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36章 ??一起来开儒门大会吧!(求订阅,求月票)

第436章 ??一起来开儒门大会吧!(求订阅,求月票)

        大宋洪武九年,正月十六。

        漫长到无聊的春节长假,总算是结束了。官家赵楷再一次坐上了北京顺天府皇城内的元和殿上,接受百官朝拜。

        北宋朝廷的年假从腊月二十六日开始,一直歇到正月十五,整整二十天大假。不过松快了二十天的满朝文武却是个个精神抖擞,向着高高在上的赵楷山呼万岁,没有一点儿得假日综合症的样子。

        赵楷也和大家一样,精神百倍,看见群臣向自己揖拜行礼,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平身,平身!”

        众人还是照着规矩揖拜完毕,然后才平身就位,分成文武两班,站在大殿左右。

        赵楷看着底下的群臣,笑道:“真是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啊!一转眼的功夫,朕御极已经十年了!诸卿当中,有不少人是和朕一块儿在河东重开大宋天的老臣吧?这重开大宋之天的大业,到今年应该要大功告成了......等到朕彻底降伏东南的吴国,完成两宋归一,天下一等后,朕还给卿等加官进爵、赐田赐宅,朕是不会亏待忠臣良将的!”

        他的话说到这里,还都是好事儿,语调轻快,一副马上就要笑出声的模样儿。但是随后却话锋一转,口气渐渐放沉:“但是打天下难,治天下、守天下更难!这不,咱们大宋的天下差一点就叫金贼给夺了去......宣和年间多好的太平盛世?说没就没了!多少好人家就这样家破人亡,多少富庶安乐的城池就这样化为白地。连东京汴梁都让金贼放黄河水淹了,至今还是一片荒芜呢!

        可见这《孙子兵法》上说的不错啊,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他这番话一说,下面的大臣就是一愣。

        怎么回事?天下都太平了,不是应该说偃武修文、与民休息的事儿了吗?怎么又开始言兵事了?

        元和殿上的大臣们中有不少消息灵通的,已经知道赵楷在完成天下统一之后,就要把主要精力转到文治上去,还会下大气力整顿税收的......所以朝中的文臣都在隐隐期待着未来的好日子,而武官们多少有点担心。

        赵楷的讲话还在继续,他说:“现在天下一统在即,但朕要和大家说的却不是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更不是与民休息,无为而治。而是要继续整军精武,要长久的保持咱们大宋府兵的战力。因为中原虽然安泰在即,但是四方仍然强敌环伺,只有强兵在手,大宋天下才有真正的长治久安。”

        这话说的可有点“不大正确”了,中原都太平了,还怕四方的敌人?而且四方的敌人是谁啊?好像就一个金贼比较能打吧?不过金贼再能打,也不可能打破包括山海口棱堡在内的燕山各口棱堡,打进北京路腹地吧?

        而且新顺天府城的城垣到今年年底就可以完工,八边十六角的大型棱堡,还采用了坚固耐久的夯土包砖墙体,城外还挖掘了两道壕沟。

        如此坚城别说金贼了,就是攻坚能力强大的宋军自己,也没有能力攻破啊!

        不过赵楷手下的功臣们却没有人出来进谏.....因为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典故大家都是知道的!

        现在中原的兔兔不多了,只剩下赵桓一只,很快就没了......到时候大家这些当“走狗”的功臣怎么办?有危险啊!

        所以赵楷的“强敌环伺”论还是蛮符合大家心意的。

        赵楷看见众人都在点头赞成自己的观点,于是又笑了起来:“要维持强兵,光靠一个府兵制还是不足的......虽然朕的府兵制比之隋唐,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比如专设营田使路、节度使路以保障府兵之利益。比如在塞外、河西、阳山、阴山等处授府兵以牧庄,还准许军府自设管事团以主办学堂、校场、马场、义仓等事务,还开了替父从军法。

        但是以后的敌人都在西域、在草原、在东北的寒冷之地,甚至在大洋彼岸!那些地方辽阔无边,而且距离中原又太远,战事一起,就不是短期内能结束的。所以广阔府兵的田庄、牧场根本无法支撑......朝廷必须要有大笔的税赋才行啊!”

        其中赵楷对于“狡兔”、“高鸟”、“敌国”的定义和下面的这些群臣是不一样的。

        赵桓绝不是世界上最后一只狡兔......世界上的狡兔还有很多,抓都抓不完!

