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13章 王师救命,赵构装疯!(求订阅,求月票)

第413章 王师救命,赵构装疯!(求订阅,求月票)

        又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用枪尖挑起来了,看得大校场上的文官和临安厢兵们头皮发麻啊!

        而赵构要杀岳飞的话,则让大家伙从头顶心麻到脚底板!

        这个“疯官家”不仅自己作死,还要拉着大家伙儿一起死啊!

        不过现在也没人敢忤逆赵构,要不然自己就是下一个万俟卨!那家伙可是堂堂的“正言”,而且是宣和之难前的太学出身——赵佶有一段时间废止了进士科,改用太学取士,太学出身就相当于进士。这么一个正途出身的言官,就因为听赵构说要出城迎战,就劝他要“持重”,结果就落了个人头落地的下场......

        这个赵构肯定是疯了!

        不仅胡乱杀人,而且还上赶着要在天兵(指红巾宋军)渡河之后出城决死战!

        这哪里是决死?分明是送死啊!

        原来老赵家真有疯病的根子啊!先是赵楷,然后是赵佶,现在又是赵构......真是一个比一个疯!

        “我等愿随官家杀贼!”

        “我等誓死追随!”

        “官家万岁,大宋万胜......”

        下面的人都知道赵构疯了,但是谁也没胆子站出来治他的疯病,只好顺着他嚷嚷。反正他也蹦达不了太久了,等大宋天兵一来,这个疯官家也就该人头落地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黄门飞也似的跑了来,一边跑还一边用拉长的音调喊着:“报......”

        “禀报官家,红巾贼渡陈河了!”那小黄门一脸掩饰不住的惊恐,难还是非常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来的好!”赵构还是一脸的疯狂,“出城......迎敌!众将士,随朕出城!”

        “我等愿随官家出城死战!”

        “保官家,杀红巾......”

        “杀......”

        底下的人也狂呼了起来!

        邳州城的大校场顿时变成了个疯人院一般。

        出城就出城吧!出了城还容易跑呢!

        赵构手底下的这些人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算是彻底放弃了......早先他们还想抱着赵构的大腿,看看能不能保住一点儿富贵。现在看起来真是蠢到家了!早知如此,就该一开始就往江南跑,哪怕去要饭呢?

        哪怕江南早晚也会给赵楷拿下,那也能争取到长头发的时间啊!

        而且江南从没有被金国占领过,也就不存在卖国投敌的问题......赵楷和赵构的矛盾那是华夷之辨,是天下大义。而赵楷和赵桓之间那是赵家内部矛盾,这事儿上层咬一咬就行了,关下面的老百姓什么事儿?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跑江南也来不及了,连邳州城都出不去——这邳州的地形就一个牢笼啊!三面环水,就是个岛子。岛上也没船,唯一的一座浮桥也给烧了。想跑也跑不了,还被赵构逼着上了战场,现在也只能指望在战场上向天兵投降求饶了。

        不管怎么样,先把命保住再说吧......

        不过这些嗷嗷叫着喊口号的人们并没有想到,他们的“疯官家”赵构的疯病,其实也是装出来的!

        康履之前偷偷准备的小船现在还在呢,就在靠近黄河的堤坝墙内的一座茅草房内藏着,由赵构的另一个心腹大宦官蓝珪亲自负责看管。

        不过赵构也知道自己不能在完颜燕跑路的当天就上了小船,一走了之。

        因为他必须要死一次!

        他不死,赵楷、赵桓,甚至完颜燕都会重金悬赏要他的命!

        人心险恶啊.....他悄悄逃走后可就没有一点权势了,那些跟在他身边的人会不会贪图重赏把他卖了?

        哪怕有一个人起了歹念,悄悄的把他揭发了,他都得让人捉了去弄死。

        就算他身边的人个个都是忠心户主的好臣子,可他自己也得天天担惊受怕啊!

        所以要安安心心的过上隐居生活,就得先装死!

        而要装死成功,就得先装疯!

        因为他不疯,就不会在“红巾贼”渡过陈河时出城迎敌,而是会坚守邳州城堡拖延时间。

        邳州城堡当然是非常坚固的......但是人心呢?

        之前岳飞的军队没有到期,也过不了陈河,所以底下的人要出卖赵构的风险很大,得去和赵构交战才行......那群没种的怂人哪里有这胆子?

        而“红巾贼”一旦兵临城下,要卖赵构可就容易了,夜里悄悄开个门就行了。

        而且他被围困得越久,作为君王的权威就越低,被底下人出卖的可能就越大。

        所以赵构根本不敢拖延,要“死”就得趁早,趁着他的“威疯”还在,好好的疯一把!

