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38章 ?赵楷提问了,你们的三观呢?(求订阅,求月票)

第438章 ?赵楷提问了,你们的三观呢?(求订阅,求月票)

        在吴王国统治下的楚州,自从宣和之难以来,就成为了一处军事重镇了。楚州紧挨着淮河,河对岸就是大金国的势力范围,当然得严防死守了。所以从靖康元年至今,金陵朝廷一直就在楚州这里重兵布防,还不断的在淮河岸边修建防御设施并加高河堤(加高河堤是因为黄河夺淮),修城筑堤的工程,八九年来从未间断。甚至到了金陵天子赵桓向其弟赵桓纳贡称臣,自去尊号,改称吴国王之后,新一轮的楚州城防三角堡增筑工程,依旧在如火如荼进行当中。

        所谓的“三角堡”就是......就是三角堡,而不是棱堡。因为它的形状不是“三棱台”,而是“三角台”。乍一看差不多,但是两者抵御炮击的能力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三棱台”的外墙拥有较大的斜角,可以把炮弹弹开,而且因为底部大、顶部小,所以结构非常稳定很难被整个轰塌。

        “三角台”的外墙基本是垂直的,虽然用三角形的一个角对外,也有一定的机率将炮弹弹开,但是和“三棱台”形没有办法比。而且因为墙面垂直,所以还是会被炮弹轰塌。

        而吴国朝廷之所以会在楚州城墙外修建“三角台”形的堡垒,当然是因为完颜斜保和吴国派出的细作没学好数理化,分不清什么是三角台?什么是三棱台?

        所以现在真正拥有“棱堡”这项技术的,只有北宋。大金、吴国、伪宋这三方,拥有的其实是“三角堡”技术。

        其中吴国直接就称之为“三角堡”,而大金那边一开始称这种城堡叫“矮脚堡”,后来觉得不好听,又改为“汉儿堡”,因为是从汉人那里学来的嘛。

        而“汉儿堡”的技术传到伪宋那边后,完颜燕觉得“汉儿”是个蔑称,就把“儿”字去了,改叫汉堡......到后来日本鬼子也学会修建这种三角堡了,就管他们自己的三角堡叫“日式汉堡”了。

        而在新落成的楚州州城山阳县的西门外三角堡的顶部,今儿好像来了什么贵客,搭出了一个很大的棚子,还张挂起了厚厚的锦缎帘幕。还有楚州州衙和新设立的淮东安抚使司的厢兵还有仆役,忙忙碌碌的在这座三角堡和三角堡边上山阳榷场来回奔走,将一个个食盒从榷场内的一座酒楼中取出,送上高高的,视野开阔的三角堡,供三角堡上的贵人们享用。

        三角堡的西面就是山阳码头——这是一座运河码头。在运河没有被黄河水冲毁的年代里,运往开封府的东南六路财货,都得打这儿过。

        但是现在因为黄河改道冲毁了运河,而且北宋的都城也早就不在开封府了,而是在更北方的北京顺天府。所以山阳码头这里就不复当日之盛了,不过还是非常热闹的。

        因为楚州山阳县依旧是南北榷场贸易的重镇!

        这个大宋朝向来是把战争和商业分割开来的......打仗归打仗,贸易归贸易,两码事儿嘛!

        所以无论楚州对面是大金、伪宋,还是北宋,山阳榷场的买卖照做,山阳码头上也总是舳舻相连。

        不过今天的山阳码头上,却看不见载满货物的商船,也没有往来奔走以牟利的商人,只有一串旗幡招展,非常鲜亮的官船。还有许多衣甲鲜明的新军官兵和仆役打扮的人,都在码头上蒙头吃喝。

        看来今日是有什么大人物要离开山阳县远行,所以借用了这处三角台堡,摆酒践行。

        三角堡上,帘幕之内,满满当当的坐着二三百人。都是跪坐在松软的垫子上,每人跟前摆一小桌,桌上几个酒菜。这些人清一色都是文士打扮,穿着宽松的儒服,头戴东坡巾,看着就够儒雅。在三角堡靠近对外的“角尖”的地方,并排摆了四张长一些的矮脚桌,矮脚桌后面坐着三男一女,一共四人。

        其中的女子,也穿着一身白色儒服,却没有戴东坡巾,一头长发简简单单挽了个发髻,用根簪子插了。她的年纪不小了,看着有四十多岁,气质高雅,风韵稍存。她虽是巾帼,但是在一群须眉之中,却也谈笑风生,看起来就是一个常在士林走动的奇女子。