        所以大宋的朝廷鹰犬还要加倍努力才行啊!

        赵楷接着又道:“所以朕才在营田路、节度使路之外,设了转运使路。今后营田使路养兵,节度使路开拓,转运使路则负责提供钱粮......三者结合起来,才能让我大宋长久保持强兵,并且不断开疆辟土,铲除塞外、海外的隐患!

        咱们可不能坐等那些隐患和金贼一样由弱变强,打上门来了,再想办法抵抗。而且西贼已经向西流窜了,还冒用大唐的名义,这是贼心不死啊!

        另外,耶律大石日前还遣使来报,说千里松林两边的一部金贼有大举西迁的迹象。朕有预感,这股金贼到了西方以后很有可能做大,将来必是国家大患!

        所以,咱们得先发制人,先打过去,将危险扼杀于萌芽!”

        他这是在为将来殖民全球造舆论呢!

        在他看来,赵桓这只兔子是不堪一击的......不管是捉了还赶跑了,东南九路之地一准可以到手。

        等东南九路到手之后,当然就要开始殖民全球了......时不我待啊!

        赵楷今年已经三十多了......现在是古代,医疗条件不怎么好啊!如果“人间五十年”的话,还剩下多少年?就算他能活到七老八十的,相对于历史长河来说,也是极为短暂的,所以有些事情必须要抓紧进行。

        而他放任,甚至是有意驱赶敌人往外逃窜,一方面是想让他们“为王前驱”,一方面则是为自己将来的扩张准备借口。

        历史上明朝的七下西洋据说是为了找建文帝,而满清收复新疆则是和准噶尔打百年战争的结果......敌人有时候就是进步的驱动力啊!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底下的群臣算是明白他的心思了。赵楷在新年过后的第一场大朝会上的这番话,就是在宣示呢,以后仗还有的好打,大家伙的功还有的好立!

        另外,赵楷的这番宣示,也给现在属于吴国的东南九路之地指明了方向——它们中的大部分都会变成专门负责交钱的转运路!

        以后北京路、河北路、河南路、河东路、陕西路、河西路、大同路等七个路,也许还会加一个广西路,就主要管养兵打仗的事儿......这些营田使路、节度使路提供的府兵都是陆军,海军怎么出,得等平了东南再说。

        而大宋的其余各路主要管交钱交粮的事儿,只要交够了钱,就可以安心发展经济,不必担心国防问题了。

        而且赵楷也不会在这些交钱的转运路搞营田路的那一套——营田路除了少量属于府兵、勋贵的永业田之外,是没有私田的。

        这意味着营田路的土地禁止买卖,也无法进行兼并,地主持有土地的多少是由爵位和勋位高低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也不会有土地市场,没有买卖,也没有抵押。商人赚了钱固然不能买地,而地主也不把土地抵押或变卖了换取资金投入工商业......对于工商业发达,土地买卖、抵押频繁的东南诸路来说,冻结土地买卖和土地国有,绝对会引发一场金融危机。

        而赵楷治下的转运使路则是不抑兼并的,经济政策和赵桓治下的吴王国差不多,甚至还更加有利于工商业的发展......不过因为北方营田使路的“大没收”,还是抑制了四川、荆湖两路的工商业发展。

        现在取东南在即,赵楷当然不希望东南的商人和士绅地主因为搞不清营田路和转运路的区别而抗拒天兵。

        明白了赵楷的心思之后,东府大相公陈记就站出来说话了,“官家圣明!我大宋只要有了北方之兵、南方之财,就一定能天下无敌,金贼、西贼不过是宵小鼠辈,早晚可以彻底铲除......不过现在东南还是有一些迂腐儒生和愚忠之臣不知道官家的雄才大略,不知道我大宋天兵的军纪严明,也不知道官家欲用南财养北兵的国策,还在蛊惑吴国王,妄图抗拒天兵!

        臣建议利用这次南下祭孔的机会,在曲阜办一场儒门大会,请全天下的读书人都到曲阜,一起讨论儒家的大道和传道......凡是见识卓越之儒,官家可以授予其官职,并使之扬名天下。只要东南的名绅大儒都来了曲阜,官家就可以向他们阐明我朝的文武并重的治国之法了。”

        “好!”赵楷大声叫好,笑吟吟的点头,“举办儒门大会的办法很好,儒家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办过这样的盛事了......儒门大才也不能只想着做官,也得好好做点学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