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10章 考进士?考俘虏?(求订阅,求月票)

第410章 考进士?考俘虏?(求订阅,求月票)

        “官家,现在办科举还有用吗?”

        康履心里明知道答案,但还是忍不住发问了。

        完颜燕这个皇后娘娘关键时刻都靠不住,赵构这个官家还能指望那群昏头昏脑的读书人?

        就现在这状况,还往临安府跑梦想着中个进士的糊涂蛋,怎么可能靠得住?

        赵构却重重点头道:“有用!当然有用......”他哼了一声,“康大官,你以为现在还跑来临安府考科举的都是些什么人?恐怕不是那帮给金人当了几年走卒,自知无法为红巾贼所容之流,就是从河北跑过来的丧家之犬吧?”

        也是啊,要不是这帮烂人,好好的谁来邳州考进士?

        如果岳飞早来几个月,这帮人的脑袋还都是秃的呢!现在头发虽然长出来不少,但也只能勉强扎个小小的发髻......就这发型,在河北那边逮着就能往镇抚司里面送!

        你哪怕找一身僧袍穿上,再拿个木鱼拼命敲,说自己是和尚也没有什么大用——因为赵楷的目标本来就是土地不是人命,罪大恶极的才杀掉,而且还是有指标的,并不是逮着个秃驴就宰。

        那些罪过不大的充了和尚,也保不住他们的田产——赵楷的北宋对寺产的限制很严,不允许寺庙持有太多的田产,寺庙经营的长生库也不得免税!

        而且自从河西收复之后,赵楷手里就有了张对付僧道的王牌——西域那边和尚、道士很少啊,你们这些出家人应该去那里弘扬佛法道法!

        不去?那你这个和尚、道士不虔诚啊!好好查一查,是真和尚、真道士,还是假和尚、假道士?

        因此冒充和尚也不是个好主意......这段时间,北京路、河北路那边就有查出来许多“多余的和尚”,正在接受训练,准备去西域弘法呢!

        所以许多不甘心去西域当和尚,又害怕被“红巾贼”清算的汉奸地主就逃到了伪宋的地盘上。

        通过他们的几个月来的宣传,“红巾贼”的暴虐和贪婪,在伪宋的士林之中已经无人不知了。

        那些知道自己不为北宋所容的汉奸地主,自然只有在跑路和投靠赵构抱团抵抗“红巾贼”这两条路可选了。

        当然了,这两条路也不是非得二选一不可。因为如果要向南逃亡的话,也可以顺路到临安府考个进士——临安府(邳州)距离淮河很近,过了淮河可就是南宋的地盘了......可没想到,北宋的红巾骑兵来得那么快!

        康履听了这话,也只有一声叹息了——他和赵构不也和这些人一样?

        只是他们连渡淮投靠南宋的资格都没有......

        赵构定定的坐在床沿上,一字一顿地说着:“朕办这场科举,就是为了将这群已经丧家或是马上就要丧家的人都拘到身边,大家一起抱团,在这末世之中挣扎出一条生路。只是没想到红巾贼来得那么快,皇后又......唉!”

        说到这里,他就挥掌猛击了一下自己的裆部,心里那个恨啊!

        想当年他是何等雄姿焕发?要不然怎么可能吃上完颜燕的软饭?如果不是在阳山之战中负了伤......完颜燕是不可能弃他于不顾的。

        如果完颜燕还和他恩爱如初,他就能拉着临安城内这些走投无路的读书人一起逃走。

        不论是逃亡高丽还是远走东瀛,这些读书之人都是用得上的。

        可是他现在却被完颜燕无情的抛弃!

        赵构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灼灼地看着康履,“康大官......这封信除了你和朕,还有谁看过?”

        “没,没有了......”康履说,“信封送到老臣手里的时候还封得好好的,没有拆开过。”

        皇后娘娘给皇帝老子的信,下面送信的小官当然不敢拆了。

        “那......还有谁知道皇后带人跑了?”

        “没,应该没谁知道......”康履的目光在赵构的寝宫中一扫,然后就落在那个陪睡的宫女身上。

        按照惯例,皇帝老子睡觉是要安排人员参观的!

        唔,通常是宦官或女官。不仅要参观,而且还得记录。这叫《内起居注》,就是记录皇帝老子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宠幸了哪位娘娘或是宫人?宠幸了多少时间?

        这都得记下来,以后这位娘娘或宫女怀上了孕,就能拿出来对照,看看是不是皇帝老子的种?

