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15章汉奸去哪里?当然去日本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415章汉奸去哪里?当然去日本了!(求订阅,求月票)

        大宋洪武八年,三月二十七日。

        在完颜宗构卒了差不多一个月后,“他的使者”康履,终于拿着他的亲笔信,登上了伪宋皇后完颜燕所在的东海郁州岛。

        之所以会拖延那么久,一方面是因为完颜燕还在观望等待......她和她手底下那些人,其实并不想远走海外。

        她长那么大,唯一一次出海就是这回上郁州岛。就这点海路都把她晕吐了,去更远的海外,谁知道会不会晕死?

        而且海外哪有大宋好啊?她把赵构留在邳州顶杠,其实也有投石问路的意思。如果赵楷能饶了赵构,她就可以和赵楷方面讨论投降的条件......

        所以她滞留郁州岛,同时又拖着不见康履,就是为了确认赵构的生死。

        而另一个让完颜燕滞不愿意马上召见康履的原因,则是她的预产期到了——虽然赵构已经“去势”多年,但并不妨碍完颜燕为赵构生儿育女啊!

        就在完颜燕逃到郁州岛上二十几天后,她和赵构的第三个孩子赵善合就呱呱坠地了。

        所以康履上岛的时候,完颜燕正在坐月子。

        在被完颜燕用作临时行宫的法起寺中,康履双手递上了赵构的亲笔信,然后退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一副忠心老奴的模样儿。

        完颜燕拿着信纸看了一会儿,忽然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哗啦啦的滚落下来了。

        康履见她哭了起来,就知道不好了,但还是开口劝慰道:“娘娘莫哭......官家虽然遭了些罪,但只要娘娘肯归顺朝廷,还是有活路的。”

        完颜燕抽泣着,“康大官你莫瞒我了,官家死矣......此乃官家绝笔!”

        她已经知道了?

        康履被完颜燕一唬,顿时被吓得毛骨悚然!

        这封信的确是赵构绝笔!而且当时赵构应该已经知道凶多吉少,很有可能在信中用了什么暗语。

        另外,康履在朐山县呆了二十余日才上得郁州岛。在这些日子当中,完颜燕很有可能已经探知了赵构的死讯。

        现在,康履只要说错一句话,立刻就会身首异处!

        而确保正确的话,就只有真话了......

        “娘娘,呜呜......”康履也真是说来就来,立马就哭着给完颜燕下跪了。

        完颜燕看他的表现,当然知道自己蒙对了,于是叹了口气,对康履道:“既然官家已经不在了,那他的劝降信也就是一张废纸了......若大宋皇帝真有意招安,就请他下明诏赦免我和我的全军,再把楚州封给我儿真善。我愿意为王前驱,替朝廷攻取淮东。事成之后,我可以亲自去顺天府向官家请罪!”

        康履听完这话就愣住了,到了现在这地步,完颜燕真的还肯相信赵楷?她就不怕被诳入顺天府然后弄死?

        一定有诈!

        不过康履还得顺着完颜燕,要不然这个女人狠起来是杀人不眨眼的。

        “好好......臣一定把您的意思转达给大宋官家,”康履迟疑了一下,“不过您真的相信大宋官家?”

        完颜燕哼了一声:“大宋官家英雄盖世,应该是言必信,行必果的。

        诓骗我们孤儿寡母,可不是英雄所为。他若要杀我们,便不会下诏赦免......他若肯下诏赦免,我母子还有全军将士便得活路了。”

        她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赵楷虽然不是绝对守信,但还是比较讲信用的,至少用正式的诏书给出的承诺,还没有被推翻过。

        “官家的确说话算话......”康履点了点头,然后又提出建议:“娘娘,您要不给官家写封亲笔信,哀求一下,也许官家心一软,就赦免了您和两位王子了。”

        完颜燕叹了口气,点点头,让人取来纸笔,就在自己坐月子的寝室内给赵楷写了一封可怜巴巴的求饶信。

        将求饶信装入信封,交给康履之后,她又命人送康履离开郁州岛。

        而康履前脚才离开完颜燕的寝室,寝室的一扇边门就被人推开了,从里面鱼贯走出了几个大男人,正是李成、刘麟、孔彦舟和罗诱。

        四个大汉奸刚才就在边门里面的一间净室中站着,伸长耳朵听着完颜燕和康履的交谈。

        “都坐吧......”完颜燕一脸哀伤,吩咐四人落座,然后又道,“现在该往何处去?哀家已经没了主意,你们都是先帝的重臣,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

        又是哀家,又是先帝,还说什么没主意......

