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14章 完颜宗构,你的节操呢?(求订阅,求月票)

第414章 完颜宗构,你的节操呢?(求订阅,求月票)

        “十八哥儿,邺公,平夏伯(刘正彦),潞城子(苗傅),我并非心甘情愿认贼作父,只是为金人所扣,大哥儿又不肯花钱赎回,不得不乞食于金营,为求活命,才不得不认完颜吴乞买为义父的。

        想当年被俘的兄弟那么多,大哥儿人人都赎了,偏偏不赎我......呜呜呜......”

        邳州皇城,崇政殿上,赵构,应该是完颜宗构正在交待自己的罪行。

        他现在被人五花大绑了丢在冰凉的地砖上,屁股底下连个垫子都没有。不过屁股再凉也没他的心凉啊!看看眼前这几个人......岳飞、刘正彦、苗傅,一个比一个可怕!

        不过最可怕的还是老十八赵榛,也是一脸杀气的看着他——这还是亲兄弟吗?完颜宗构实在想不起自己到底哪儿得罪赵榛了?难道是因为自己认贼作父?

        可完颜宗构觉得那认贼作父的事儿真不怨他啊!

        当年那么多皇子、宗子、官员让金贼抓了,老大哥赵桓全都赎了,偏偏把他完颜宗构给遗漏了......你稍微多花几个钱赎了不就行了?甚至不用多花,当年是“打包批发”的,多他一个就算添头了。

        可偏偏把他忘了!

        “那你也不必认爹啊?”赵榛怒气冲冲,“就算完颜吴乞买嫌儿子少,强收你这个儿子,你也不该娶他的女儿完颜燕啊,这事儿总是你自愿的吧?”

        说着话,赵榛还指了指跟前案几上摆放的一叠“黑材料”——那是康履、蓝珪两个“卧底”写的揭发材料,其中就重点描写完颜宗构怎么和完颜燕搞到一起的。

        赵榛一脸正色,“康大官、蓝大官都已经把你和完颜燕苟合的事情写出来了......其中的情节,真是难以启齿啊!你好好的男儿大丈夫,怎么能恁般无耻呢?你身为大宋亲王的气节操守何在?”

        听了这话,完颜宗构都不知道该和这个一直活在“天上”的大宋亲王解释了。

        如果完颜宗构没有从“天上人”沦为一无所有的阶下囚,他也看不上完颜燕这个女金贼......虽然完颜燕长得的确不错,五官是有点粗,但是皮肤雪白,身材更是极其婀娜!

        但是完颜宗构当大王的时候身边也是莺莺燕燕一大群的,完颜燕搁在她当中,只能说别有滋味,但绝对做不到力压群芳。

        可是完颜燕对于处在极度困苦当中的完颜宗构,却是有致命的吸引力啊!

        而且最让完颜宗构感动的是,当年的完颜燕一点都不嫌他穷困无依,还愿意倒贴他。在和他睡了以后,还替他东西奔走,谋取前途。如果没有完颜燕,完颜宗构根本当不上什么宋国王,什么节度使,更别说后来的官家了。

        如果不是阳山之战伤了命根子,完颜宗构相信自己现在一定和完颜燕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对于这一点,完颜宗构是有足够的信心的!

        想到往日的幸福生活,完颜宗构就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了!

        他这一哭,赵榛的气儿稍微有点消了,冷哼一声:“现在知道错了?晚了......”

        的确是晚了......完颜宗构那个后悔啊!早知道就别不那么努力了,天天黏在完颜燕身边吃软饭不就行了?她也没一定要当什么王后、皇后的。

        赵榛又是一叹,冲着身后一个亲兵招了下手,后者马上端上个盘子,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案几上。

        盘子用黄布盖着,赵榛伸手扯掉了黄布,就看见盘子里面摆着的东西了——一个卷轴,两条弓弦,一团白布。

        “九哥儿,”赵榛语气沉重,“这是小弟最后一次叫你九哥儿了!”

        什么?

        最后一次?

        完颜宗构已经听出不对了,也不哭了,抬起头一脸惊恐的看着赵榛,当然也发现摆在盘子里面的卷轴、弓弦和白布了。

        “这卷轴是三哥的圣旨......赐你一死的圣旨!”

        啥?赐死?

        完颜宗构张着大嘴,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里有两根弓弦,”赵榛道,“一根是牛筋的,一根是蚕丝的......三哥吩咐用弓弦勒死你!小弟就给你预备这两种弓弦,你如果觉得这两种弦用得都不舒服,还有三尺白绫,是小弟擅自做主为你备下的。”

        这真是好兄弟啊!

        赵榛心想:老三说要用弓弦勒死你,我念及兄弟情谊,怕你死得不舒服,还准备了白绫......这得担多大的干系啊!这么好的兄弟,你上哪儿去找?

