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16章 嫂嫂,快打钱!(求订阅,求月票)

第416章 嫂嫂,快打钱!(求订阅,求月票)

        大宋靖康九年四月初一。

        南京。

        金陵皇城中的政事堂内,一群朱紫官袍的大官,正拿着淮东总管司发来的军报抄件嘘溜溜儿的吸着凉气。大家的脸色都不大好看,你瞧瞧我,我瞧瞧你。

        东府大相公耿南仲在上首的椅子上坐着,也不说话,只是捧着一份抄件,翻来覆去的看。

        底下几个宰制则七嘴八舌的开始小声议论了。

        “......康王怎么也算是先帝九子,而且他是被妖妇完颜燕挟持着当了伪官家的,情有可原,这天策上将军是说杀就杀啊......怎么就一点不念兄弟之情呢?”

        “帝王之家嘛......可是那些被迫从贼的士大夫何辜?也不肯放过,都拘在邳州城内逼捐拷饷,让他们出钱赎罪,没有钱就要抓去修筑新顺天府城!他这是要和天下读书人为敌啊!”

        “可不就是要和天下读书人为敌吗?京东、河北那里,哪怕没有从贼的士绅,也都被没收了田土......”

        “唉,天策上将军本来就不想和士大夫共天下,没了共天下,保不住田土产业不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康王完了,朝廷和天策上将军之间再无缓冲......”

        “康王完了,可是康王的军队还在啊!军报上可说了,康王妃正领着康王的两个儿子避居郁州岛,还占着朐山、东海、陈家岛、登州等处,麾下能战之士不下数万......如果朝廷可以与之联络,再由海路发兵支援,未必不能把天策上将军拖在京东路!”

        听到有人提出这种引火烧身的建议,耿南仲终于不再沉默了,冷冷一哼,放下手中的抄报,慢慢抬起头来:“都说什么混话呢?康王妃是什么人?她是金贼皇帝完颜吴乞买的女儿,还是挟持康王称帝的妖妇,罪大恶极,抓住就该千刀万剐......和她联手?咱们不也和李成、孔彦舟、刘麟之流一样了?”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刚刚出任兵部侍郎的张宗元,这个张宗元之前担任两广宣抚判官,沾了占城——安南之战的光,升任为兵部侍郎,现在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他被耿南仲一番呵斥还不服气,还想回嘴,却被坐在耿南仲身边的张邦昌抢了话:“天策将军和康王之争本是天家之事,康王妃、李成、孔彦舟、刘麟之流加入进去,可就是国仇家恨,再无转寰的可能......如果朝廷现在联合康王妃他们,将置官家与何种境地?”

        张宗元越听越糊涂,什么国仇家恨?什么再无转寰的可能?难道赵桓、赵楷两兄弟还能哥俩好?

        看见他一脸的迷茫,在场的大臣自是人人摇头。参知政事吴敏嗯咳一声,开口道:“官家在国难之际,以国本之尊即皇帝位......天策上将军因为消息阻隔,不知此事,才重开大宋,受万军拥戴为君。虽然出现了一国二主的局面,但是双方都无大错。而康王妃却是罪大恶极!咱们要和她牵扯在一起,就没有一点活路了!”

        没有一点活路?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宗元要再听不懂,那就笨得考不上进士了!

        赵楷、赵桓哥俩咬来咬去都是赵家的家事!

        你们家里人狗咬狗和下面人有什么关系?而且赵桓本来就是太子,皇帝老子死了,手下人拥护太子即位,又有什么不对?

        而且当年在开封府闹“东华门之变”的时候,大家伙也没反对赵楷当官家,是他自己不当......

        所以赵楷即便平了江南,也不能把金陵朝廷的高官往死里整。

        赵楷虽然不与士大夫共天下,但他大致上还是比较讲理的。

        而且他和赵桓、朱皇后之间的脸面都没有完全撕破呢!

        可是金陵朝廷这帮奸臣一旦和康王妃完颜燕勾结在一起,性质立马就不一样了!

        这是卖国投敌啊!还能指望赵楷饶了他们?

        所以现在联合完颜燕的势力虽然对金陵朝廷是有利的,但是对这些金陵朝廷的大官是不利的......那是作死啊!

        金陵朝廷满朝的人精,天天扒拉小算盘,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再说了,完颜燕也没多少实力,要不然她就不会落到避居海岛的地步了!

        和她联手,能拖住赵楷多久?

        赵楷该来还得来!

