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33章 皇军,宋奸让你们快点投降!(求订阅,求月票)

第433章 皇军,宋奸让你们快点投降!(求订阅,求月票)

        奇袭其实没有成功!

        这帮汉奸高兴的太早了!

        这里可是日本国的土地,堂堂的大日本帝国,能叫这帮汉奸偷袭了吗?

        这不可能!

        而且早在完颜燕、赵善真母子来犯之前,赵枢、赵不求已经带着船坚炮利的南宋海军来过一次博多了。那回来的可是真正风帆战列舰,装置12斤长筒大炮,打起来地动山摇可吓人了。把还在昏睡当中的日本朝廷都惊醒了!

        不醒也不行了......人家都到家门口了。这个宋朝发起威原来比大唐还厉害啊!

        大唐只是在高句丽、新罗、百济的地盘上发一发威,根本来不了日本国。

        而宋朝的舰队直接开进了博多湾,而且他们的船上居然还有可以摧毁城垣的大筒子和火锅......如果他们真的的要发动战争,整个日本没有一座城堡可以抵挡,也没有一位武士可以与之对抗。

        就算是北面武士中的佼佼者,也没有办法抵挡住12斤大筒子的一击啊!

        这可是亡国的危机啊!

        幸好赵枢、赵不求对于当征夷大将军没什么兴趣,他们俩只是为了赵桓谋一条退路才来日本布局的。

        布局完毕后,他们就去别处搞侵略了......

        但这一次的“筒船来港”,还是一声雷霆,将还沉浸在平安时代末期的安逸和腐朽生活中的京都公卿,以及那个号称“政天下者上皇一人”的鸟羽上皇,都吓得面无人色。

        消息传到平安京时,朝堂之上更是乱作一团,满朝公卿,包括藤氏长者、关白藤原忠通在内,全都手足无措。

        不知道是应该称臣呢?还是应该纳贡呢?

        最后还是鸟羽上皇的亲信,北面武士的首领平忠盛为上皇献了一个“以宋为师和表面交好、暗中提防”的策略。

        也就是一边给大宋当学生,派出遣宋使去大宋学习,同时给大宋天子送礼;一边悄悄的在九州北部的筑前、肥前、萨摩等地构筑堡垒,修建烽火台,以加强布防。

        而拥有博多这个当时日本国最大海港的筑前国,当然是布防的重点了。而筑前国的布防重点,当然就是博多湾一带。

        不过以大宰大监之职掌握大宰府实权的平忠盛是很有军事天赋的。他在了解了宋朝大筒子的威力和射程后,就觉得守备九州的海防城堡不能建在海岸线十里之内,以免被宋人船载的大筒子直接摧毁。

        所以日本人在博多湾一带的新修建的大宰府城堡,就建在距离海滩十里开外的那珂川边上,这里也是大宰府的新址所在,当然也是日本国宋务运动的重镇。

        既然要搞宋务运动,那么新大宰府城当然是一座“宋式”城堡,拥有四四方方的夯土城墙,还开挖了联接着着那珂川的护城河。

        城内还效仿宋朝城池的规制,修建了街道、校场、官衙、兵营。虽然设施齐全,但城堡并不算大,城墙的周长也就在八里(华里)左右。城墙也不算高,还不及两丈,厚度只有一丈半左右。

        如此一座城堡要搁在历史上的战国时代,那是完全不够瞧的。但是放在平安时代末期的日本,那简直就是日本国第一的坚城啊!比平安京的城防不知道坚固了多少倍——大宰府城是真有城墙的!

        而平安京的城防就是个烂尾工程,修了个城门,就没有然后了。也不知道大宋殖民者打过去的时候,他们怎么守?

        因为有日本第一的坚城,所以平忠盛在得知“宋寇来袭”的时候,还是非常淡定的。

        他并没有马上出城迎敌......因为居住在这座大宰府城中的武士并不多,只有一千余名跟随平忠盛从平安京而来的平家武士和郎党,以及一些在大宰府任职的九州武士,总数还不到一千五百人。根本无力抵抗几乎要铺满了整个博多湾海面的宋人战船的士兵!

        那么多的战船......看着就头皮发麻啊!

        站在一座依托着大宰府城北墙而建的高高的望台上,遥望着博多湾海面上的场面,平忠盛就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宋人的船也太多了吧?

        好几百艘啊,船上不得有几万远征军啊!

        宋人想要征服日本国吗?真是八格那个牙路啊!

