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28章 大哥,该送咱爹回中原了吧?(求订阅,求月票)

第428章 大哥,该送咱爹回中原了吧?(求订阅,求月票)

        “官家,不可啊!”

        “官家,吴国王僭越称帝将近十载,如今又想将东南富庶之土都捏在手里,其心可诛啊!”

        “官家,若是能把东南之地割成十几分也就罢了,现在封个大吴国......吴国有两淮、两江、两浙、两广、福建整整九个路,户口、赋税只怕比朝廷所辖之地都多!尾大不掉啊!”

        “是啊!官家三思啊!”

        “官家,不能答应吴国王,臣等愿为官家踏平江东!”

        “臣等愿为官家收取东南半壁!”

        当赵楷将自己准备大体上接受赵桓所提投降条件的决定,在瑶池宫大殿上宣布之后,整个大殿就被一片喊打之声给淹没了。

        大臣们都炸锅了,本来想得挺好,去东南发一笔横财。现在怎么就不打了呢?

        如果赵桓无条件投降,被“请”到北京当个富家翁,天天提心吊胆活在祖传牵机药的阴影中也就罢了。可现在赵桓是以领有两淮、两江、两浙、两广、福建九路之地的条件“投降”的。

        这条件已经不是优厚了,而是在姑息养奸了!

        当然了,赵楷底下的大臣也没什么大善人,他们个个都心存奸诈,哪里会真的相信赵楷会姑息赵桓?就算有兄弟情深这回事儿,也和他俩挨不上边啊!

        朝中谁不知道,他俩就十几岁就开始斗,三十几岁的人都斗了有二十余年了......哪儿还有什么兄弟情啊?

        而且赵楷、赵桓之间的这场斗争还是赵楷挑起来的,赵楷一个庶出的次子,居然想和嫡出的长子争夺继承权。

        这是好人能干的事儿吗?其实赵楷自己都知道这事儿不对,所以他一直声称“重开大宋”,而不是继承皇位。

        所以赵楷现在一定是假装当好人,而要让下面的大臣们当恶人......当就当吧!大家都是忠肝义胆的忠良,配合官家演一出又有什么不可以?

        赵楷看见底下的大臣都喊打喊杀的,脸色也阴沉下来了,然后重重的嗯咳了一声。

        底下的大臣知道赵楷要说假话了,赶紧都收了声,眨巴着眼睛看着赵楷,想听他怎么骗......骗赵杞和赵植。

        赵杞和赵植现在也在瑶池殿上立着,他们俩现在都是赵楷的大臣了。赵杞原本是南宋的大臣,现在已经“跳槽”加入了赵楷的朝廷,封了荆湖南路转运使兼知鄂州。赵植现在是东南宣谕使,相当于“内交大臣”......唔,很重要的官职啊!

        赵楷很生气的看着底下的大臣,沉着声道:“吴国王乃是朕的手足兄弟!朕如果对吴国王用兵,便是手足相残,朕于心何忍?如果朕真的这么做了,天下人会如何看待朕?先帝在天之灵,又会如何看待朕?你们难道要朕当个无情无义的暴君吗?”

        大臣们都很羞愧啊,原来赵楷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仁君!

        他们一直都以为赵楷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当然了,在臣子们眼中,赵楷是个讲道理、有原则的暴君!

        而赵桓根据赵楷的道理和原则,就应该被剥夺领地,抓到顺天府圈养起来。

        道理很简单,赵桓坐拥东南十路(算上荆湖南)富裕繁华之地,整整八年都不发一兵北伐中原,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祖宗之地被胡虏铁蹄蹂躏。就这罪过还不够大吗?

        真要论起来,赵桓的罪过比赵构还要大,赵构都给弄死了,赵桓还想好过?

        看到臣子们都羞愧的说不出话来了,赵楷又叹了口气,对众人道:“现在先帝的梓宫还在金陵,朕之嫡母郑太后也在金陵由吴国王奉养,朕的兄弟姐妹,大多也居住在金陵......朕如果发大兵讨伐吴国王,刀兵之下,难免玉石俱焚。如果先帝梓宫被毁,郑太后和朕的兄弟姐妹都没于乱军,朕心何忍?”

        赵杞、赵植都使劲儿点着头——金陵城不仅有赵佶的棺材和填房老婆,以及一堆赵楷的兄弟姐妹,还有嫂嫂朱琏呢!

        赵桓这个大哥不是好东西,可嫂嫂却是好的!

