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35章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求订阅,求月票)

第435章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求订阅,求月票)

        “官家,您真的要去山东祭孔?咱们大宋现在不是重武轻文吗?这规矩难道真的要改了?”

        对大儒皇帝赵楷遵孔的诚心提出质疑的,就是他最宠爱的贤妃郭天女。

        郭天女在赵楷的后宫中并不是最漂亮的,又没有子女,而且年纪也不小了,已经三十多岁。虽然身材依旧保持得很好,但是常年跟随赵楷东征西讨,那张脸面也难免粗糙了些。这姿容别说和漂亮的跟妖精似的曹玉娘、武美娘、任宝莲相比了,就算和年纪与之仿佛的潘采莲相比,那差了也不是一点半点。

        但是她和赵楷那份过命的爱情,哪是旁人可比的?所以她和赵楷说话的时候,是没有什么顾虑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而且她不仅仅赵楷的妃子,同时也是功臣团的一员——她跟着赵楷出生入死那么些年,凡是赵楷亲征的战役,就必然有她一份。

        而赵楷在前线的安全,都是由她亲自负责的,所以这功劳是怎么都不能不赏的!

        另外,郭天女还带着自己的五百骑兵加入赵楷阵营,那个董金刚就是她的手下啊!除了董金刚之外,还有好几十个跟随郭天女投到赵楷麾下的常胜军官兵封了爵。

        以她的功绩,封个郡公都不过分。但赵楷考虑到她的身份,所以就封了她一个玉泉侯,封庄就在顺天府城外的玉泉山脚下。

        虽然只是一个女侯,但也意味着郭天女拥有功臣的身份,是可以代表功臣团和赵楷进行一些私下交流的。

        现在的这个问题,就不仅是郭天女的问题,也是那群府兵功臣们想要问的问题!

        如果赵楷现在的回答不能让郭天女满意,那就别想说服那群功臣和下面的府兵了......虽然这点事儿还不至于惹出什么大波澜,但隔阂总是难免的。

        赵楷笑着道:“天女,朕那有什么重武轻文或是重文轻武的?朕只是想将税收和兵役公平合理的摊派给天下人而已。”

        “公平合理的摊派?”郭天女有点听不懂,“官家能和妾身细说一下吗?”

        赵楷点点头,笑道:“这事儿和你也有关,朕自然该和你说的,所谓公平合理的摊派税收和兵役,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明白了吗?”

        “明白了......”郭天女恍然大悟,“南人有钱,所以让他们出钱。北人有力,所以出力当兵!”

        皇后朱凤英插话道:“官家,大宋朝不是一直如此吗?宣和之难前,不也是有钱的交税免役,有力的应募当兵吗?”

        朱凤英身为皇后,而且还是皇嫡子赵评的生母,当然也有问政的权力......理论上,她随时有可能从突然驾崩的赵楷手中接过大宋的最高权力,哪儿能啥都不懂?

        满朝的臣子没有一个不奸不恶的,临朝的太后要真的一点不懂,还不得被他们欺负哭了?

        虽然赵楷一直没有正式册封赵评为皇太子,但是谁都知道赵楷心目中的继承人,还是这个非常乖巧,很讨人喜欢的嫡子。而不是已经长得又高又大,文采武艺都可圈可点,甚至已经在武美娘的指导下习完了赵楷亲自编写的《新算学》和《格物学》的庶长子赵论......

        而赵楷之所以迟迟不定太子人选,则是因为他自己就是以庶出的皇子压倒了嫡出的太子,重开大宋,成为天下之主的。

        所以他得标榜“立贤”,而不是“立嫡”......至少在那个“庄宗嫡子”赵桓被逐出华夏大地之前,他不能扯下“立贤”的招牌。

        但是从他扶植朱凤英,压制潘采莲的行为来看,赵论是没有什么机会了。

        不过朱凤英的政治智慧实在不咋的......也不知道会不会遗传给赵评?

        赵楷听了朱凤英的问题,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决定考一考自己的后宫的这些女子,于是就笑着道:“今儿咱们一家人关起门来聊天,没什么不能说的,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

        “官家,”潘采莲笑吟吟道,“妾身以为姐姐说得很对,有钱的交税,朝廷再拿这钱去募有力的人来当兵,那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了。”

        赵楷笑了笑,这个女人很有心计,知道自己的心思,所以处处低调隐忍,哄着朱凤英。朱凤英糊里糊涂的,她也就跟着一起装糊涂。

        “官家,”武美娘接过这问题,笑着道,“两位姐姐怎把官人给漏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其实也是出力的......虽然明面上官人只减免部分赋税徭役,但底下的税吏有几个敢较真?”