        他正在心里骂着呢,就听见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大宰权师源经行气喘吁吁的爬上来了。

        老爷子今年都快七十了,腿脚倒还利索,一下就爬上高台了。还没等平忠盛向他行礼,这个源经行就咋呼起来了:“不好了,不好了,宋寇来袭,这可如何是好?大宰大监,你怎么还不领兵出击?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数万宋人大军登上日本国的土地吗?大宰大监,你是上皇的北面武士,不会害怕宋人吧?”

        平忠盛听了这话脸色就是一沉,心说:北面武士就不许害怕吗?谁规定的?

        再说了,宋人那么多......

        “权师不要着急,”平忠盛努力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和恭敬,“宋寇势大,而且拥有威力强大的火器,如果我军在海岸边上和他们交战,将会遭到宋人战船上所载的巨筒轰击,非常不利。

        而且大宰府的武士数量太少,现在冒然出击不仅无法取胜,还会白白葬送有限的兵力。因此我已经决定打笼城战,并且等待九州各地武士众的到来......到了那时,宋寇就会和当年的刀伊一样,惨败而逃了!”

        平忠盛说的“刀伊”是指发生在宽仁三年(1019年)的刀伊入寇事件,当时一股来自大陆的海寇(由高丽人、女真人组成)乘坐50艘海船突然攻入日本国,占领了对马、壹岐二岛,随后又攻入九州本岛,折腾了十几天才被动员起来的九州武士击退。

        说实话,这一仗还是打得非常狼狈的,不过刀伊后来总归是退了,而且后来也没再大举入寇,显然是没占着什么便宜。

        而这一次入寇的宋寇,显然不是刀伊可比......宋寇是有坚船利筒的,所以一定不能冲动啊!

        不过平忠盛这一次的决断却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因为这回入侵的根本不是船坚炮利的南宋,而是一群在宋金之战中失去立足之地的汉奸。

        他们虽然也有一些火炮,但是威力和南宋的大型舰炮根本不能比——现在拥有火炮的北宋、南宋、金、伪宋、西唐等五方势力中,铸炮水平最高的无疑是北宋,毕竟这个金手指就是赵楷点出来的!

        而南宋则依靠庞大的铜冶炼、铸造产业支撑着自身的铸炮水平紧追北宋。

        金国和伪宋的铸炮水平比起两宋又差了不少,他们两方面所铸造的大型火炮基本没用,只有骆驼炮和火锅炮还有些价值。

        至于西唐,现在只会造火锅炮,铸炮水平在五方当中是最差的。

        伪宋的水平虽然不至于垫底,也没有可用的舰炮,而且完颜燕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炮舰。她的战船大多是在山东沿海和高丽沿海搜集到的商船、渔船,根本装不了舰炮。

        所以平忠盛如果在发现伪宋舰队靠近后,立即带来武士和郎党去博多岸边布防,只要他们能扛住炸壶轰击,就很有可能将伪宋的人马堵在滩头。

        可是他偏偏来了个诱敌深入!

        ......

        在海上吐了好几天的完颜燕,现在不仅踏上了日本国的土地,而且还进入了刚刚完成了扩建的筥崎唐坊。

        这座唐坊本来是由日本鸟羽天皇名下的筥崎神社管理的,但是在“筒船来港”之后,就成了实际上的“宋租界”。虽然没有什么条约规定,但是筥崎唐坊的管理权就转到了宋朝商人组成的“行首会”那里,也就是由各行行首自治。

        大宋朝的官方基本不干涉行首会的管理权,不过赵桓还是在赵枢的劝说下,给了博多行首会一笔钱,让他们扩建唐坊,同时为赵桓修建一座避难的行宫......

        现在唐坊刚刚扩建完毕,行宫也才落成,就全都落到了完颜燕和赵善真、赵善合母子手中了。

        而他们率领的大军,现在也通过博多滩头和筥崎唐坊的码头陆续登陆,并且开始在唐坊和那珂川西岸的鸿胪寺扎营、布防了。

        筥崎神社大宫司宗像经义还有博多唐坊行首会的头头们,现在也被人带到了那所为赵桓修建的大宅子当中,在完颜燕、赵善真、李成、刘麟、孔彦舟和罗诱等人跟前跪了一排。

        这些人都有点迷糊,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特别那几个宋商行首,他们隐约知道南宋朝廷花费那么多钱扩建筥崎唐坊的目的。

        可现在南北二宋不是和平归一了吗?怎么还会发大兵入侵日本国呢?

        另外,这个女人说谁?那个长了个包子脸的小子又是谁?

        大家伙正奇怪的时候,罗诱已经得意洋洋的开口了,“我们是大宋征夷大将军的人,奉皇命来日本国征讨不尊王化的蛮夷......你们谁会说日本人的语言?可以走一趟大宰府城,让那里的倭兵马上投降归顺大将军,否则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