        不过赵构和完颜燕把这个规矩给改了,伪宋宫廷的《内起居注》不是现场记录,而是根据官家和皇后娘娘的亲口描述事后补录的。内容不用说也知道,一准都二圣如何恩爱了......

        虽然赵构睡觉的时候没有安排人员记录,但他却喜欢安排宫女暖床。

        而这个暖床的宫女现在却已经给吵醒了,睁着眼珠子愣愣的看着赵构和康履。

        康履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看了。而赵构则拿起了自己的靴子,拔出了藏在靴子里面的匕首,然后就把锋利的匕首捅向那么无辜的宫女,还大呼一声:“贱人完颜燕,看刀!”

        ......

        临安府(邳州)城内三衙禁军的兵营,现在住满了从伪宋境内各处,甚至从河北跑路来的“举子”。说是举子,但也没考过什么解试,只是在陈桥馆外和伪宋礼部的官儿说一声,登记一下,然后再拿本《论语》读一读......证明自己是个读书人,然后就能以“举子”的名义进入临安府。

        这座临安府和历史上的那个杭州可不一样,是一座小而坚固的堡垒,城内可没那么多客栈可以容纳数以万计的举子和举子的仆人、家眷。于是赵构就命人将三衙兵的军营“腾出来”给举子们居住。

        军营嘛,当然是门禁森严的!

        所以住进去的这些举人,实际上也就失去了自由......只能闷在里面读书备考,对外面的事情并不清楚,就算有什么消息传到他们这里,也都是层层过滤了的。

        因此他们并不知道临安府城外的情况......实际上,连赵构都不知道城外到底怎么了?何况他们?

        不过二月初五一大早,刚刚起床,洗漱完毕,和家人、仆人们一块儿去三衙兵大营饭堂吃早饭(他们的食物都由三衙大营提供)的举子们,也终于察觉到不对了。

        因为他们被告知:礼部大比将会提前举行......从原定的二月十四日,提前到二月初五!也就是今天!

        一群宦官已经被康大官派到了三衙大营,向前来用饭的举子们宣布好消息了。

        “官家有旨,礼部大比提前到今天了!各位举人赶紧吃饭,吃完就去校场集中......考试就在大校场进行!”

        “恭喜了,恭喜各位了,官家下了大诏,今日就在三衙校场内考进士,考上的,就是咱大宋朝的官人了!”

        “快点吃饭啊,吃完就去大校场,得抢个容易考中的好位置......”

        这下所有的举子都觉得有点不对了。

        科举考试啊!还是礼部会试,居然可以提前举行!

        这事儿还真是闻所未闻,大概有科举制度开始,就没发生过吧?

        而且......从二月十四提前到二月初五有什么意义吗?二月十四日子不好?不适合办考试?

        一帮子举人也不傻,马上就有人打听起来了。

        “这位大官(宦官),好好的怎么就提前考试了?”

        “是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红巾贼......”

        还真有人猜中了真相,而且还向前来传旨的宦官们打听起来了。而这些宦官们,也早就从康履那里得了说法。

        “官家昨日得了祖宗托梦,说今儿是考试的吉日,一定能取着许多进士。”

        “早一点考试不好吗?早一点考,早一点中,早一点为国尽忠,不好吗?”

        早一点中?

        中什么呀?中进士......还是中俘虏?

        比较机灵的举人已经知道不对了!虽然他们都被关在三衙大营中,听到的都是比较好的消息......但是伪宋什么大形势,他们这些人还是知道的!

        他们跑到临安府来,不就是因为临安府距离淮河比较近,方便跑路吗?

        可没想到赵构这个昏君居然把大家圈了起来不让跑,这事儿怎么看都不对啊!

        所以......

        “赶紧吃饭,吃完了就去考试!”

        前来传旨的宦官们看见气氛不对,说话的声音也都变了。

        他们也不傻,当然知道情况不对了。而且他们当中有人已经瞧见陈桥方向的火光了——完颜燕跑路的时候不仅烧了陈桥,而且还烧了陈桥馆,所以火势一度还挺大的。

        只是大家谁都装瞎子,都不敢说出口......现在是非常时期,祸从口出啊!

        举子们互相看了看,也都知道不大对。

        但是......进士还是想考的!

        进士啊!

        光宗耀祖的!

        而且只要是读书人,从认字儿启蒙那天开始,就被灌输要“金榜题名”,要“东华门外唱名”了。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就真的不动心?就算不动向,也不妨去考一考......进士哪儿那么容易中?

        “唉!考吧,怕个n!大不了就是考不上......”

        “对!考不上就是一措大!”

        “没错,考上了才是天子之臣,考不上就是个穷措大......咱们有什么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