        看到底下人都和他一样都在装疯,赵构露出了更加疯狂的表情,抽出了宝剑,高高指向了天空。

        底下的“疯人”都安静了下来,瞪着眼珠子望着赵构。

        赵构大声对身边的康履道:“康大官,朕命你立即去宫中的崇政殿外堆积引火之物......此战朕若不能取胜,便去崇政殿自焚以殉国家!”

        自焚?

        你在装疯啊!

        下面的“疯人”们都不傻——你这个“疯官家”是装疯啊!

        自焚可是最佳装死之法啊!

        别的死法总有个尸体可以辨认,自焚化成了灰怎么认?谁他m知道你死没死?

        而且完颜燕改建邳州城的时候花了很多小心思,多半是留有逃生秘道的......

        不过现在大家都得揣着明白装疯子!

        “臣等誓死相随!”

        “臣等愿和官家共生死......”

        看见大家都和自己一样“疯”,赵构终于放心了,宝剑向着东面一指,大呼道:“出城迎敌!”

        出城迎敌?那是不可能,出城散伙还差不多!

        出城就散伙!

        赵构说要自焚的话就等于在一群人精跟前露了底牌,大家心里都有数了......赵构不是真疯,他还想活命的!

        所以刚刚带着两个将的先头部队过了陈河的刘正彦、苗傅二人,就看到了他们从军多年以来最荒诞的场面。

        好几千也许上万人呼啦啦的就从邳州城内冲了出来,不过看着不像是来交战的——因为这帮人大多没有披甲,而且还一边跑一边丢弃武器,有人还高举双手,哭着大声呼喊:“王师饶命,我等愿降!王师救命,赵构疯了......”

        好嘛,上了战场求敌人救命!

        敌人都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莫须有诈呼?

        还是刘正彦、苗傅这两个军统制的脑筋最清楚,连忙大声下令。

        “击鼓,列阵......却月之阵!”

        “击鼓,结阵,别让敌人靠近,小心有诈!”

        两个将的步军都是训练有素的,在鼓号声的调度下,很快就摆好了阵型,长枪举了起来,角弓也拉了起来,还搭上了羽箭。而敌人......却跪了!

        “王师不要射箭!”

        “我等愿降......”

        “我等都是被赵构那狗贼给逼的......”

        还有一群穿着紫袍的大官跪行着就往宋军的却月阵而来,领头的就是郑亿年和王时雍。

        两个汉奸都知道自己罪恶很大,现在得努力出卖赵构啊!

        两人很快就被几个宋军的步兵押到了刘正彦、苗傅跟前,流泪满面的开始揭发赵构。

        “好叫两位太尉知道,赵构那贼已经在宫中堆好了引火之物,准备伪装自焚了!”

        “两位太尉有所不知,那赵构为了诈死脱身,这些日子天天在邳州城内杀人装疯,天兵再不来,我等皆死于他手矣!”

        什么?自焚诈死?

        太可恶了!

        刘正彦、苗傅急了。你一个自杀也就算了,还自焚......这是纵火啊!邳州的宫里还有官库当中得有多少财货?你一自焚都给烧没了......这可不行!

        刘正彦马上就大呼了起来:“你二人快快带路,本官要去活捉完颜构!”

        苗傅也不甘示弱,“本官也去......万万不能跑了完颜构!”接着他就振臂高呼,“儿郎,都跟本官去活捉完颜构!”

        “活捉完颜构!”

        “捉完颜构啊!”

        过了河宋军也都跟着一起大呼,那些跪在地上乞降的“大小准”汉奸(有些并不是汉奸,只是不抵抗)也跟着一起呼喊。

        喊声很快就传到正策马入城,往皇宫而去的赵构耳朵里了。他当然知道那个要捉的“完颜构”就是他自己!

        一想到那么多人都要抓他,而他身边的人不是抛弃他就是背叛他,他的气儿就不打一出来。

        不过生气归生气,现在还是逃命要紧。得赶紧去崇政殿装死啊!

        崇政殿内有秘道,直接通往城外的一处废弃的农庄,赵构可以在那里躲到天黑,然后再去黄河岸堤边上的那处茅屋找小船......

        正想到这里的时候,他胯下的战马刚刚飞驰入敞开的宫门,却不知怎么就给被绊了一下,来了个马失前蹄!赵构一个没留神,就给活活甩了出去,然后重重摔在了地上,摔了个眼冒金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有一群人扑上来用绳索把他捆成了个粽子。

        他刚刚想呼喊,就看见自己最心腹的宦官康履、蓝珪笑呵呵的走来了。

        赵构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但还是心有不甘,大声质问道:“康履、蓝珪,朕待你们不薄,应何卖朕?尔等背主求荣,以为郓王能容你们吗?”

        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阵狂笑。

        康履大笑道:“康王你糊涂啊!想当年派到王府当都监的,都是皇城司的人!我和蓝大官早就是郓王,不,是官家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