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12章 赵构疯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412章 赵构疯了!(求订阅,求月票)

        大宋洪武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一门门的5斤10斤长炮终于被推上了陈桥馆城墙上的炮位,炮口全部对准了陈河西岸的几处炮台。所有的攻城部队,也已经抵达了陈桥馆。

        之前被完颜燕放火烧毁的陈桥馆,现在已经被北宋的红巾军占领,而且还经过了一番改建和修复,成为了一座大型炮台。沿着陈河河堤修起来一堵城墙上,足足摆了40门5斤炮和16门10斤炮......它们分别来自刘正彦担任军统制的第十三军和苗傅担任军统制的第十四军。

        刘正彦和苗傅两人也是卯足了劲儿打过来的!虽然他们俩的部队都是步军,进军途中还要攻城拔寨。但依旧行动迅速,他们和岳飞的8000骑同一天从大名府出发,兵分两路而进。

        其中刘正彦率领第十三军连破濮州、济州两座州城,在二月十五日就兵临徐州州城彭城之郊。

        而苗傅的第十四军则沿着黄泛区的东部进军,连破兴仁府、广济军、单州、宋州,同样在十五日进入徐州境内,并且在二月十六日和第十三军会师,两日后就攻破了徐州首县彭城。

        攻破彭城之后,刘、苗二人就率领三万余人的大军(两军满员是四万多人,但是已经分出骑兵给岳飞,并且还在占据的州府留下了守军,因此只剩下三万余人)只休整了一个晚上,就携带着几十门大炮,一路唱着《满江红》急行军来邳州打赵构,不,是杀完颜宗构!

        刘正彦、苗傅这二人也不知怎么了?一想到要杀完颜宗构,那就浑身都来劲儿啊!

        所以这俩西军n代这回也和岳飞一样,打上绑腿,以身作则,带头步行赶路。下面一帮憋着劲要大发一票的府兵看见两个军统制都这样了,都以为邳州城内有金山银山呢!

        于是都疯了一样跟着行军,而且越接近邳州,士气就越高,速度就越快!就这样步军愣是走出了骑兵的速度,终于在二月二十二日抵达了邳州前线和岳飞的军队完成了会师。

        这劲头,这士气,都快爆棚了!

        这大概就是中国历史上常常出现“北定南、如破竹”的情况吧?

        东南太他m有钱了!而且又比较好打.....

        因为东南面向大海,背靠华夏腹地,根本没有保持强大武力的必要,也就很难养出强兵了。

        而西北、东北,还有长城沿线那一块儿地盘的自然条件又太恶劣或太不稳定(容易受到小冰河期的影响),货物运输不是很方便,又面临来自北方游牧民族的压力,想要富起来很难,但却比较容易打出一支强兵。

        一帮又穷又横的北军,打富得流油又不大会打仗(没有仗打,自然就不会了)的东南,劲头怎么可能不大?

        这也是赵楷之前拼着破产也要先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原因!

        只要还有东南的“油水区”吊着胃口,赵楷又能把没收的土地公平的分配给有功将士,下面的兄弟就能干劲十足的帮着赵楷去平定东南。

        因为连日行军,睡眠很有些不足的刘正彦和苗傅都是红着眼睛走进位于陈桥馆西面,一个沙袋和木头垒成的掩蔽堡的。这个堡垒距离邳州城的城墙并不远,直线距离只有三四里,中间只有一道不怎么高大的堤墙和几个炮楼,所以不用望远镜就能看见邳州城墙上的情况。

        不过刘正彦和苗傅走进掩蔽堡的时候,却发现岳飞正站在垛口后面,举着望远镜在往外张望。

        两人忙凑了上去,伸长脖子往堤城和几座炮楼那里张望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发现。

        “邺公,您在看什么呢?”

        “是啊,什么都没有啊......连守军也没看见几个。”

        岳飞回头一看,见是刘正彦、苗傅,于是就抬手一指远处的邳州城墙,“你们往城头上看!”

        “城头?”

        “我看看。”

        刘正彦、苗傅二人都摸出一支安装了水晶镜片的单筒望远镜,对着岳飞手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给吓一跳!

        “哎哟,怎么那么多脑袋?都拿长枪挑着......”

        “这些人是谁啊?难道是城中想要投靠朝廷的忠义之士?”

        原来他们俩看见好多狰狞的人头......只有头,没有身体,脖子下面插着根长枪。

        这些长枪挑着的人头数量很多,都立在对面的邳州城墙的垛口后面,在一大段城墙上,几乎每个垛口后面都插一根挑着人头的长枪,总数怕是有一千多了!

        岳飞摇摇头道:“本爵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只知道这几日邳州城内天天杀人......砍下来的脑袋就拿到朝着陈桥馆的城墙上挂起来!不过看这些脑袋上的头发,不像是义民,倒像是投虏的贼人!”

