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43章 ??存天理,有天命!(求订阅,求月票)

第443章 ??存天理,有天命!(求订阅,求月票)

        赵楷三问当中的第一问,也是最重要的一问,毫无疑问就是问天了!

        因为儒家相对于天主教、天方教和佛教,最缺乏的就是一个至高、至大、包含一切的存在。

        因为缺乏了这个存在,使得儒家很难回答“终极问题”,很难构建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宇宙观、世界观,也就很难脱离官僚体系单独存在,在中原以外的地方推行自己的教化更是难上加难了。

        更糟糕的是,当儒家无法回答“终极问题”,无法提出自己的宇宙观的时候,其它的教派就会乘虚而入。譬如天主教、天方教和佛教......历史上的许多大儒名士都信仰佛教,到了明末西学东渐的时候又出现了一批信仰天主教的大儒。

        而这些大儒名士本身就负有教化苍生的使命,他们的地位相当于天主教文明中的神甫,天方教文明中的教法学家,佛教文明中的大德高僧。

        他们自己都信了佛祖,信了基督,这个儒学还怎么和人家斗争?

        至于用佛祖、基督、真主来解决终极问题构建世界观、宇宙观,但同时保持儒家的文化生活和政治理念的想法......在中华本土也许有那么一些可能。毕竟有个入乡随俗的问题嘛!

        但是一旦出了中华文化根深蒂固的本土,到了华夷交杂,甚至胡夷占据优势,华夏处于少数的地方。没有上层的宇宙观、世界观的儒学,想要真正在那里立足是非常困难的。而儒学无法立足,华夏也就难以真正而持久的立足。

        实际上,赵楷召开这次儒门大会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拿出一个儒家的“天”。

        而儒门大会这个组织,主要就是为了捍卫和推广儒家天理而存在的!

        陈东、虞允文、胡寅、萧不言、胡宪、刘子翚等人都是赵楷的心腹智囊,早就参与到了儒家天理学说的构建活动中来了。其中胡寅、胡宪、刘子翚三人本身就是理学大家,精通儒家的各种天理、天道、天命学说。

        听见赵楷的提问,胡寅马上就开口回答道:“官家,天者,万物之本源也。凡是用来描述万物之本源的词语,如天、气、道、理、天理、天道、太极等等,其实都是一个意思。也就是天地宇宙之间的一切,皆有一个本源,所有的本源汇集在一起,就是一切的本源。”

        赵楷微微皱眉,听着有点玄幻啊!

        好像还是洪教主的天父皇上帝比较容易让人接受。

        不过这套本源天理之说比起洪教主的天父皇上帝下凡来也有明显的优势,不容易穿......这事儿涉及到宇宙的起源,真的能完全弄清楚了,那差不多也成神了。

        胡寅的堂弟胡宪看见赵楷皱眉,就忙开口帮着堂兄一起解释:“官家,因为这天理乃是万物本源,所以我们儒家才会有格物致知一说......通过格一物,便可以穷一理。只要格尽万物,就能穷极天理了。”

        这听着又有点科学教的意思了......随着科学研究的深入,知道的就会越来越多,到最后人类文明就变成神级文明了。

        在历史上同样教导过朱熹的刘子翚接着胡宪的话,拈着胡须往下说道:“官家,这天肯定是有的,不管唤作什么,但终究是存在的,天下儒者都不会对天之有无存疑。但是天人之间是否存在联系,就有争议了。

        譬如荀子的《天论》中就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老子又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儒家的天道观大体上分为承认天命的存在和反对天命存在这两条路线。

        承认天命的儒者认为天有意志,天人之间存在精神上的联系,天会因为人,特别是人君的行为降下灾祸等等。

        而不承认天命的儒者则以荀子为代表,认为天道是没有意志但有道理。他还认为人不必遵循不存在的天意,但是可以研究天理,并且发现其中的规律为己所用。

        不得不说,春秋战国时候那帮知识分子的水平比起后世的儒生实在是太高了......

        赵楷想到这里,只能一声叹息,然后问眼前的几个儒生,“你们实话和朕说,你们是相信有天命,还是相信天地不仁?”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啊!

        因为赵楷毕竟是一个帝王......当着一个帝王的面说没有天命,是不是有点大逆不道了?

        “官家,臣相信有天命!”萧不言第一个回答,“而且也必须有天命,否则儒何以胜佛?”