        武美娘是从民间入宫的女子,自然知道底下的豪绅名士是怎么借助势力逃税漏税的。

        而官员本身不纳税只花钱,使得他们既不代表纳税人的利益,也不关心花钱的效果......他们代表的其实是一群“不纳税的特权阶层”的利益。

        他们不仅不纳税,而且还要从有限的税收中分润一些,剩下可以用于募兵打仗的钱自然就更少了。

        曹玉娘和禹藏金奴早先都不是宋人,自然也不知道宋朝税法的利弊,便摇摇头不说话了。

        出身陕西将门的任宝莲接过话题,笑道:“官人不交税只花公帑,而当兵的又为了几个吃饭钱折腰......所以这官人就好比田主,当兵的便是客户佃农了。”

        赵楷呵呵笑道:“而且这田还不是他们的!而且那些为了几个小钱就把命卖了的人,也不见得真的有力!有力和有钱,并不是二选一的事儿。”

        穷文富武嘛!

        古代打仗最凶的通常是一群富农和小地主,汉朝良人,隋唐的府兵,还有西方的公民兵和骑士,日本国的武士等等。都不是穷光蛋为了挣口吃的去当兵的主儿......即便是听上去可怜兮兮的“奴隶兵”和“家丁”,也是他们的主子好吃好喝好装备好训练才养起来的。

        赵楷没钱养“奴隶兵”和“家丁”,所以选择了良人、府兵、公民兵的路线。把北方几个路的土地分出去,让当兵的自己去收点租,补贴一下军费。

        耶律余里衍则问了一句:“大宋过去是文官管钱,武官管兵,所以文官就成了东翁,武官就是管事,当兵的就成了奴仆?”

        赵楷笑着点点头,“当兵的有时候比奴仆还不如......奴仆是自家的,当兵的是国家的。”

        他又扭过头看着郭天女,“天女,你明白朕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和宣和之难前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什么不同了吗?”

        “妾身明白了,”郭天女笑道,“陛下的意思是让有田有力的人当兵,让有钱无力的人出钱!”

        赵楷笑道:“没错......朕就是这么想的!而且只有有田有力的人当了兵,那些有钱无力的人才肯出钱啊!要不然这些人早晚会找到逃税的办法,让朕的朝廷变成穷光蛋的。”

        有钱人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不愿意把兜里钱拿出去给别人的......纳税光荣什么的,都是嘴上说说的。所以得有人逼着他们拿钱!而他们则会千方百计的找到逃税漏税的办法......如果考试当官可以偷税漏税,那有钱人一定人人尚文,都想着要读书做官了。

        如果国家要依靠一批有“逃税权”的文臣去支撑,那么让有钱人出钱这事儿,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难。

        所以赵楷想要收到足够的税,就得有一批有田有力而且必须出力的人......由他们在旁边拎着刀子盯着,钱就能收到了!

        历史大明朝收不上的税,换大清朝怎么就收上了?

        就是因为有八旗兵啊!而且八旗兵和那些文官和士大夫不是一个路子上的。

        敢不交税?砍你没商量!

        而赵楷手里的两个营田路,这么多年以来,不也老老实实的在交税?一年一千五百万以上,只多不少。

        抗税的事情是从来都不存在的!

        而且也没什么人造反......倒是南宋治下的十个路,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乱子,虽然镇压起来也不费劲儿,但总是此起彼伏地,没个安宁。

        郭天女这时已经换上了一脸拜服的表情,笑着道:“官家您真是太圣明了!天女心服口服!”

        赵楷哈哈大笑,郭天女的话说得痛快......她心服口服了,底下的那帮功臣自然也会支持。

        有了他们的支持,这个“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国策就能公布天下,成为大宋祖制了!

        没错,赵楷在这个“谁出钱、谁出力”的事儿上不玩黑箱操作,而是要摆在明面上说。

        得让出力的和出钱的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这份力,为什么要交那么多的税!

        他可不会学朱元璋,搞什么“吾京师养兵百万,要令不费百姓一粒米”的痴呆路线......百姓不掏钱养兵,当兵的不得亏死?当兵的亏死了,就没有百万兵了。

        所以他这次南下山东,就是要借祭孔的机会,把这事儿和东南来的士大夫都说一说,以便取得他们的支持......谁要不支持,可以去日本当武士,去南洋当海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