        四个汉奸马上就明白了完颜燕的心思,也都大松口气儿——听到赵构的死讯,他们就知道没有了投降保富贵的可能。

        赵楷连亲兄弟都不放过,还能放过他们这些人?

        而且赵楷在平河北、平北京的时候,是怎么对待那里的汉奸的?

        河北路、北京路的汉奸仅仅是当了汉奸,而他们这些人不仅当汉奸,而且还在赵楷已经击败金国,取得燕京城的情况下拥立赵构当了大宋官家......这是拥赵构谋逆啊!

        汉奸加谋逆,个个都够得上一剐了!

        “娘娘,郁州岛距离海岸太近,终非久居之地......”李成道,“如今之策,唯有亡命海外!”

        “对,对,对......郁州岛、陈家岛和登州都不是久留之地。”孔彦舟也道,“特别是郁州岛,距离岳飞的大军太近了!”

        刘麟道:“可咱们该去哪里?现在上国大军已经占领了高丽海州......要不了多久,整个高丽都会被上国占领。”

        高丽海州一直是赵构苦心经营的退路,现在却落入了侵入高丽的金兵手中。

        金兵既然入了高丽,那么伪宋就没办法去海州避难了。而且高丽海州的地盘太小,伪宋这边光是军队就有四万两千五百户,加上官员、工匠、僧道,五万户都不止。即便平均一户只带走四到五人,那也是二十万之众啊!

        这帮人跑去征服整个高丽都够了,一个小小的高丽海州怎么容得下?

        “先去耽罗如何?”四个重臣当中唯一的文臣罗诱说,“耽罗在数年前就被南朝占领,但是因为太穷,所以并没有好好经营,也未认真设防,就丢在那里了。”

        耽罗就是济州岛,几年前被赵枢派兵占领。然后......就因为太穷,而被嫌弃了!

        完颜燕眉头紧蹙,“耽罗那么穷,怎养得起五万户国人?”

        罗诱道:“或可以耽罗为跳板,进入东瀛倭国!”

        果然,汉奸果然是要往日本国逃的!

        “去倭国?”完颜燕问,“倭国富强否?”

        罗诱摇摇头,“不富也不强......南朝数年前一度兵临倭国,还和倭国的大宰府签了约,还在一个名叫平户岛的倭国小岛上修了城堡海港。但也点到为止,并没有深入。”

        南宋的“扩张”的方式,在罗诱这个山东土财主眼中是非常奇怪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都是点到为止。更奇怪的是,他们明明有实力大举入侵,却偏偏喜欢搞个三五千陆师去意思一下。而且“意思”完了之后,这三五千陆师中的绝大部分也会撤离,最多就是在一些小岛上弄几个堡垒,守军不会超过三百。

        而在高丽、日本捶了几下后,南宋的“无敌海军”又溜达到南边去了。先是捶了占城一顿,弄了个港口,然后又因为这个港口和安南打了起来......还是不大打,安南出兵十万,南宋就陆师三五千守着港口的堡垒应付着,居然还给他们打赢了!

        不过南宋也没趁机吞并安南,而是接受了安南李朝名义上的臣服,就轻飘飘的放过安南了。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南宋又和什么朱罗国,什么真腊国,什么大食国在南洋和西洋上打闹起来了......那个赵桓也不知道有没有看过战国策,他一定不知道有远交近攻这回事儿吧?就这水准能打得过赵楷?

        “娘娘,”刘麟对于海外的事情也知道一些,于是就补充道,“臣也听说南朝在日本国的九州大岛上花了不少力气,但是后来却半途而废了......南朝留在这个九州大岛上的基础,正好为我所用!咱们不如先渡海至高丽海州,在上国的地盘上得到补给后,沿着高丽海岸线南下,先取耽罗,后入九州大岛。”

        其实南宋在日本的经营并没有半途而废,而是有着很长远的打算——赵桓将日本当成了众多退路之一,所以就设了“基地”,开辟了航线,扶植了一批走日宋贸易线的大商人,但没有大量投入资源进行占领和开发。

        而赵枢、赵不求等人则在背后的海商推动下,又引导日本搞起了“宋务运动”,以谋求更大的经济利益。

        而南宋在南洋方向上的扩张,同样是谋退路,谋经济,两手一起来,同样是“公私合营”,经营的可谓有声有色——船坚筒利嘛!能不有声有色吗?谁不服就捶一顿!反正是“降维打击”,昔日的海上强国遇上南宋海军的“战列舰”,就没一个能打的!

        不过南宋这么个搞法,却在无意之中给走投无路的伪宋铺了路......没有南宋的经营,他们两眼一抹黑,都不知道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