        下面的大臣听了这话,都是眼前一亮,全都知道这戏该怎么演下去了。

        只看见接替出任山东路转运使的赵榛出任大宗正的燕王赵俣出班上奏了。

        赵俣是神宗皇帝的第十二子,是赵佶的亲弟弟,也是赵宋皇室的老长辈......其实也不是很老,不过五十出头的年纪,但看着有点干瘦,精神不是很好,和他哥赵佶不是一个种。

        “官家,我家祖陵向在洛阳永安,先帝之山陵在不久之前也已经完工,可是先帝之梓宫却停在金陵,迟迟无法入土为安,实在不妥......老拙愿为官家走一趟金陵,迎先帝梓宫北上永安皇陵安葬。”

        赵俣一挑头,下面的人马上就知道该往哪个方向上带话题了。

        赵俣的弟弟,入京述职的洛阳留守、山陵使越王赵偲也站出来说话了,“官家,郑太后和先帝的妃嫔,还有诸皇子、公主,现在都居住在金陵,极为不妥,应该让吴国王早日送他们北上,可以先让他们住在洛阳,等顺天府新城建成后,再把他们迁移到顺天府。”

        赵楷轻轻点头,“是该请先帝的梓宫和后妃,还有朕的兄弟姐妹们北来了。不过......先帝梓宫北上那么大的事儿,应该交给谁负责呢?”

        赵俣笑道:“当然得由吴国王亲自护送了!吴国王是孝子,孝子送亡父的灵柩返回家乡入葬祖坟,那是理所当然的!”

        赵偲也连连点头,“对,对,应该由吴国王亲自护送,此乃天经地义!”

        两个王爷一唱一和的就给赵桓设了个套,下面的大臣们紧接着也附和了起来。

        “二位大王所言极是,吴国王理应奉先帝梓宫北上!”

        “吴国王若是孝子,就应该如此!如果他不肯奉先帝梓宫北上,那他就不是孝子了......”

        “官家,吴国王若不来,臣愿提十万兵,请他北来!”

        “韩良臣!”赵楷轻轻的瞪了说要领兵十万去请赵桓的韩世忠一眼,然后就对赵杞道:“六哥儿,你莫听韩良臣胡言,即便大哥儿不来,朕也不会派韩良臣带兵去抓他来的。”

        那派谁去抓呢?

        赵杞心说:不会派岳飞吧?

        赵楷温言道:“大哥儿如果不方便奉先帝梓宫北上,那朕辛苦一下,亲自去金陵迎先帝梓宫和郑太后北归......如何啊?”

        哦,自己去抓!岳飞那么凶,已经弄死一个赵构了,难道还要他去弄死大哥赵桓吗?

        自己的大哥自己抓......不给别人添麻烦,真是好兄弟啊!

        对于这样的事情,赵杞当然是赞成的!

        “三哥儿果然思虑周全,”赵杞笑道,“大哥儿久病之躯,实难北上千里,还是三哥儿去金陵迎奉先帝梓宫为上。”

        他这话说的......边上的赵植直皱眉头。什么叫“实难北上千里”?抓到以后不押着北上,难道就地喂牵机药吗?

        赵楷却点头道:“这样也行,六哥儿,十二哥儿,十二叔,你们一起走一趟金陵,把这事儿和大哥儿说清楚。

        另外,再和大哥儿说说交割荆湖南路之地和转运贡赋北上的安排......过去有一个六路大发运使司管这事儿。如今是不是应该设一个吴国大发运使司?现在国都迁到了顺天府,漕运又不通。一年上千万贯的财货必须海运,海运又得从金贼的家门口过,没有吴国的海军护航可不行。所以这个大发运使司,还得朝廷和吴国合办。”

        有阴谋!

        赵杞、赵植马上就闻到阴谋的味道了!

        赵楷这是要借助设立吴国大发运使司的机会,在吴国内部搞渗透,特别是要渗透吴国海军啊!

        吴国最有价值的资产其实还不是东南九路的工商业,而是海军!

        因为吴国的工商业就算被府兵们抢一把,也就是一个元气大伤罢了,还是可以恢复的。

        但是吴国海军要跑了可就麻烦了......历史上一个盘踞海岛的海贼政权郑明,就折腾了大清朝几十年,到最后祭出了杀敌一百、自损三千的海禁大招,彻底摧毁了东南航海和沿海大片富庶地区,才把仅有十几万人口的郑明搞死。

        赵桓的世界第一海军要溜出去当了世界第一海贼,赵楷得费多大的劲儿才能把他们摆平?

        说不定等摆平世界第一海贼王后,赵楷自己都已经老得快死掉了......殖民全世界的事儿怎么办?

        “三哥儿,”赵植已经明白了赵楷的意思,“大哥儿还有水陆大军数十万,恐怕不会那么好说话的!”

        赵楷笑了笑,道:“大哥儿既然奉表称臣,而且又守着东南的富裕温柔之地,那接下去的事情就由不得他了!

        六哥儿,十二哥儿,十二叔,你们好好和吴国王说说,朕绝无加害他的想法......他现在身体也不好,吴国又大而难治,不如早早的分给儿子们,分成九个小国,这样不是很好吗?他难道还担心儿子们不孝顺他吗?”

        是很好啊!自己推恩了,也省得赵楷发兵讨伐,可真是皆大欢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