        完颜宗构可不觉得赵榛这个兄弟有多好,马上就尖叫起来了,“十八哥儿,你可不能杀我啊,我是你亲哥哥......我要见三哥,我有话和三哥讲,你带我去北京吧!”

        赵榛皱着眉头,心说:你咋就不领情呢?

        “完颜宗构!”他的语气已经放沉了,“你既然已经认贼作父,还说什么兄弟?你要论兄弟,应该去和完颜吴乞买的儿子们论!孤家是大宋的亲王,和你不是兄弟!

        你有什么话要和官家说,孤家可以帮你转告!”

        完颜宗构已经从赵榛的言语中听出决绝的意思了!

        “十八哥,十八哥,你听我说......”完颜宗构抖着声说,“我虽然被你们抓了,但是完颜燕手里还有数万精兵和二三百条战船!我可以写信替三哥招降完颜燕......三哥得到了完颜燕的兵马战船,就能取淮南、下江南,一统天下了!

        如果你们杀了我,完颜燕一定会盘踞海岛,沦为贼寇,到时候山东沿海之地就再无宁日了......”

        岳飞听了这话,就是一声冷哼:“完颜燕、李成、刘麟、孔彦舟等贼早晚被擒,亦难逃一死!”

        完颜宗构一听这话,又改口道:“邺公所言极是,我当这个伪官家都是完颜燕逼的......这妖妇最是可恨,应该千刀万剐!我可以给她写信,说官家已经赦免了她,诳她来邳州,到时候就能将她生擒了!”

        赵榛一脸鄙视地道:“你自己当了伪官家,怎让老婆顶杠?就算要吃一剐也该是你啊!”

        “不,不,不......她才是主犯!”完颜宗构赶紧把罪名往老婆身上推,“是她硬把黄袍披在我身上的!而且她也不是真心想让我当伪官家,而是为了让那野种赵善真当官家,她自己当太后......”

        “赵善真是野种?”岳飞气势汹汹地问,“生父是谁?”

        这个伪太子亲爹也不能放过啊!

        株连九族里面就有“亲爹”这一族的!

        “不,不知......”完颜宗构一咬牙,“等把她诳到邳州,严刑拷问就是了!”

        岳飞轻轻摇头,这个完颜宗构真不是个东西......不过事情既然牵扯到皇家血脉,他就不方便说话了。

        岳飞不说话,刘正彦、苗傅当然就更不会说话了。

        这事儿只能赵榛决定。

        赵榛道:“完颜宗构,那你就给完颜燕写信吧!”

        殿中的亲兵上去给完颜宗构送了绑,然后又端过去一张小桌子和文房四宝,让他自己写信。

        完颜宗构为了求活,也顾不得往日的那点情分了,于是就提起毛笔,给躲在郁州岛的完颜燕写了一封充满虚情假意的劝降信。

        信交到了赵榛手里,赵榛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就对刘正彦和苗傅道:“平夏伯、潞城子......你们送完颜宗构一程吧!就用那根牛筋弓弦,让他舒服一点!”

        刘正彦、苗傅也没推脱,马上就起身领命,然后取了牛筋弓弦,笑吟吟的就向完颜宗构而来了。

        完颜宗构看见两个杀神,整个人都吓瘫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没等他再次开口求饶,他身边的兵士已经把他制住了,然后两个大将已经拿着牛筋弓弦已经勒上来了!

        弓弦越勒越紧,直到完颜宗构完全无法呼吸......

        ......

        完颜宗构被勒死的消息,当然是保密的!

        毕竟此时的山东地面上还有不少州府没有收复,还有许多不容于北宋的汉奸在负隅顽抗——赵楷政策对这些汉奸、准汉奸那是相当不利的!

        倒不是一定会杀头,但肯定会失去土地!

        哪怕赵楷并不打算将伪宋故地都变成营田路——根据赵楷的设想,伪宋故地将会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分和西京路合并,成为河南路,余下的成为山东路。

        其中河南路是营田使路,新划进去的土地,将来也是要分给有功府兵的。

        而山东路则会变成一个转运使路......不过山东的地主老财还是会被没收一遍!

        可不能让当过汉奸、准汉奸的山东地主保住土地,而让没当过汉奸、准汉奸的那些陕西、京西、河东的士大夫地主被强买了产业,失去土地,这可说不过去!

        所以山东路所有的土地,都会变成官地,这些官地会平分给农民耕种,收取比田税更高的田租。

        在这种路线之下,伪宋故地的动乱肯定还会持续很长的时间!

        另外,伪宋政权的余孽还有不少呢!

        在完颜宗构送命的时候,登州城、密州陈家岛,还有海州的朐山、东海两地,都在伪宋余孽手中,如果能诱降他们,当然是最好的。

        因此赵榛就暂时封锁了完颜宗构的死讯,还派康履为使,去郁州东海岛招降完颜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