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09章 岳飞来了,还考试吗?(求订阅,求月票)

第409章 岳飞来了,还考试吗?(求订阅,求月票)

        夜色当中,一条长长的火龙,仍然在齐鲁大地上狂飙猛进!

        齐鲁大地的地形,中、东部多山,山峦重叠,道路崎岖,不适合骑兵集团狂飙猛进。但是齐鲁大地西部却连着中州的大平原,大片大片的平原,少有起伏崎岖,平整的好像桌面一样,这就是骑兵集团最理想的战场!

        在这片骑兵纵横的战场上,原本还有一条黄河从河北、山东之间奔流而过,可以少许阻挡一下骑兵集群的脚步,但是现在黄河都改道了。

        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杀贼心切的大宋红巾骑兵了!

        岳飞亲率的8000铁骑(算上辅兵、亲兵、骆驼兵总共有一万三四千人,将近三万匹马、骡子、骆驼)是二月初一从大名府出发的,二月初二就攻入了伪宋治下的濮州,也不攻城,直接绕城穿州而过,当天就进入济州境内。

        在梁山泊边上的山口镇休息了一晚,补充了一些食物和牲口(虽然没有给钱,但是岳飞军纪如山,是不会抢劫的,只是没收了一些汉奸的财产),然后又继续狂飙猛进!

        在二月初二当天就进入了徐州滕县境内,然后就一路南下,很快又进入了沂州境内,并且在两天后,也就是在二月初四傍晚占领了沂州承县的兰陵镇。

        岳飞的大军在兰陵镇再次进行了一波“补充”,又休息了几个时辰后,就在全军将士的一致恳求下连夜开拔,直扑邳州城而去!

        对,就是在一伙红着眼睛的“无饷兵”的强烈要求下加夜班行军......富得流油汉奸和国贼就在不远处的邳州!这些大宋的忠臣个个都怒发冲冠了,还睡什么觉?

        赶紧去抓啊!

        过去宋朝的军队那是动一动就要钱,上了战场射一波箭就要讨赏的主儿,哪里有深入敌境几百里还主动要求加夜班行军的事情?还不要军饷......这简直就是一不怕死、二不怕苦、三不要钱啊!

        这样的军队当然是天下无敌的存在!

        别说邳州的敌人只是些没骨气的汉奸国贼,就算是真正的金贼又怎么样?照样吊起来打!

        岳飞的8000铁骑,现在就以最大的热情,用急行军的速度前进。人人都走得汗流浃背!

        没错,是用脚再走,而不是骑马。因为这一带已经接近了敌人的腹心,为了节省马力,以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野外激战。岳飞在离开兰陵镇前下令:除了有任务在身的硬探游骑之外,其他人一律步行前进。

        而岳飞本人也属于“其他人”之一,贵为郡公和大军主帅的他,现在也和其他兵将一样打上了绑腿(这是赵楷的“发明”),牵着一匹雄峻的青海骢,一步一步的在官道上疾行。周围都是打着火把行军的兵士,火把下这些士气如虹的府兵看见他们的主将也和他们一样步行开进,劲头又足了几分,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大军就这样飞也似的向邳州猛扑而去!

        而这条在夜间飞速向南前进的火龙,当然没有瞒过......也没想瞒过完颜燕派出的侦骑。

        二月初五凌晨,正在陈桥堡中和孔彦舟一起同榻而寝的完颜燕忽然觉得有人在摇晃自己,耳边还传来了不知什么人的吼声:“皇后娘娘醒来,皇后娘娘醒来......”

        完颜燕猛地睁开眼睛,扭头看着自己的枕边人,寝室当中有些昏暗,她用了好一会儿才认出了是孔彦舟。

        完颜燕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问:“孔二哥,出了甚事?”

        完颜燕和李成、孔彦舟、刘麟结了兄妹,她的年纪最小,所以是幺妹,李成是大哥,孔彦舟是二哥,刘麟则是三哥。

        现在李成已经带兵去了陈家岛,以便牢牢控制那里的船只。刘麟保护着赵善真去了海州朐山县,并且组织那里的军眷、工匠和其他追随着渡海上郁州岛。只有孔彦舟陪在完颜燕身边,一起守着陈桥馆。

        见完颜燕醒了,孔彦舟赶紧报告:“皇后娘娘,红巾贼的骑兵已经过了艾山!”

        “红巾贼”是赵构的伪宋对赵楷的北宋的称谓——赵构的临安朝廷肯定得说自己是正统啊!

        赵构是正统,那赵楷、赵桓肯定就不是正统了。而且赵楷的北宋、赵桓的南宋都说赵构认贼作父,是逆贼——南北二宋虽然都自称正统,但并不称对方为贼。赵楷这边管赵桓叫“吴国王”,而赵桓这边之前称赵楷为“皇太弟”,现在则称赵楷为“天策上将军”。由此可见,他们双方还没撕破脸,留着妥协的可能。对于赵构,他们俩家却不留余地,一致以“逆贼”相称。这可真是太气人了!