        刘正彦、苗傅两人一听这话就急了......赵构杀义民他们当然急,但是杀贼人他们更急,贼人有钱啊!

        “什么?赵构在杀邳州城内的贼人?他疯了吗?那些都是他的人啊!”

        “这可不行啊......咱们还得抓住那些贼人拷饷呢!这要让赵构杀光了可怎么办?”

        “是啊!邺公,咱们赶紧攻城吧!”

        “对,对,一定得抢在赵构把贼人杀光前打进去啊!”

        岳飞眉头大皱,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自己和刘正彦、苗傅带着那么多的军队,日夜兼程打到邳州,合着就是为了救这帮活该千刀万剐的奸贼吗?

        不过这事儿再别扭也得这么办!

        要不然有钱人都让赵构杀了,岳飞带着那么多如狼似虎的天兵上哪儿拷饷去?

        “那你们的人还能打吗?”岳飞问,“他们这些日子可疲惫吧?”

        攻城当然还得让步兵上了,岳飞手底下的骑兵不是干这行的。所以他到了邳州之后,只是围了城,并没有发起强攻。在围城的同时,他还命令红巾铁骑和他们的辅兵动手整修了下陈桥馆,还让轻骑兵去黄河沿岸搜罗了许多小船,现在都拖到了陈桥馆这边,准备用它们强渡陈河。

        而跟随刘正彦、苗傅一路赶来的步军,却有点疲惫。按照计划,得让他们再休整一日。

        “疲惫也得上啊!”刘正彦道,“可不能让赵构把肥羊都杀光了!”

        “是啊,这个赵构肯定疯了......杀自己杀得那么欢,谁还会给他卖命?邳州城一定不堪一击!”

        岳飞点点头,道:“好......那就让弟兄们辛苦一点!咱们一鼓作气,打进邳州城,活捉完颜构!”

        “好,打进邳州城,活捉完颜构!”

        刘正彦和苗傅也跟着振臂高呼,他俩也和岳飞一样,漏掉了“宗”字儿,无意之间喊出了赵构在历史上的女真名字——完颜构!

        随着岳飞的一声令下,早就已经全部就位的炮手们,就麻利的将一包包火药、一枚枚炮弹塞入炮膛,各炮的炮长们随即用手里的点火杆将火绳塞进了这些大炮的火门当中。

        火炮轰鸣,大地颤抖,数十枚弹丸呼啸着扑向正对着陈桥馆的几座炮楼......

        只休整了不到一天的第十三军、第十四军的步军也被调集起来,全都扑向陈河岸边,展开了一个个的方阵,其中的选锋死士则开始在军官们的带领下登上了摆放在岸边的舢板,然后就开始强渡陈河了!

        ......

        当攻城的炮声响起的时候,赵构正在大校场监斩人犯!

        他可能真的疯了......这些日子他被岳飞围在邳州城内,除了那些阉人之外,他看谁都像是叛徒!

        这些天白天黑夜的人不卸甲、剑不离手。看谁不顺天就会找罪名杀人,有时候还会亲自动手!他现在的武艺可不差......他在高丽国的这几年,也不贪杯,也不好色,也不吟诗作对,而是全身心的和老虎过不去,有时候也杀熊——熊鞭看着也挺补的!

        虽然没有补好,但是武艺是真的练出来了......他是刺虎杀熊的勇士啊!这身武艺在邳州城内肯定没对手了,就是遇上岳飞说不定也能比试两招!

        怎么个猛人,还是官家,身边还有一群比较听话的宦官,邳州城内也没什么厉害的角色,还不是任凭他胡来?

        他这一胡来,可就苦了跟他上了贼船的那些汉奸和进士了......这些人总算知道了什么叫“伴君如伴虎”了,他们还遇上了一只专吃自己人的疯虎,那可真是提着脑袋过日子!

        而这帮人又怂,根本不敢反抗赵构,只能在心里面盼着岳飞早点打进来......他们落到岳飞手里不一定是个死,可是犯在那只疯虎手里,就必死无疑了。

        所以大家伙听见炮声隆隆,居然有一种马上就要得救的感觉!

        不过这会儿正五花大绑跪在那里等挨刀的前右正言万俟卨的心中却只有绝望......他怎么指望岳飞来救?

        而且也来不及了,马上就要杀了!

        万俟卨现在只剩下哭喊了:“官家饶命,罪臣知道错了,您饶了罪臣,罪臣愿意将功赎罪,为......为官家去打岳飞!”

        赵构听了这话,只是一声冷笑,“先斩了这个逆贼!”然后他又红着眼睛四下看了看,“儿郎们,朕再带你们去斩杀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