        这奇女子正是易安居士李清照。

        和李清照坐一排的三人,是一个老者和两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老者看着有七十多岁了,须发皆白,不过依旧精神抖擞,正是赵桓的老师耿南仲。

        两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是一白胖、一黑瘦。白胖一些的气度儒雅雍容,一看就是个饱学之士。那黑瘦一些的,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微笑,语气也很温和,让人如沐春风,显然是经过长期训练的。

        这两位也不是凡人,白胖的是赵楷的翰林学士胡寅。黑瘦的就更厉害了,是第48代衍圣公孔玠。

        原来今日汇聚于此的人物,除了胡寅、孔玠之外,都是来自东南各路的名士鸿儒,准备去曲阜祭拜孔子,同时参加赵楷所召集的儒门大会。

        “致堂先生,老朽有一事不明,想向先生请教一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耿南仲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于是就话锋一转,步入正题了。

        “耿相公但问无妨,下官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被称为“致堂先生”的人就是胡寅。他的官不能算特别大,但是在儒学上的造诣不低,特别精通“格物明理之学”,所以被人称为“致堂先生”。

        耿南仲笑道:“那老朽就问了。”他斟酌了一次,“这一次官家召集东南宿儒名士北上孔林,到底要和大家说什么?”

        是啊?说什么?是不是要用高官厚禄收买大家?不过我们的品德那么高尚......是马上答应好呢?还是推辞再三后答应好呢?

        耿南仲的问题一出来,在场的百余个大儒,还有一百多个大儒的学生,全都向胡寅投去了君子的注视......

        而胡寅闻言,则是苦苦一笑——高官厚禄是不可能有的!

        要有高官厚禄,还用得着孔林大会?

        胡寅叹了口气,收了苦笑,便对耿南仲道:“此事耿相公即便不问,在下也是要说的。官家请诸位北上孔林,乃是有三个问题要问。”

        问问题?

        大儒们心说;答对了就有高官厚禄?

        胡寅接着又道:“第一个问题:问天。第二个问题:问政。第三个问题:问心。”

        啥意思?

        在场的大儒们都一头雾水。

        这三个问题怎么有点玄呢?难不成这位重开大宋的天子也是个道君皇帝?

        胡寅又开始给大家伙解释题目了。

        这三个题目一点都不玄,但是很难回答!

        “所谓问天,问得是天理、天命、天人......还有归天!”

        这个问题看着玄,其实问的就是“世界观”!这个世界,就是赵楷所处的世界是怎么产生的?有没有主宰?主宰一切的是谁?主宰和人的关系等等。

        什么?

        无神仙论?

        唯物主义?

        也行啊!只要能说得过天主教、天方教和佛教就行!

        现在可是科学尚不昌明的时代,所以“天的问题”不好回答啊!

        “所谓问政,问得是儒家之政,而非国家之政。”胡寅接着又道,“儒者除了做官,还能做些什么?如果没有朝廷的独尊,儒家又能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依旧很难!

        赵楷问的是儒学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姑且可以称为儒家的价值观吧?

        除了科举当官,儒家还能提供什么?

        在没有科举当官的地方,你们儒家还能存在吗?

        这是儒家的又一大难题!

        而且在原本的历史上,儒家在这道题目前考了个零蛋!

        在天主教不掌握政权的地方还有天主教,在天方教不掌握政权的地方还有天分教,在佛教不掌握政权的地方还有佛教......甚至修仙的道教也可以不依靠政权的扶植存在下去。

        但是儒学......离开了科举就没了!

        这样的学派教派还能和天主教、天方教、佛教斗争?如果儒学总是战五渣,赵楷的全球殖民是玩不下去的......因为殖出去的民没有科举可考,很快就会被别的教派同化了。

        而科举......你能让美利坚的儒生花几年时间进京赶考?而且要办美利坚科举也不行啊!科举这一套只有在人口密集,文化比较繁荣,社会比较安定的地方才可行。

        “所谓问心,”胡寅说,“我等儒者为什么要学儒......如果不能做官,我们还学不学儒?如果不能做官,我们学儒还能不能得到回报?”

        这个当然就是儒生的人生观了!

        除了做官,儒生还能做什么?还想做什么?如果没有官做就不习儒了,那儒学怎么生存?

        人家天主教那边,没有不当神甫就不信天主不祈祷吧?天方教也没有不当法学家就不信教不祷告吧?佛教徒那边在家居士照样天天念经吃素啊!

        到了儒家这里,不当官就不要了?这样的儒家是没有生命力的,也没有可能在未来的殖民时代大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