        所以赵构也就只能针锋相对,称赵楷为“红巾贼”,称赵桓为“海贼”。

        而“艾山”则在临安府境内,距离临安府城和陈桥馆都不太远了。

        “什么?”完颜燕被这个消息给惊到了,“怎么可能......来得也太快了吧?他们不是才刚打到济南府和济州吗?怎么一眨眼就到了临安?”

        现在宋军主力兵分两路,北路攻德州、济南,西路攻濮州、济州。这四个州府的伪宋军主力早就开溜,只剩下一些被完颜燕抛弃,但是又害怕被赵楷的朝廷严厉清算的汉奸豪强还在苦苦支撑,硬着头皮入城坚守。在北宋两路大军入境后,他们还派出使者向陈桥馆求救,所以完颜燕才知道北宋军两路而来。

        因为北宋两路大军尚远,所以完颜燕并没有离开陈桥馆,还是继续守在这里,以稳定临安人心。

        没想到宋军居然来得那么快!

        完颜燕也有点慌张了,“怎么办?孔二哥,咱们该怎么办?”

        “跑!”孔彦舟的回答倒是非常干脆,“红巾贼的主力不可能来得那么快,一定是以精骑深入,兼程而来。臣的部下多数是步军,而且没有可以在野战中使用的骆驼筒,难以击败红巾贼的铁骑,而娘娘的二十班......”

        骆驼炮和棱堡两项“技术”现在当然传到了伪宋。但是完颜燕已经无心恋战,所以并没有大量铸造骆驼炮,也没有到场修筑棱堡。

        “不必说了,本宫明白!”完颜燕立即就有了决断,“马上走......去郁州岛暂避。”

        “那官家......”孔彦舟问。

        完颜燕叹了口气:“君王死社稷......他也算是死得其所!”

        “那臣马上去召集人马,准备马车。”孔彦舟说着话就从床榻上起身,开始穿衣服穿裤子。

        完颜燕则盘腿坐在床榻上,秀眉紧蹙,“一日夫妻百日恩......本宫也不能看着他毫无防备的就被红巾贼擒了!”

        她还是有点舍不得赵构的......她和赵构可是自由恋爱的,在赵构一无所有的时候,两人就好上了,哪儿能没有感情?

        孔彦舟道:“那臣马上带人入临安府把官家带出来!”

        “不必了......”完颜燕有些伤感,“烧了陈桥!这样红巾贼就不容易杀进临安府城了。”

        还真是夫妻情深啊!

        “好,臣这就去安排!”说这话,孔彦舟就要离开屋子,却又被完颜燕给叫住了。

        “等等......”完颜燕道,“本宫再给官家写一封信,你让人送去给守在浮桥西案的临安厢军。”

        完颜燕写信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鼓励赵构在临安府坚持到底了!

        坚持到底,才能死得壮烈啊!

        孔彦舟领了懿旨,拿了完颜燕的信,出了屋子就去安排送信和烧桥了。

        烧陈桥的准备早就做好了!

        为了确保充分烧毁浮桥,完颜燕还准备了宫中秘藏的猛火油,保证烧得又快又好。

        而当陈桥火起的时候,赵构还在自己的寝宫内呼呼大睡......搂着个宫女在睡。

        完颜燕如果在宫里,他是不敢“好色”的。但是完颜燕现在不在,所以他还是会找宫女陪睡的......非常纯洁的陪睡!

        “官家,官家,不好啦......”

        在赵构身边大呼小叫的是个宦官,名叫康履,是赵构当康王时的王府都监,后来跟着赵构一起出使金营,一起被扣,一起在会宁苦熬......现在赵构当了官家,他当然也水涨船高,跟着风光了起来。

        “康大官,出了什么事儿?”赵构睁开眼睛,看见康履那张明显受了惊吓的面孔,其实已经知道大事不好了。

        “陈桥起火......”康履说着话,还颤颤巍巍的取出了完颜燕的亲笔信,“这是娘娘在陈桥起火前让人送来的信。”

        “火是她让人放的?”赵构其实已经明白了,“是,是红巾贼到了?”

        康履已经看过信了,当下就点点头,眼睛里含着泪花,“官家,老臣给您偷偷准备了一条小船......”

        赵构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接过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一声叹息,苦笑道:“这完颜燕叫朕好好守在临安,办好科举,城外的事情......她会想办法应付的。”

        “还,还办科举?”康履有点不大确定。

        赵构苦笑一声:“办......当然办了!要不然还能办什么?红巾贼已经到了,完颜燕也走了,朕还能怎么办?”