        这家伙到底是辽人,太知道佛教泛滥的危害性了......虽然他自己也烧香拜佛!

        虞允文点点头,赞同道:“臣也相信有天命......若无天命,我儒学何以教化人心?何以劝人向善?何以阻人为恶?何以传道护法?”

        天命就是战斗力啊!

        荀子的“反天命”观点也许是对的,但是没有了天命这面大旗,儒家就无法凝聚人心,更别提和其他的派别进行斗争了。

        刘子翚拈着胡须道:“官家,天命自然是有的,我们儒者讲究格物致知,就是为了更好的探知天命,顺应天命,替天行道......而不是为了逆天而行!”

        赵楷心道:这话说得很有哲理啊!为了更好地替天行道,就得格火药、格火炮、格燧发枪......这些东西在替天行道的时候可比板斧好用啊!

        胡寅一脸认真地说:“臣也以为有天命,官家可以重开大宋,就是因为有天命啊!我大宋有如今的局面,不就是天命所系?”

        胡宪点头赞同道:“明仲言之有理,正因为官家身负天命,才阻止了咱们华夏的一场劫难......这也是咱们大宋,咱们华夏的天命啊!”

        这才是大儒啊!赵楷捋着胡子,心想:这才是真正的大儒啊!以后儒门大会的日常事务,可以交给胡寅、胡宪两兄弟掌握。

        他笑着点头道:“明仲、原仲,你二人说得很好,正合朕意。其实朕本来也不相信天命,也认为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但是如今现实摆在面前,这就是天意,就是天命啊!”

        赵楷穿越以后就一直认为自己有天命,要不然怎么就穿越了呢?这就是天选之人,是身负天命的!

        他说完这番话后,忽然看见翰林学士都承旨陈东眉头皱着,似乎在苦苦思索。

        “少阳,”赵楷笑着问,“你在想什么呢?”

        “哦,”陈东一怔,方才反应过来,“官家,臣在想这有天命、无天命两种学说,一时半会儿是很难争出个分明的。如果咱们标榜天命,那必然会有人用荀子的《天论》来反驳。除非......”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除非后面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赵楷忙摇摇头,没有人陈东继续往下说。

        然后赵楷又笑道:“那就让他们用格物致知来证明啊!当然了,咱们自己也得格物穷理。既然大家都认为有天理,也认为可以格物穷理......那就应该通过格尽天下万物,穷尽世间道理的方法来证明有无天命。”

        格物穷理也得有驱动力啊!

        而且这事儿也不能光靠金钱去推动,因为有许多基础的研究并不能立竿见影的产生经济效益。但是这些研究对于科学的进步与发展是必须的!

        所以追寻真理的精神,在这种情况下,就会成为推动科学技术进步的巨大源动力了。

        许多西方的科学家甚至就是神职人员,从事的研究根本就和经济利益无关。

        而基督教会有时候也会成为科学研究的赞助人,虽然其赞助的研究,有时候会动摇基督教的根基。但是那些基督教的领袖不会这么想,他们也相信“格物穷理”——科学发现只会证明而不是否定主的存在!

        因为在他们看来,主就是存在的!

        如果不相信主的存在,那他们怎么当主教,怎么当教宗呢?

        所以宗教和科学的关系,有时候是非常复杂的。

        而赵楷现在要搞得儒学改革,也不是要把儒学从学派变成教派......因为儒家的天理、天道,只是存在,而没有直接和某个儒家圣人发生过精神上的交流。

        或者说,不是天理、天道主动找到了儒家,并且赋予儒家神圣的使命,而是儒家在研究学问的时候发现了天理、天道的存在,并且主动承担起来捍卫天理、天道的使命。

        所以儒家依旧是个学派,而不是一个教派。

        想清楚了其中的关键后,赵楷就看着眼前的几个儒者,斟酌了一下,笑道:“朕以为,世间万物皆出于天理......以后天、气、道、理、天道、太极等等名词就不必提了,一律称之为天理。万物皆出天理,而天理有命,是为天命。我等儒者,当存天理,格万物,知天命,并且顺天应人,护卫天理,如此方可成为圣贤。诸位,你们觉得这个说法如何?能拿到儒门大会上去说吗?”

        “官家所说的天理、天命、格物之论当然是对的,拿到儒门大会上去说当然没有问题,”大儒胡寅思索了一会儿,又一字一顿地说,“可是对于寻常小民而言,这天理、天命、格物还是太远了一些,不利于教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