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19章 得民心者会失天下?(求订阅,求月票)

第419章 得民心者会失天下?(求订阅,求月票)

        大宋靖康九年五月初五,南京应天府龙江水门一带,那叫一个戒备森严啊!

        龙江水门建在秦淮河的入江口处。说是水门,其实就是两座隔着秦淮河向望的炮台外加一座架在河面上的木桥。两座炮台通过木桥连接在一起,既方便兵力调度,又可以更好的在战时封锁秦淮河入口,可谓是固若金汤。

        不过龙江水门平日里的并不是戒备森严的,因为这里也是金陵城水上贸易的咽喉要道,南来北往的商船估舶,只要想进入金陵繁华之地,就必须入龙江门。

        所以除了龙江水门两侧的炮台是禁止闲杂人等出路的军事禁区之外,龙江水门的木桥,还有木桥以南的秦淮河两岸,都是人来人往的好地方。其中秦淮河两岸,还是规模超大的龙江关税卡的所在。

        这里一年到头这里都是忙碌异常,税关码头上泊满了等着纳税的商船。码头附近,则是食肆酒馆鳞次栉比,每一间都是生意兴隆。只要饭点儿一到,里头就坐满了等着通关的商人和龙江税官的官吏们......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有点特殊,平日客商云集的码头和木桥上,现在一步一岗,全都是身披铁甲的新军步卒,其中有半数左右的步卒背着神臂弓,余下的人则手持长枪。而无论是手持神臂弓还是手持长枪的战士,腰里都挂着短柄的铁锤,左臂上则都有一张旁牌——现在的南宋铁甲兵虽然达不到“身备三仗”的水准,但还是进步到了“身备两仗”的水平!

        也就是说,所有的铁甲步兵,都同时掌握了两种战法。或是长枪加盾锤,或是神臂弓加盾锤。这支部队的肉博能力比起宣和之难前的宋军,那真是强出太多了,甚至不在金贼硬军和北宋府兵之下了!

        另外,弓这种“速射”兵器,已经从南宋步军的制式装备中消失了,全部换成了价格昂贵,但是威力十足的神臂弓。完成换装之后的新军步军的箭镞射速是虽然有所下降,但实际上的火力密度并不比宣和之难前弓弩手最多可达八成的老宋军差多少。

        原因当然是神臂弓手更加强壮——清一色都是35岁以下的肌肉男!以及训练和组织更好——肌肉男们不允许带着家眷入营,所以他们可以四时在营,一日三操,训练强度可不是老禁军能比的。而且他们也不会射一波箭就去讨钱,他们都是拿着高薪,接受严格管理和训练的职业军人,素质那是相当之高的。

        所以在袭扰高丽、“帮助”琉球、守护占城,以及同安南、真腊、朱罗等国家的战斗中,南宋军的木羽箭造成的杀伤大大超过了炸壶和大筒!

        现在这支完全由“文官”负责的南宋陆军,如果集体穿越到宣和之难的时候,绝对能打得冒进的完颜宗望损失惨重!

        当然了,这支强大的陆军也不是没有短板......他们太过昂贵了!

        如果不是赵楷在北方为南宋支起了保护伞,还把北方的工商业者一波波的赶到南方,赵桓的南宋根本养不起那么贵的军队。

        即使以南宋现在的财力,他们的陆师新军总兵力也只能维持在区区15万人......所以面对人数多达60万,而且炮步骑工齐全,几乎没有短板的北宋陆师,依旧没有什么胜算。

        但也绝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今儿有那么多的铁甲兵来龙江关这里站岗,就是为了让远道而来的赵植使团,还有汇集在龙江码头附近看热闹的四方客商们知道——南宋不仅有强大的水军、坚固的城池、发达的经济,还有一支能打的陆师,所有你们北宋还是不要欺负我们南宋了......

        “快看,金陵王的少年军来了!”

        看热闹的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然后所有人都扭头往通往金陵皇城的西华街的路口看去。

        人还没看到,就听见锣声响亮,马蹄得得了。随着“肃静”的喊声四先响起,南宋金陵王、应天府尹赵谌和他的3000少年亲兵,就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了。

        这3000少年亲兵可不得了,都是赵桓亲自从数万候选的“北地孤儿”中一个个挑选出来的......一共选了6000人,在几年的严格训练和学习的过程中,淘汰了半数,现在只剩下3000人!

        这3000亲兵全都以军营为家,以赵桓为父,以朱琏为母,以赵谌为兄。简直就是赵桓、赵谌父子的铁卫军啊!