        张宗元这下可明白了,赶紧低下脑袋,什么话也不说了。

        就在这时,就听见门外一阵脚步声急响,然后就看见判银台司事,景王赵杞大步的走了进来。

        赵桓在“废武”之后,突然感到了官僚体系势大难制,所以就开始让宗王参与政务,以牵制官员。

        其中肃王赵枢被扶植成了海军大佬,而景王赵杞则以“说和南北”为名,被赵桓派去主管通进银台司——这是个隶属于枢密院的衙门,也接受门下省的监管,主要的职责就是领天下章奏案牍及文武近臣奏疏进呈,以及颁布之事,就是个管“快递”的官儿。

        看见景王进来,一群大臣都起身向迎,赵杞则向他们拱拱手:“刚刚收到荆湖总管司的上奏,说莘王已经到了汉阳军。”

        耿南仲抬头,一脸的紧张:“带了多少兵马?”

        赵杞道:“没有带兵,是来金陵劝降的!”

        劝降?也就是说马上就要开战了?

        政事堂中的大臣人人色变!

        赵杞又道:“孤家这就要去宫里向官家上奏......诸位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让莘王来趟金陵?”

        耿南仲和张邦昌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明白赵杞的来意了......这位大王是想让赵植来金陵劝降啊!

        不,也许是想要金陵官家投降啊!

        只是东南人人皆可降楷,唯有金陵天子不得降之啊!

        ......

        “大哥,嫂嫂......这是三哥儿的亲笔信。”

        赵杞带进皇宫的不仅有荆湖总管司的奏报,还有赵楷的一封亲笔信——其实奏报一点都不重要,这两封亲笔信才是赵杞亲自入宫的原因。

        赵桓、朱琏二人接见赵杞的地方,并不在崇政殿,而是在狮子山脚下的北苑御花园中。

        之所以会有朱皇后在场,是因为赵楷从来不直接给赵桓写信,而是给嫂嫂朱琏写信——赵桓这个大哥不是好大哥,但是朱琏这个嫂嫂还是好嫂嫂!

        而赵桓也不方便和赵楷直接通信,于是就让朱琏去和赵楷通信。

        虽然之前赵桓免去了赵楷的皇太弟,还停发了赵楷的600万年俸。

        但是朱琏依旧和赵楷保持通信,而且还在信中好言劝慰,还表示愿意借钱给赵楷花用......真是好嫂子啊!

        赵楷也不客气......嫂嫂的钱,借起来理直气壮啊!

        所以就在这封刚刚寄到南京的信中来了个狮子大开口,要借1000万贯!

        赵楷穷啊!而且花钱的地方太多......收复的那些地方都得布防!

        还有个倒霉的黄河得去治理!

        黄河不治理是不行的,而要让北方这些打仗打穷了的地方出这个钱也不可能。

        所以他就只能想自己的好嫂嫂朱琏借钱了。

        “官家,三叔想借钱......”朱琏接过书信看了看,就有点哭笑不得了。

        赵桓这两天正在生病——他得知赵构被杀后就病倒了!而且晚上总是做噩梦,梦见自己也被赵楷抓了,正用绳子在勒脖子......

        又惊又怕又病的加一块儿,让原本身体不错的赵桓,一下就病倒了,太医看了也无计可施,都说是心病——也不知道是心脏病还是怂病?

        总之就是不大好了!

        “想借多少?”赵桓的嗓音沙哑,脸色也非常难看。

        “1000万贯......”朱琏倒是胆大,一点都不怕被赵楷活捉了去......受辱!

        “1000万......”赵桓咬着牙,“没钱!”

        “官家,咱们家有钱!”朱琏笑吟吟道,“封桩库中存着的财物都快有一万万贯了!”

        赵桓横了妻子一眼,“你想借钱给他?”

        朱琏摇摇头。

        赵桓稍稍松了口气。

        朱琏又道:“三叔根本不会理财......借他1000万他一辈子都还不上。”

        “嫂嫂,三哥儿会还上的......”赵杞有点着急啊,他担心两边真的大打出手,赶紧替赵楷说话。

        朱琏却没好气的瞪了赵杞一眼,心想:三叔要还上这1000万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抢了我这个好嫂子!

        “他还不上的!”朱琏道,“不如这样吧......官家,咱们还是封他当皇太弟,年俸加到1000万,这样就能两全其美了。”

        赵桓一听这建议,心都疼了——气出心脏病了!

        赵楷只想借1000万,你倒好,要送他1000万,还要年年往他那里送!

        你这嫂嫂也太好了吧?

        “还是嫂嫂周到!”赵杞笑着对赵桓道,“大哥儿,要不就照着嫂嫂的意思来吧!”

        赵桓脸都气白了,语气阴沉地说:“朕给他钱,他就不要朕的江山了?”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就是性命了!赵楷不仅要江山,还要性命啊!赵构已经死了,他赵桓就是下一个!

        赵杞一听这话,顿时没声了,只好给朱琏打眼色。

        朱琏笑道:“不至于如此......三叔所求的无非就是财货,咱们有的是财货,给他一些不就行了?兄弟之间,为了一点钱财兵戎相见,让全天下的黎民百姓跟着吃苦,那多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