖康初年以来,一直担任军职,现在官拜枢密院左副承旨......他之所以会北上曲阜,一来是因为其父乃是程颐,二是奉命北上探查军情。

        李清照自不用说,南宋砥柱赵文正公的妻子,怎么可能投靠赵楷?

        而延平先生李侗居然没有在曲阜投奔赵楷去求个官,倒是让人意外而且敬佩。他并没有出仕南宋,而是退居山田做自己的学问。就算投靠赵楷,也不算是贰臣,高官厚禄拿得心安理得......所以赵桓在得知延平先生没有被赵楷的高官厚禄所诱惑后,非常感动,已经下特旨征召他为官,还破格提拔他担任了崇政殿说书。但李侗坚辞不受,真的是不为功名利禄所惑的高士啊!

        不过赵桓还是没有放弃,今儿特别命人将正准备离开金陵回延平山中隐居的李侗请到崇政殿,和耿南仲、吕本中、邵溥、程端中、李清照等人一块儿给自己出出主意......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可是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办法?君臣数儒,差不多是凄恻对视。到了后来,赵桓连坐都坐不住了,就在大殿当中一圈圈的踱着步子......不过看他的步履倒是非常稳,走得又快,走了快半个时辰也不喘,看来这个小胖子的身体还是很不错的。

        大家看着一个团团转的小胖子赵桓,也都心情沉重......说实话,这个赵桓除了不会打仗,其他方面都还不错。东南地方在他的治理下可谓是欣欣向荣,百业繁华。

        而且赵桓的南宋(吴国)在军事也不算弱,海军天下无敌,陆军方面则是战无不胜,保持着百分之百的获胜率——南宋新军打败过入侵淮南的完颜宗弼,跟着海军一起打败过高丽,打败过越南,打败过占城,打败过真腊,打败过琉球岛上的什么天孙,还逼得日本国搞起了宋务运动。

        可是这个海军天下无敌,陆军战无不胜,经济繁荣富强,民生安乐幸福的南宋,现在怎么就要灭亡了呢?

        天理何在?

        想到这里,耿南仲终于绷不住了,一下站了起来,留着眼泪道:“官家!您可一定要振作啊!天策将军那是穷兵黩武......臣等在山东都看见了,那真是百业萧条,民生困苦,根本不能和咱们这里相比。他哪儿有钱维持下去?他现在又成立了个儒学宗廷,又得大把撒钱!他哪儿来的钱啊?只要咱们能撑住,一年两年的拖延下去,他的钱一定不够,到时候他还拿什么和咱们打?”

        耿南仲说的话也不都是没根据的,赵楷的经济的确搞得不行......可以说是兵锋所至,工商萧条!

        本来想拿下山东以后好好经营,多搞点钱。可是现在山东那边也不行了......今年春天的时候还有不少地方闹起了春荒,看来没个三五年的发展根本恢复不了元气。

        所以赵楷的财政,依旧是非常困难的!

        替赵桓掌握财计的邵溥也附和耿南仲道:“官家,天策将军的财政的确非常困难......而且他肯定已经下来出兵的决心,所以咱们千万不能再把财货往北方输送了,更不能把鄂州移交出去!”

        原来赵桓答应给赵楷的钱,现在还没支付。而且荆湖南路(包括鄂州)的交割也没完成......整个荆湖最重要的鄂州,目前还在吴国手中。

        程端中也道:“官家,只要鄂州在手,长江中游方面就高枕无忧。而淮东方面的布防也固若金汤,北军根本过不来......现在的关键还是守住淮西。”

        淮东一带水网纵横,还有淮河下游宽阔的河面为依靠,北军很难突破。

        而淮西之前因为有黄泛区的遮挡,非常安全,也就没有好好布防。不过问题也不大,因为突入淮西的北军也会被长江阻挡,很难过江。

        赵桓站立住了脚步,缓缓的回过头来,双目当中,都是忧愁,“人心呢?人心散了,淮河、长江之险就不可恃了......不是吗?淮西水浅,抵挡不住北军的。而长江又那么长,根本不可能处处设防......一旦沿江地方的士绅大量投靠北军,他们要过江又有何难?”

        是啊,守长江最难的就是守人心!

        因为出卖太容易,收获又太丰厚......而且赵楷现在还有双分的大义名分!投降赵楷一点不必担心遗臭万年。

        崇政殿中,顿时就是一片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一个胡建口音响了起来:“官家,看来咱们也要立一个儒学宗廷.......您不如也当一个巨儒学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