        今年才18岁,生得英姿勃发的赵谌,现在就在一群皇叔和大臣的簇拥下,领着自己的亲兵,威风凛凛的驾临龙江关,迎接远道而来的十二叔赵植。

        而他这一次的任务不仅是迎接叔叔赵植,还得和母后朱琏一起同赵植进行谈判......因为他的父亲赵桓,由于九叔赵构之死而哀伤过度,又一次一病不起了!

        唔,这位南宋官家的身体真是个顽强的豆腐渣,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一病不起了......可就病来病去不见死!

        不仅不死,而且还不妨碍讨小老婆,这些年他陆陆续续的又添了二十几个妃嫔,生了十二个儿子和十四个闺女,生育能力都快赶上宋庄宗了。

        不过赵桓的儿子虽多,但是嫡出的就赵谌一个,还是长子,而且他也已经有了儿子!

        如果不是北京城的那位三叔,赵谌的地位那可真是无可动摇,躺着就能继承皇位了。

        可他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三叔......

        而更让赵谌恼火的是,他的一对活宝爹妈对这个“图谋不轨、僭越称帝”的三叔还硬不起来。

        他老爹一听说三叔的使臣要来谈判天下归一的事儿,怂病就发作了。

        而他的娘亲更气人,居然认为三叔是正统,老爹应该把皇位让出去!

        老爹皇位怎么能让出去?让出去了,他将来怎么办?

        想想就生气啊!

        气着气着,赵谌已经到了龙江关码头上,周围响起了一片欢呼之声。

        “恭迎金陵王......”

        “大王千岁!”

        “给大王请安了......”

        “小的给大王殿下请安了!”

        这都是云集在码头附近的各地客商们自发的呼声啊!

        这些客商都是非常拥护赵桓、赵谌两父子的!而且不仅是他们,南宋境内大部分的士绅百姓,都是拥护赵桓、赵谌的。

        而赵楷这个驱逐胡虏、收复失地的“暴君”,在南宋这边根本是不受欢迎的——不仅重武轻文,而且还强夺民田,还杀戮士大夫,简直就是个倒行逆施的暴君啊!

        码头上人们的呼声,已经传到了刚刚靠岸的赵植、赵杞两兄弟乘坐的客舟上。

        这两兄弟已经换好了各种的袍服——赵植穿着的是北宋的官服,利落的窄袖紫色长衣,腰悬三尺长剑,头戴一顶朴素的乌帽。而赵杞则换上了南宋的文官长服,宽衣大袖,头戴一顶长翅官帽。

        听见船舱外面传来的呼声,赵杞苦苦一笑,对赵植道:“十二哥儿,听见了吗?这就是人心啊!”

        赵植却冷笑道:“昔时开封府的人心不是如此吗?又有何用?还不是靠着三哥的铁血雷霆,才复了失地?”

        赵杞摇摇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对赵植道:“十二哥,咱们出去吧......金陵王马上就要到了。”

        赵植却动也不动一下,还在椅子上安坐。

        赵杞看着他,赵植这才道:“孤是亲王,金陵王是郡王。孤的父亲是皇帝,金陵王之父是国王。而且孤还是金陵王的叔叔,是长辈,还是官家的天使,金陵王应该上船向孤请安,然后孤再和他一块儿下船。”

        “这......”赵杞眉头大皱,“金陵王名义上只是郡王,但实际上却是......”

        赵植一笑:“现在是立规矩的时候了......孤家不会再惯着金陵王了!要不然接下去的谈判还怎么进行?”

        赵楷可不是让他来南京谈什么皇太弟、皇太叔的......因为赵楷根本就不承认赵桓的皇位!

        所以赵植现在也不能把赵谌当成什么皇位继承人。

        赵杞叹了口气,道:“那你在这里等着......哥哥我去和金陵王分说,实在不行我再进宫去和大哥、大嫂说吧。”

        ......

        “什么?十二哥儿真是这么说的?”

        金陵皇城,望江阁中,正在养病的赵桓听见匆匆而来的赵杞说起了“礼仪之争”的事儿,顿时就从病榻上跳起来了,怒吼着道:“好啊,他也和赵楷一起来欺负朕这个长兄,朕都病成这样了,他就不能容朕一次?”

        在边上坐着的朱琏瞧见丈夫生龙活虎的模样,也只能摇头了,“官家......这江山本来就是三哥儿的,咱们谋个江南国主就行了,何苦争这个名分?真要打起来,咱们打得过三哥儿吗?”

        “什么江南国主?你说什么?”赵桓一听这个话火就更大了,“李煜什么下场?还有那个小周后......”

        朱琏被他说的脸颊通红,小声道:“官家,你在说什么呢?妾怎么会是小周后?而且太宗皇帝强幸小周后只是民间的传说......”

        边上的赵杞也帮着解释:“大嫂说得对,三哥怎么可能强幸大嫂?三哥和大嫂从小就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